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二十章 只要一样东西

第两千四百二十章 只要一样东西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ps:哎,上一章的序列号又错了,应该是2419来着,不过内容没错,不影响阅读

“小子你当真是找死!”姚卓被气的火冒三丈,胸口气血翻滚,他确实受了重伤,但他到底是个帝尊两层境,杨开一个道源三层境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地讹诈他,这让他如何能忍?心情激愤,恨不得现在上前一巴掌将杨开给拍了。

他可不相信杨开还有一枚帝绝丹,帝绝丹这东西太过稀少,普通人拿出一枚就不错了,岂能再有第二枚。

“还敢威胁本少,信不信我让你们死在这里!”杨开神色一戾。

“就凭你?”姚卓冷笑不迭,一脸讥讽和嘲弄之色。

杨开转头望着孙芸秀,伸手道:“令牌还给我!”

孙芸秀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这令牌确实是杨开带来的,而且杨开之前还祭出了冰云的帝绝丹,可见杨开与师傅有极深的关系,所以孙芸秀并没有什么犹豫,连忙双手捧着祖师令,还给杨开。

杨开高高举起那令牌,环视四周,朗喝一声:“冰心谷宗规,见祖师令如见祖师本人!”

安若云和孙芸秀等人闻言全都是一愣,不过很快她们就反应过来,谷中确实是有这个规矩,所以连忙跪倒在地,齐声道:“弟子见过祖师!”

杨开冷眼望着姚卓和封溪,厉喝道:“本少以冰云前辈的名义命令尔等,将这两人……杀了!”

滋……

姚卓和封溪脸色大变,骇然失色,齐齐往后退出好几步。警惕至极。

区区一个杨开确实没被他们放在眼中,但冰心谷这些帝尊境可不一样啊,这里的帝尊境多达十几个人,更有两个帝尊两层境,以姚卓现在身受重伤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是她们的对手。

一旦这些女人听从了号令,那明年的今日就真是自己的忌日了。

冰心谷众女闻言也是表情呆滞,不过很快,孙芸秀便飞身而出,直接窜到了姚卓和封溪两人的身后,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其他女子见状。虽然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还是纷纷散开,将问情宗两人包围了起来,各自祭出了秘宝,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

姚卓脸色一下子就苍白起来。封溪更是浑身颤抖,紧张的直咽口水。他身为问情宗少宗主,从小便养尊处优,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情,生死存亡关头,他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

杨开在一旁桀桀怪笑着,不断地抛玩着那祖师令,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这位小少爷……”安若云望着杨开。轻声道:“真的要杀?”

她内心并不想在这里杀掉姚卓和封溪的,毕竟这两人身份地位非同一般,若真死在冰心谷手上。问情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两大宗门开战起来,整个北域必定生灵涂炭,就算师傅回归,只怕宗门上下也会死伤惨重。

她身为代谷主,不可能不考虑这些,唯恐杨开真的下令要自己等人动手杀人。去逞那一时之气。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宁愿违抗祖师令。也不会动手的。相信就算师傅知道了,也不会怪罪自己。

杨开嘿嘿低笑着。道:“那就看这两位识相不识相了。”

安若云闻言,心头一松,心想这个青年也不是脑袋一根筋的家伙,他这样命令自己等人,无疑还是要从姚卓手上弄点好处的。否则早就催促自己等人动手了,哪会说这样的话?

只要不死人,一切都好说。安若云一念至此,也就不再多问什么,反而好奇杨开到底能闹到什么程度。

“安谷主,孙长老,尔等身为帝尊境强者,就甘愿被一个来历不明的毛头小子这般随意驱使?尔等可是有身份的人,传扬不去不怕别人笑话?”姚卓跟杨开说不通,只能将主意打在安若云和孙芸秀身上,希望两人能够顾惜下自己的身份,别这么胡作非为。

孙芸秀淡淡道:“祖师令在此,我等也没办法,副宗主若有意见的话,可与我师尊去理论!”

姚卓顿时哑火,冰云一枚帝绝丹就差点了要了他的命,真要是见到本人了,他哪敢与其理论?

一口牙齿咬的嘎嘣响,姚卓的心情复杂至极,他从修炼到现在,还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被一个修为境界远逊于自己的青年给威胁了。

但如今人在屋檐下,还真是不得不低头。

沉默半晌,他只能吞了口气,沉声道:“你到底想怎样?”

杨开咧嘴一笑,道:“副宗主大人别这么紧张嘛,这世上凡事都有得商量,随便补偿点什么,本少可以当刚才的事情没有生过哦。”

“你想要什么?”姚卓喝问。

杨开竖起一根手指,淡淡道:“本少只要一样东西!”

“说来听听!”姚卓听他说只要一样东西,不禁心头一松,若是如此的话,那事情确实有得商量。

“把你的空间戒交出来,然后滚蛋!”杨开眯眼望着他手上的戒指道。

“什么?”姚卓眼中立刻喷出火光,断然道:“不可能!”

先前杨开说只要一样东西,他还以为杨开只是想找回个面子,随便要点东西便罢了,可现在一听,杨开哪是要找回颜面,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

他一个帝尊两层境的空间戒,好东西可不少,这一趟过来本是准备两日后让封溪与紫雨成亲的,这彩礼都在空间戒中呢。问情宗若大一个宗门,少宗主成亲自然不会太吝啬,那彩礼的分量足以抵得上一个中等宗门十年的收入了,更不要说还有无数天才地宝。

杨开面色一沉,冷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