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一十六章 早已暗定终生

第两千四百一十六章 早已暗定终生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紫雨虽然想跟长孙莹解释清楚,但也知道现在也不是啰嗦的时候,只能打定注意以后再跟她说明了,她感激地道:“谢谢七师叔。”

话落之时,直接窜到了杨开身边,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急急道:“我们赶紧走。”

“走不掉了!”杨开忽然苦笑一声,有些无奈地望着长孙莹。

长孙莹显然也察觉到了什么,黛眉微微皱起,俏脸阴沉。

她先前在此地拦截住杨开和紫雨二人也只是本能的反应而已,毕竟她是冰心谷的长老,察觉到有人在谷内鬼鬼祟祟的,总不能当没看到。

可这一番拦截和刚才的交手显然已经惊动了不少人,导致杨开和紫雨失去了最好的逃脱时机。

她不禁有些心中愧疚,若是早知如此,她说什么也不会现身拦截的。

刷刷刷刷……

一连串轻响传来,紧接着,杨开等人四周忽然出现了一大批帝尊境强者,粗略一数最起码也有七八个之多,还有一些帝尊境正在往这边赶来,用不了几息应该就能来到此地。

这些帝尊境,并没有三层境的存在】,两层境的也只有两人而已,剩下的全都是一层境。

一时间,杨开四周燕瘦环肥,袅袅娉娉,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这可当真是美女如云,佳丽三千,各种不同的香味从四面八方若有若无的袭来,让人不由地生出一种掉进温柔乡的感觉。

杨开却没有半分欣喜,反而表情凝重。

被这么多帝尊境包围,他也是头一次遇到,即便是精通了空间之力,他也没把握能够从这里安然逃脱。

“紫雨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通男子逃离禁地,还盗取禁地之宝!”就在杨开心思百转,思量该如何从这里逃走的时候,其中一个帝尊两层境强者忽然爆喝一声。

这女子做美妇打扮,身穿浅蓝长裙,神情却冰冷至极。莫名的有一丝戾气萦绕在身上,让人感觉极为不舒服,而且也不知道她修炼了什么秘术,她站在那里,整个人竟是剑意通天,仿佛一柄出窍的利剑般锋芒毕露,散发着及其危险的气息。

紫雨神情一慌,连忙冲这美妇摆手道:“不是的大长老,你误会了。”

“误会?”这美妇冷哼一声。“本宫难道眼瞎了不成,禁地之中只有你一人,可此刻那宝物却是不在了,你敢说不是你拿走了?”

紫雨扭头看了一眼杨开,也不好说那宝物是杨开拿去的,只能沉默以对。

“很好,你这是承认了是吧?”美妇冷笑一声,扭头望着另外一个帝尊两层境女子。道:“紫雨她破坏门规,禁闭期间不知悔过。还盗取禁地之宝,请师姐定罪!”

那个帝尊两层境的女子闻言,微微叹息了一声,目光有些复杂地望着紫雨,美眸之中充满了愧疚和自责的神色,还有浓浓的心疼之意。良久才开口道:“雨儿,那冰珠是你祖师留下来的东西,你拿走它做什么?”

她显然也认为那冰珠是被紫雨盗走了,毕竟之前还在禁地里的,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紫雨张了张嘴道:“师傅。我没拿。”

她只辩解自己没有盗取那宝物,却没有要将杨开供出来的意思,显然是不想把杨开给连累了。

“那它如何不见了?”紫雨的师傅柔声问道,与刚才那个气势逼人的帝尊两层境相比,她无疑更加温柔体贴,说起话来也是细声细语的。

杨开忽然低声问道:“雨师妹,这两位如何称呼?”

紫雨闻言,下意识地回道:“一个是我师傅安若云,一个是我冰心谷大长老孙芸秀,也是我二师叔,我师傅她在诸位师姐妹中排行第一。”

杨开听了心下了然,知道那气质温柔如水的女子便是紫雨的师傅,也就是冰心谷的代谷主安若云了,而另外一个剑意通天气势逼人的女子就是孙芸秀,两人与之前杨开碰到的长孙莹都是师姐妹的关系。

冰云倒是收了一群好弟子啊,这一个个都成长到了帝尊境的程度,也不知道是这一方水土养人还是她教导有方。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杨开一抱拳道:“小子杨开,见过诸位前辈。”

“你算哪根葱,竟敢夜闯冰心谷,还掳掠我冰心谷弟子!”孙芸秀神情一冷,口中厉喝道。

杨开眉头微皱,道:“孙长老怕是误会了,我并没有掳掠雨师妹,而是受人之托带她离开这里。”这孙芸秀一上来就这般语气不善,让他心中也没什么好感,而且看她的态度,似乎并不是太喜欢紫雨的样子,想来也是在问情宗威压之下屈服的人之一。

“小子还敢顶嘴!”孙芸秀脸色一戾。

就在这时,刷刷两道身影忽然从天而降,落在一旁,紧接着,其中一人望着紫雨惊呼道:“雨妹你在做什么!”

他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表情难道到了极点,望着紫雨满是失望,再转向杨开之时却是仇恨盈溢,一身杀机腾腾。

来的两人都是男子,其中一个帝尊两层境,神情不怒自威,而说话之人则是道源三层境,英俊潇洒,英伟不凡。

这两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如今在冰心谷内做客的男子只有问情宗的副宗主姚卓和少宗主封溪。

两人来此显然也是被这边的动静所惊扰,可是这一落下,封溪就发现紫雨竟然牵着杨开的手,而且是主动牵着的!

这个发现让他霎时间面沉如水,有种头上被绿的感觉,顿觉被深深地侮辱了,一身气血翻滚,仿佛随时都会爆炸开来。他封溪看上的女子还从未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