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六十一章 炼化山河钟

第两千四百六十一章 炼化山河钟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长昊等三人大喜过望,以为杨开默许了,动作愈迅。

可就在他们三人穿过那空间裂缝的一瞬,杨开忽然把手一握。

被撕开的空间裂缝以迅雷之势,一下子合拢。

猝不及防下,另外两人的身体齐齐被斩成两段,鲜血内脏一下子全都流了出来,瞬间气息全无,看起来可怖至极。

反倒是长昊,反应极快,竟在关键时刻抽身后退,避开了这必死的一击。

站稳之后,长昊心有余悸地朝旁瞧了一眼,这才转头冲杨开道:“你、你竟真要赶尽杀绝!”

杨开沉脸瞧着他,道:“惹过本少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做人不要太嚣张,我长昊也是梵天圣地的圣子,莫以为我怕了你!”长昊色厉内荏地吼道。

杨开一脸冷漠地望着他:“说完了?”

长昊一惊,骇然道:“你要作甚!”

“说完就上路吧!”话落之时,他忽然双手齐挥,四周的虚空暗流一下子沸腾起来,仿佛受到了某种指令一样齐齐朝长昊包裹过去,一瞬间就将他包围的严严实实,让他动弹不得。

长昊脸色狂变,拼命地催动源力挣扎,却根本无法摆脱那诡异的暗流束缚,反而越是挣扎陷得越深,他脸色陡然苍白,抬头朝杨开望去,颤声道:“绕过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即便是交上自己的神魂烙印。”

交上自己的神魂烙印,就意味着他日后要听从杨开的驱使。成为杨开的奴仆了。身为梵天圣地的圣子。他能提出这样的条件,可见是真的被逼急了。

可这生死存亡关头,长昊只想活命,哪还管得了其他?

“你实力太低,留着有何用?”杨开一只手微微一抬,空间法则跌宕之下,长昊身体四周忽然出现了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缝。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实力太低……”长昊表情呆滞,头一次感觉自己被深深地侮辱了,杨开也不过是个道源三层境,自己与他修为相当,他竟说自己修为太低。

恼羞成怒之下,长昊歇斯底里道:“我跟你拼了!”

说话时,脸色涨红,一身源力忽然动荡不安起来。整个人体内传出及其危险的气息。

杨开见此,面色一沉,冷哼道:“想自爆?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机会。”

咻咻咻……

那一道道细小的空间裂缝忽然宛若被赋予了生命一般,齐齐朝长昊切了过去。

一阵密集的轻响声之后,长昊定格在原地,神色呆滞。双眸无神。整个人的生机迅消散,那体内传来的危险气息也一并偃旗息鼓下去。

少顷,伴随着哗啦一声轻响,长昊整个人化为无数碎块,散落一地,被涌动的空间暗流吞噬殆尽。

正如长贤之前要求的一样,长昊这下是真的被碎尸万段了。

一道六芒星印从原地飞射而出,直直地朝杨开手背上冲来,化为点点星光被他的七芒星印吸收。

干掉长昊,杨开才轻轻地呼了口气。烦闷的心情稍微有些好转。

他站在原地,紧皱着眉头,回想着尹乐生之前透露给自己的情报。

小小居然去了哪种地方,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不过如果真的去了哪里的话,倒也有利有弊,杨开一直都很担心小小会成为其他人追逐攻击的对象,如果去了哪里的话,就不会有这个顾虑了,因为那个地方,即便是武者也鲜少会去踏足。

可那里却是处处充满了危险,也不知道小小在哪里能不能安然地存活。

这么看来,自己还是得去一趟东域啊。

他暗暗决定,待碎星海的事完结之后,便出去寻找小小的下落。

打定主意之后,杨开才调整好自己的心绪,一转头,目光火热地朝山河钟望去。

先前山河钟出世之时,几十个武者虎视眈眈,一直追到了此地,如今这虚空甬道之中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了,剩下的人离开的离开,死的死,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去尝试炼化这山河钟啊。

齐海说过,这山河钟乃洪荒异宝,是元鼎大帝当年从蛮荒古地之中带出来的,如是能够将它炼化,那这一趟碎星海就没白来。

不过这等宝物,想要炼化绝对不是简单的事。

杨开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炼化它,只能尝试使用齐海之前提过的方法。

元鼎大帝当年承受了它九九八十一下钟响震击不死,方才得到器灵的认可,将之从蛮荒古地带出,杨开现在也只能照葫芦画瓢。

想到此处,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程度,一步步地朝山河钟走过去。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刻的山河钟华光内敛,就连表面那繁奥神奇的图案也不再可见,仿若一个破旧普通的大钟,即便丢在世人面前,世人也不会去瞧它一眼。

但它依然给杨开一种沉睡的巨龙的感觉,仿佛它一旦被惊醒便会出滔天之啸。

少顷,杨开来到了山河钟前方,出乎他的意料,直到这里,山河钟也没有任何异动。

他屏气凝神,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手,朝山河钟抚摸过去。

当杨开的手掌与山河钟触及的那一瞬间,山河钟忽然微微一震,一声震动天地般的响声忽然在杨开的脑海中响起,那声音之中,蕴藏着一股洪荒的气息,毁灭的力量,让杨开一瞬间头晕目眩,仿佛被时间洪流带到了远古蛮荒时期。

脑海之中,一幕幕莫名的幻象接二连三地浮现。

在那些幻想之中,有天崩地裂之景,有海啸骤风之难,宛若世界末日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