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一十二章 紫雨

第两千四百一十二章 紫雨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不过仔细一想又不太可能,冰心谷偌大一个宗门,弟子上万,不可能有人在这里偷偷的养男人还不被人现,更何况,冰心谷并不禁止婚嫁,若有弟子与别的男子情投意合的话,也是可以嫁娶的,只是出嫁之后便不再是冰心谷的人了。

在男欢女爱这一点上,冰云并没有定下太死的规矩,她知道是个人就有七情六欲,弟子们在外闯荡遇到自己心仪的男子是很正常的事,这个规矩也算极为开明了。

不过在这里碰到男人还是让杨开有些意外,因为若非身份不一般,是不可能住在冰心谷里的。

他好奇心起,本想偷偷查探一下那两个男子在这里做什么,可当其中一人无意中流露出一丝力量的气息之后,杨开立刻不敢贸然行动了。

因为那人竟是个帝尊两层境的强者!

帝尊一层境武者他交锋过,甚至还杀过几个,可是两层境的他还真没交手过,也不知道两层境的强者到底有多厉害。

他这一趟过来另有任务在身,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节外生枝。

所以杨开只是略一沉吟,便连忙朝远处遁走。

“谁!”一声爆喝从那阁楼内传出,紧接着一道人影一下子激射出来。

杨开大惊,知道自己还是小瞧了这帝尊两层境强者的警觉程度,他不过从旁边路过,竟然就被现了。

关键时刻,他不敢迟疑,连忙一个瞬移,直接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一道英伟的身影便出现在他之前藏身的地方,面色阴沉地放出神念四处查探,却是什么都没现。

另外一个青年随即追了出来,站在这中年男子的身旁,皱眉道:“姚师叔。什么事?”

那中年男子道:“刚才有人在这里!”

青年讶然道:“什么人?”

男子摇头道:“不清楚,但是这人离开的很快,而且这里……还有有一丝残留的空间力量波动。”

“空间之力?”青年大惊,失声道:“师叔的意思是说,冰心谷有人精通空间之力?”

那中年男子沉吟了一下,缓缓摇头道:“据我所知。冰心谷内无人精通这诡异的力量,此地残留空间波动,或许可能是有人提前在这里布置了什么传送的阵法。”

听他这么一解释,青年不禁放松许多,微笑道:“我还以为冰心谷有什么奇才竟修炼空间力量呢。原来是传送法阵,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这般无聊。”

中年男子道:“溪儿,你应该知道这桩婚事在冰心谷内有许多人反对吧?尤其是那代宗主,这次的事说不定就是她安排的。”

青年微微一笑,道:“即便是她又如何?再过两日便是大喜之日了,到时候我会将紫雨带回宗门的,从此以后她与冰心谷再无半点瓜葛。”

中年男子颔道:“那紫雨是冰心谷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放眼整个北域也是赫赫有名。无论是修为还是资质都丝毫不逊于你,倒也与你匹配。”

听到紫雨两个字,青年面上浮现出一抹含情脉脉之色。柔声道:“这是自然,若非如此,溪儿又怎会看上她?”

中年男子皱眉望着青年,点醒道:“我问情宗的问情无上功虽然要以情入道,入情越深,修炼越快。但溪儿你应该知道,若是对方不对你动情的话。待你功法大成之日便会受到巨大的反噬,你有把握能够降服她?让她对你从一而终?你父亲当年差点就因为此事而灰飞烟灭。幸亏最后关头你母亲为他情意打动,师叔可不希望到你身上出什么意外,你肩负的可是我问情宗的未来。”

青年自信道:“师叔放心吧,只要紫雨她跟我回了宗门,我必定会征服她的身心。奴女之道,溪儿可是深得父亲真传!”

“你有这信心也是好事,先回去休息吧,再过两日便是良辰吉日了,宗主他到时候也会过来的,你要养足精神!”

青年一听,惊讶道:“爹爹会亲自过来?这是不是太给冰心谷面子了?”

中年男子微笑道:“冰心谷虽然如今有些名不副实,但当年好歹也是北域最顶尖的宗门之一,冰心谷祖师还在的那段时间,一直与我问情宗并驾齐驱,给她们点面子也不妨事,更何况,这可是你的喜事,宗主他又怎会错过?”

“那太好了。”青年惊喜道。

……

杨开穿梭在冰心谷的各种禁制和阵法之中,手持着冰云给他的令牌,根本不虞担心会触动什么。

他一路往内深入,避开各种潜在的危险,约莫一个时辰后,忽然来到了一处极为严寒的地方。

整个冰心谷都是冰寒刺骨的环境,因为冰心谷的弟子修炼的本就是冰系功法和秘术,在这样的环境中修炼对她们有事半功倍之效。

但是此地却是更为严寒,强如杨开也不得不运转起源力,这才感觉好受一点。

与外面的情况不同,进了这里面之后,杨开再也感觉不到一个活人的气息了。

这里应该就是冰心谷的禁地了!

每个宗门都有自己的禁地,这禁地许多都是安置列祖列宗牌位的地方,也有一些是修炼之地,只有宗门内少数人能够踏足其中。

而冰心谷的这个禁地,一则是让门下优秀弟子修炼的地方,二则也是关禁闭的地方。

若有门下弟子犯了什么过错,就有可能会被关押在这里。此地的严寒,即便是冰心谷弟子,也无法承受太久。

前方是一条冰层覆盖的甬道,杨开手持着令牌,一路破开禁制往内深入,越是往里走,那萦绕在四周的冰寒法则就越是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