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五十九章 你没死就好

第两千四百五十九章 你没死就好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bx

虚空甬道之中,杨开如履平地,迅速穿行,完视那处不在的虚空乱流和飘忽不定的空间裂缝。

此地对旁人来说或许危机重重,但对杨开而言,却如自家后花园一样。当年他修炼空间力量之时,数次进入过这种地方,感悟空间的奥秘,体会空间力量的神奇,对这种地方的特性他已摸的一清二楚。

与蓝禾分开之后不到一个时辰,杨开忽然感觉到手背上传来微烫的感觉,那是星印之间的感应,他神色一动,立刻朝一个方向驰去。

他如今的星印是六芒星印,也算是比较高档的存在,所以可以在很远的距离上感应到绝大部分武者的位置。

不多时,他便到了地方,不过让眼望去,入目的场景让他眉头一皱。

因为前方一片血腥,数断肢碎肉随着那虚空暗流的涌动,不断浮沉,压根就看不到一个活人。

倒是在那一片地方,有七八枚主的星印静静漂浮。

七八枚星印,就代表着有七八个人死在了这里,他们并非是被人所杀,而是落到这虚空甬道中,为那虚空暗流吞噬,又或者是被此地的空间裂缝绞杀。

杨开走过来的时候,那些主的星印就像是受到了某种牵引似的,齐齐地朝他手背上飞射而来,化为点点星光,烙印进他的手背处,让他的六芒星印变得加明亮温热。

他不有些担心起来。

先前所有人都被那塌陷的空间吞噬进了此地,前途未卜,他倒不担心其他人的死活,他唯一担心的是尹乐生。这家伙可千万不要在自己找到他之前死了啊,若是他死了,那杨开可没就办法去找他打探情报了。

前方隐约还有一些感应传来。

杨开没有多做停留。继续上路。

越是往前走,杨开越是能遇到那些在此地死去的武者的尸体还有残留在原地的星印。

他压根就不需要做什么,沿路所过,就已经收集了二十多枚星印。

换句话说,那四十多道源境武者被吞噬进这里,已经死掉一半了。而且从沿路观察的情况来看,他们应该都是在一起的,大概是想顺着这个方向行进去寻找出路,只可惜不懂空间力量,法打破空间的屏障,根本找不到出口。

照这个情况来看,这群人早晚会有死光的一刻。

一阵微弱的呼喊声忽然传入杨开耳中,他目光一凛,迅速朝那声音来源之地窜去。

少顷。他来到了一处涌动的虚空暗流前方。

似乎是察觉到了杨开的到来,那呼喊之人急忙冲杨开所在的方向道:“朋友救命啊,不要丢下我,救救我。”

杨开漠然,他神念扫过之时,已经认出这人到底是谁,也知道他被虚空暗流缠住了身体,只怕再过一会儿就要被吞噬了。

“尹乐生呢?”杨开忽然开口问道。

那人听到声音。微微怔了一下,紧接着低呼道:“杨开?”

他明显也听出了杨开的声音。

“尹乐生在哪?”杨开追问一声。

那人苦笑道:“杨兄。你先救我出来,其他的一切好说。”

杨开冷哼一声,道:“长昊都不救你,你凭什么要我救你?”

这个人赫然便是梵天圣地长贤。他与长昊同为梵天圣地的圣子,实力非比寻常,只是再厉害也还是道源境。落到了虚空暗流之中也只有等死的份,越是挣扎,死的越。不过此地并长昊的踪影,看样子长昊已经弃他而去了。

“长昊!”听到杨开提起这个名字,长贤仿佛被触动了某根神经。一下子咬牙切齿起来,低吼道:“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卑鄙小人的名字!早晚我要杀了他!”

也不知道这两个圣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长贤竟对长昊一副恨之入骨的样子。

杨开也懒得去刨根问底,只是冷笑道:“等你有机会从这里出来再说吧。”

长贤闻言,气势一下跌入谷底,哭求道:“杨兄,你大人大量,不要与我一般计较,把我从这里救出来吧,我长贤必定知恩图报。”

“你先告诉我,尹乐生去了哪边!”杨开冷漠地望着他。

长贤道:“我告诉你,你就救我?”

杨开反问道:“你觉得呢?”

长贤一怒,道:“那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话音落下,猛然醒悟这个时候自己好像没有发怒的资本,又忙道:“杨兄莫生气,是长贤失言了。”

杨开哼道:“我没心思救你,也不会救你的,你说的再多也用!”

长贤神情一慌,心头怒意滔天,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嘴中的苦塞过吃了黄连。

“虽然我不会救你,但是我可以替你报仇!”杨开冷笑一声,“长昊与尹乐生在一起吧?你告诉我他们去了哪边,我帮你杀了长昊。”

“杀了长昊……”长贤一呆,沉默了好一会才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之中,满是疯狂之意。

杨开也没去催促他,只是站在一旁冷眼盯着。

片刻后,长贤笑声一敛,面目狰狞道:“若能找到长昊,给我将他碎尸万段!”

“这个好办,我答应你了!”杨开点点头,暗想这两位圣子之间必定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恩怨,否则长贤不至于对长昊这般仇视。

“他们往那边去了。”长贤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杨开转头望过去,然后点点头,手上微微一动,一道月刃便朝长贤劈了过去。

长贤大惊,虽然感受到能量的波动朝自己袭来,但如今他深陷在虚空暗流之中,即便想躲都躲不掉,只能大骇道:“你干什么?”

咻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