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七十七章 功法的问题

第两千四百七十七章 功法的问题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大表哥别走啊,来都来了,这么急着走做什么。”杨开忽然张口冲乌蒙川所在的位置吆喝了一声,热情洋溢。

乌蒙川一个踉跄,险些从半空中栽下来。

他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怒道:“谁是你大表哥。”

杨开凝声道:“大表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在这里碰到表弟我,也要装做不认识,回头我告诉你娘,小心她揍你。”

乌蒙川气急,道:“小子休得胡言乱语!”

“他是你大表哥?”劲装青年一脸古怪地望着杨开,道:“怎么看起来不像啊。”

杨开道:“他这人就这样!”说话间,他抬头望着乌蒙川道:“大表哥,这里有人要欺负表弟我,你是不是该替我出个头什么的?”

乌蒙川黑着脸道:“小子你再信口雌黄,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

杨开顿时怒道:“是个人都要对我不客气,本少就是这么好欺负的?信不信我现在上去揍的你娘都不认识你!”

见杨开张口你娘闭口你娘,乌蒙川气的浑身都冒烟了,可是底下五个帝尊境,他也不敢鲁莽动手,只是冷笑道:“有种你就过来,看看谁揍谁!”

“你等着!”杨开说了一声之后,立刻飞身上去,身在半空之中,便朝乌蒙川轰出漫天拳影。

“小子好胆!”乌蒙川大怒,他虽然忌惮下方的五个帝尊境,但却不代表他怕了杨开。见杨开一上来便毫不客气地出手。立刻便反击起来。

不过他摸不准杨开跟下面五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所以也不敢下死手,只是防中有攻,用出了五成力量。

霎时间,半空中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两人拳脚相交,打的不亦乐乎。场面看起来虽然热闹非凡,但其实谁也没拿出真本事。

蓦然间,杨开悄悄地给乌蒙川打了个眼色。

乌蒙川虽然不知道杨开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好歹也活了这么多年,人老成精,多少有些会意,一边与杨开打的你来我往,一边配合杨开将战场迅往外迁移。

不消片刻功夫,两人便已远离了那五位帝尊境的视野范围。再过一会儿,竟连神念都察觉不到他们了。

“哼!”爻嗣冷哼一声,面色冷淡,一转身,朝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飞去。

虽说刚才杨开有些惹恼了他,但如今杨开正与人争斗。他也不方便去追杀什么的。只能置之不理。

赤鬼望着杨开消失的方向,轻轻笑道:“这小子,给自己找了个好台阶啊。”

劲装青年颔道:“那人怕是他喊来的帮手,配合演戏一场,好从这里离开。”

无常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显然也是这样觉得,别看杨开刚才态度强硬,也叫嚣的厉害,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样子,但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道源境。真的与爻嗣动起手来肯定没有活路。

现在这样也好,与那所谓的大表哥边打边走,爻嗣自恃身份也不能对他怎样。

只是……如此心机,为免让人有些瞧不起。

很快,聚集在此地的五位帝尊境便各自散去了,不过说来也奇怪,在接下来的日子中他们确实没再遇到本源之力大幅度减少的情况。

这让他们愈确信了之前的异常是杨开动的手脚。

……

距离本源海不知多少万里,一颗破碎的星辰之上,两人凌空而立,隔空而望。

一人身形魁梧,体型壮硕,目光灼灼,仿佛饿狼见到了猎物。

一人凌风而立,衣袂飘飘,眼神明亮,灿若星辰。

这两人正是乌蒙川和杨开,他们一路从本源海退离,彼此心照不宣,各怀鬼胎,一起来到了这颗了无人烟的星辰之上。

“真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你竟能修炼到道源三层境!”乌蒙川一脸惊奇地望着杨开,带着些许亢奋,道:“本座传你的功法,还不赖吧?”

他以为杨开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能拥有这等修为,是噬天战法的功劳,毕竟噬天战法实在太逆天了,只要能够承受住神功的反噬,增加修为是极为轻松的事情。

“本少天资聪颖,秀外慧中,跟你那狗屁功法有半毛钱关系。”杨开撇嘴道。

乌蒙川呵呵一笑,道:“本座好歹做过你的宗主,也救过你一命,你就这么跟本座说话?”

杨开沉着脸,道:“没记错的话,是本少救了你的命才对。”

乌蒙川道:“就算是吧,不过本座传你神功一事,难道你也要否认?”

杨开闻言,顿时怒道:“你好意思提那事?那狗屁功法我倒有个问题要问问你。”

“什么?”乌蒙川眉头一扬。

“你传授给我的功法,是不是残缺的?”

乌蒙川顿时眼前一亮,呼吸急促起来,低呼道:“你果然修炼了神功!”

他一副色狼见到脱光了美女的表情,眼中放出光芒,让杨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杨开不耐道:“修不修炼,与你何干?”

乌蒙川微微一笑,道:“若是没有修炼的话,你又怎能察觉到这个问题?”

杨开黑着脸道:“那功法果然是残缺的,你好卑鄙啊,本少当年冒着天大的危险,将你从骨牢里放出来,还你一身自由,你不懂知恩图报也就罢了,竟还传授个残缺的功法给我,天地良心何在,公理何在,妈的,怪也只怪当年本少太天真,竟信了你这贼人!”

他一阵痛骂,捶胸顿足,一副悔不当初的神情,就差没买点后悔药来吃吃了。

乌蒙川面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等他骂完了才道:“本座传你的功法可不是残缺的,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