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魂降

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魂降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bx

逃!赶紧逃,再不逃恐怕就来不及了。

正当黄脸青年和中年儒士转过这个念头之时,杨开却忽然一转头,冰冷地目光朝他们望来。

两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在杨开那森冷目光的注视下,腿肚子发软,竟是提不起丝毫力气。

“你们是自己过来受死,还是我过去砍死你们?”杨开持剑而立,身影风轻云淡,衣衫整齐,仿佛刚才的一场大战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消耗。

这结果,就好似封溪才是个道源境,而他是那高高在上的帝尊境似的,让人预料的情景完颠倒了过来,简直让人法接受。

怪物啊!黄脸青年和中年儒士上下两排牙齿猛烈地冲撞,发出咔咔的声响,惊骇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样子,你们这是选择后一种啊。”杨开冷哼一声,举步便要朝两人迈去。

黄脸青年和中年儒士的呼吸一下子停滞,有心逃离此刻,可身体却根本不受控制,一种绝望的情绪瞬间将他们淹没。

不过下一刻,杨开却是忽然眉头一皱,扭头朝一旁望去。

入目所见,杨开眼珠子猛地瞪圆。

因为原本应该躺在地上等死的封溪,此刻竟徐徐地站了起来,只是他的状态显得极为诡异,似乎没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双眸紧闭,身躯僵硬,好似被人提起的木偶。

倒是他体内的源力翻滚不定,不但如此,还有一股让杨开感到忌惮惊悚的气息,正从封溪体内慢慢苏醒过来。

很。封溪便重站直了身子,一下子睁开紧闭的双眸。

那双眸之中,一片冰寒刺骨,却绽放熠熠神光,灿若星辰。

杨开大吃一惊!

在封溪睁眼的瞬间。他体内那股诡异的气息一下子攀升到了极点,浓郁的帝威之力轰然弥漫开来,让杨开呼吸一顿,浑身血液都似乎停止了流动。

“什么鬼?”杨开皱眉低呼了一声,此刻的封溪竟给了他一种及其危险的感觉,对上他的眸子。杨开竟有一种被猛兽盯上的错觉,非常的难受。

而封溪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一改之前宗门大少的形象,自生一种雍容高贵的气质,眼神睥睨捭阖。似要君临天下。

杨开心头猛跳,这种感觉让他有些熟悉,他从姚昌君和赤日还有冰云这样的帝尊三层境强者身上,体会过类似的感受。

可是封溪才刚刚晋升帝尊境不久,如何能与这三位顶尖强者媲美?

难道是问情宗的秘术?杨开心中猜疑着,手上却忽然猛地一挥,两道月刃呈现出十字交叉状,旋转着朝封溪斩了过去。一瞬间便抵达封溪面前,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

封溪望着那十字形态的两道月刃,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似是头一次见到杨开使用着空间神通一样,面上有一种与他年纪不符的稳重和老沉,也没躲闪的意思,反而只是朝前慢慢地伸出一根手指。

那一指点出,正好点在十字交叉的中心处,丝毫不差。

而两道月刃竟在这一指的威力之下。轰然崩散开来,没对封溪造成任何损伤。

“什么?”杨开这下是真的骇然了。他施展出来的秘术,弱点在何处他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十字交叉的月刃他虽然是头一次使用,可在脑海中已经模拟过数遍了,所以用起来还算得心应手。

而这一秘术的弱点,正好就在封溪手指点中之处。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杨开脸色一下子阴晴不定起来。

封溪若有这样的眼力和本事,刚才也不至于被自己打的那么惨了,似乎在他昏迷到苏醒的这短短时间内,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惊天的巨变。

“阁下何人!”杨开猛地想起一种传说中的秘术,心头一震,低喝问道。

封溪冷冷地瞧着杨开,嘴角一扬,道:“小辈果然了得,老夫当日就觉得你非比寻常,现在看来,老夫的眼光还不错。”

“嘶……”杨开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封溪忽然用这种倚老卖老的口吻跟自己说话,让杨开加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失声道:“魂降!你是封玄!”

他早就听闻,一些顶尖强者为了保护自己看好的后嗣或者弟子,会留有一丝神魂力量在这后嗣或者弟子的体内,平常时候不会触发,但在有生命危机的时候,这股力量就会爆发出来,与敌作战。

但这种秘术施展起来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而且一旦动用之后,对那后嗣或者弟子的损害也不小,所以很少有强者会这么做,即便做了,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这股力量也不会显露。

可是现在,封溪体内的这股力量呈现了出来,这疑也说明了封溪刚才已到了油尽灯枯之际。

“小子见识不错,正是本座!”封溪低喝一声。

“什么?”

“宗主?”

黄脸男子和那中年儒士也是大吃一惊,不过很,两人就欣喜若狂起来,连忙冲到封溪身边跪倒下来,颤声道:“弟子参见宗主大人!”

封溪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冷哼道:“两个废物,连少宗主都保护不周,竟逼得本座亲自现身,要你们何用!”

两人面色狂变,却不敢吭声,心中的苦简直塞过吃了黄连。

两人都在想,少宗主已是帝尊境,比我们厉害多了,可还是被这个杨开三两招打的重伤昏迷,以自己这样的修为上去又有什么作为,非是被人家指灭杀罢了。

心中虽然腹诽,可两人不敢真的说出来,只是低着头,额头上冷汗淋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