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六十五章 心魔

第两千四百六十五章 心魔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bx

封溪脸色阴沉不定,神念不断地在杨开身上扫视着,往日在他手上受过的种种屈辱一下子翻涌上心头,让封溪的气息一瞬间暴戾起来。

两年多前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才会动用帝绝丹,可是今日情况已截然不同了。

自己晋升了帝尊,而这混蛋却依然只是道源境,实力差距悬殊。

想到这里,封溪沉闷的心情忽然放松下来,冷冷地朝杨开一笑,道:“不管你是人是鬼,今日既然遇到了本少,你都没什么好下场,注定要魂飞魄散!”

“哎呀呀,少宗主这么凶是要吃人啊。”杨开一脸揶揄地望着他,道:“其实我倒是有一件事挺好奇的,少宗主是如何能晋升到帝尊境的呢?”

封溪傲然一笑,道:“本少天纵之资,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能够仰望!”

杨开道:“是嘛,可是按你问情宗的功法特殊性来看,杨某人的存在不应该是你的心魔才对么?心魔不除,你这帝尊境如何能稳固下来?还是说……”杨开咧嘴,露出一副阴险的笑容,道:“少宗主以为杨某已经死了,所以才心安理得地晋升帝尊,你这样做,真的没有问题?”

此言一出,封溪脸色狂变,在杨开灼灼目光的注视下,他竟像是被一柄大锤轰中,身躯微微一晃后退了两步。

咔嚓一声轻响,那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响动,封溪的脸色悠地一白,他感觉到自己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道心!自己的道心竟是出现了一道裂痕,而这一切的起源仅仅只是因为杨开的一句话而已。

早在冰轮城的时候。杨开的种种挑衅和做法,就已经让他的存在成为了封溪的一道心魔,此心魔不除,封溪的修为将再难寸进。

他之前以为自己已经杀掉了杨开,所以心情愉悦。念头通达,这才能在碎星海中晋升帝尊境。可事实证明,杨开这个心魔并没有死,反而再次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杨开的那句话,直接将他以为被斩去的心魔再次引动起来,从而影响到他的道心。让道心出现了裂缝。

封溪脸色瞬间苍白血,咬牙怒喝道:“死死死!我要你死!”

他一下仿佛疯癫了一样,整个人体内弥漫了难以想象的暴戾之气,一抬手,一道帝元就朝杨开轰了过去。那冲击的余波甚至连站在他旁边的两个问情宗弟子都被掀飞了出去,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骇然地朝封溪望去。

两人从未见过封溪这般狰狞可怖的状态,一眼瞧过去就知道封溪此刻心魔涌动,有点要走火入魔的征兆了,吓得他们连忙高声呼唤,想要将封溪从走火入魔的边缘拉回来。

杨开哈哈大笑,面对封溪那虽然凶悍却毫章法的一击。只是身形一晃就轻松避开,轻蔑地朝封溪望去,勾了勾手指。继续挑衅道:“少宗主,想杀我的话就跟我来,要不然我就走了!”

说着话,他直接朝虚空深处冲去。

封溪红着眼,怒吼连连,紧随其后。

那黄脸青年和儒士对视一眼。也焦急地追了过去。两人都在心中咒骂杨开卑鄙耻,竟故意在少宗主的伤口上撒盐。结果导致少宗主心神大乱,若是再不让他心情平复的话。少宗主真有可能走火入魔。

少宗主毕竟才晋升帝尊境没多久,境界不稳,如今又被杨开引动心魔,这可是大凶之兆啊。

可是现在这情况他们两人也能为力,没办法帮封溪什么,只能祈祷封溪自己能够从那种愤怒的情绪中走出来。

四人追逃之间,很便离开了紫雨等人所在的那颗破碎星辰所在之地。

杨开之所以要这么做,非就是怕等会动手的余波干扰到了紫雨的晋升,只是他也没想到,封溪竟这么轻易地就被自己激怒。

看样子,这家伙要么心性修为不到家,要么就是太过记恨自己,所以才会在自己三言两语间愤怒暴走。

一个时辰后,杨开约莫着差不多距离紫雨等人足够远的时候,他才忽然顿住身形,转过身来冷冷地朝着从后方追击过来的问情宗三人。

入目所见,让他微微有些愕然。

因为在这一个时辰的追击中,封溪竟逐渐平静了下来,脸色虽然依旧愤怒非常,却已不再是之前那种法控制的暴戾了。

此刻的封溪,愤怒之中还带着一些清明。

这让杨开不禁有些啧啧称奇,心想这家伙果然是有几把刷子的,怪不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晋升帝尊境,看样子并非一个草包啊。

封溪就站在距离他百丈之处,黄脸青年和那儒士也很追了过来,分列在他身旁,见到封溪状态好转,两人也都暗自松了口气。

那儒士低声道:“少宗主,待会论他说什么,你切记不可再轻易动怒了。”

“本少知道!”封溪不耐地低喝一声,这才一脸冷漠地望着杨开道:“你把本少引到这里来,是想让紫雨安心突破?”

杨开扬眉道:“少宗主智商还是挺高的嘛,连这都能猜到。”

封溪冷哼道:“显而易见的事!不过这毫意义!”

杨开奇道:“这怎么会毫意义呢?说不定这一会功夫紫雨她已经晋升帝尊境了。”

封溪冷笑道:“你以为帝尊境是什么,小孩子玩过家家?谁都可以随便突破的?紫雨突破帝尊境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本少杀你,却只是挥挥手的事,待本少杀了你再去找她也来得及。”

杨开沉着脸道:“少宗主你这么说可让人很不开心!”他嘴角一扬,讥讽道:“上次一枚帝绝丹都没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