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三十二章 破碎本源

第两千四百三十二章 破碎本源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bx

再默默地感悟了一下自己这一次的收获之后,杨开这才徐徐站起身来。

流炎和花青丝就在附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应该是被他在这边闹出来的动静吸引,只不过两人都离的远远的,并不敢靠近。

此刻见杨开起身,两女才对视一眼,飘然而来。

“主人,你之前参悟的那是什么秘术,为何你的容貌和身体状态变幻不停?”流炎有些紧张地问道。

“容貌变幻了?”杨开眉头一扬,有些意外地问道,他本以为那只是一个梦,没想到竟是真的。怪不得自己能够感悟到时间的法则,凝练出岁月大帝的秘术之印,原来自己的身体一直真的在从年老到青年变化不断,用身体的变化记忆住了岁月和时间的流逝,能感悟到时间法则也说得过去了。

“恩,你老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怜。”花青丝也在一旁点头。

杨开微微一笑,也没有去在意,人总有生老病死的,这是一个轮回,感悟到了时间的法则之后,杨开对此看的很开。

沉吟了一下,他开口道:“那是岁月大帝的秘术!”

流炎和花青丝闻言,俱都是眸露异彩,流炎惊喜道:“主人你得到岁月大帝的传承了?”

虽说杨开手上也有噬天大帝的传承,但那玩意根本不是人能修炼的,岁月大帝就不同了,若真能得到他的传承,那日后必定一片坦途啊。

杨开摇了摇头道:“我本也以为四季珠隐藏了岁月大帝的传承,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那只是岁月大帝的一招秘术。不过……我确实是收获巨大。”

能在时间法则上入门,杨开觉得就算没得到岁月大帝的传承也所谓了,只要持之以恒的修炼下去,他总有一天可以达到岁月大帝的高度,甚至超过。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得将空间法则修炼的极致程度,贪多总是嚼不烂的,杨开明白这个道理。

“过去多久了?”杨开忽然又问道。

他之前一直在那岁月交替的轮回之中,根本法感受时间的流逝,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修炼到底用了多长时间。

“一年了!”花青丝道。

自杨开受伤进来,流炎和花青丝就已经感应到了。算算时间,差不多正好一年。

“一年!”杨开吓了一跳,他以为就算花了一点时间,也绝对不超过两三个月,却不想足足过了一年之久。

换句话说。这碎星海开的头一年,自己除了疗伤,便是在参悟四季珠的奥秘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在浪时间。

杨开不知道碎星海到底会开多久时间,若是只能开一年的话,那他不是白白地浪了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杨开的脸都黑了,莫名地一种危机感滋生出来。

“我出去看看这里到底什么情况!”杨开说了一声,便转身窜出了玄界珠。

一年时间就这么度过了。他却没捞到任何好处,杨开不有些焦急。

出了玄界珠,杨开回到那块巨大的陨石之上。举目四望,发现这四周的景色跟自己刚来碎星海看到的一样,并没有太大不同。

只是杨开可以肯定的是,这里并不是自己刚来的地方,或许已经远离了亿万里不止,因为这陨石海一直以极的速度朝前移动着。天知道它将自己带到什么地方来了。

身形晃动间,杨开飞出了陨石海。祭出自己的木舟。

都说碎星海对道源境武者是莫大的机缘,杨开却不知道这机缘在何处。只能先四处逛逛碰碰运气再说。

接连几天功夫下来,他也没遇到任何情况,倒是星空风暴遭遇了几次,碎星海内的星空风暴及其恐怖,席卷之处,连那虚空都崩碎开来。看的杨开头皮发麻,根本不敢被卷入其中。

他也没有碰到任何武者。

在这片广袤的星空之中,似乎只有他一个活人。这让杨开不有些猜疑碎星海是不是已经关闭了,导致进入这里的武者都已经离开,偏偏自己留了下来。

若是如此的话,那就太糟糕了。

这一日,正当杨开在虚空中飞行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手背处微微一热。

他眉头一扬,朝自己的手背处望去。

那是自己的五角星印所烙印的位置,此时此刻,这五角星印正散发着淡淡的微光,并且冥冥之中有一种微弱至极的力量从某一个方向传来,牵引着自己的五角星印。

杨开狐疑不解,不知道这星印到底跟什么东西有了共鸣。

沉吟片刻,他改变了方向,顺着那力量的源头朝前飞去。

不管那边有什么东西,总归是有了一些动静,过去看一看总好过自己这样头苍蝇一样乱跑。

星空广袤,即便杨开速飞行,也足足飞了两个时辰功夫。两个时辰后,一颗破碎的修炼之星印入他的眼帘,这颗修炼之星不算大,也不算小,属于中档的那种。

它就如杨开进入碎星海第一个看到的破碎之星一样,已经破烂了一大半,只剩下小半星辰还保留在这虚空之中。

放眼望去,这破烂的修炼之星了生机,也没有半点绿色,即便是时隔了几万年之久,这修炼之星上似乎还残留着当年大帝们殊死决战的恐怖气息,令人望而生畏。

而那牵引着自己五角星印的力量,正是从这颗破碎之星上传来的。

杨开心中惊奇,不知道这破碎之星有什么奇特的,竟能与自己的星印产生共鸣。他御使木舟,身化长虹朝那破碎之星的某一处落去。

少顷,他来到这破碎之星的表面,站在这颗星辰上看去,入目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