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零八章 我无辜的

第两千四百零八章 我无辜的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变故发生的电光火石,让人看的眼花缭乱,红衫女子等人都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江舟子就已经重创在身了。

太清岛一群人个个都惊骇莫名,面色惶恐。

“前辈?”那红衫女子狐疑地嘀咕一声,她刚才竟然听到江舟子喊那少女为前辈!江舟子大人可是帝尊一层境强者啊,能被他称为前辈的人……难道是个帝尊境顶峰的强者?想明白这一点之后,红衫女子娇躯一阵战栗,再没了之前的嚣张和不屑。

“还算果断!”冰云淡淡地望着自斩一臂的江舟子,也没有要赶尽杀绝的意思,不知道是她本性善良还是现在有伤在身不方便继续动手。

不过江舟子确实是个果决之人,刚才他若不是在关键时刻自斩了一臂,他绝对会死在这里,如今他虽然看起来凄惨了一些,可好歹保住了性命。

“前辈……江某之前有眼无珠冒犯前辈,还请前辈大人大量,绕我等一命!”江舟子强忍着那钻心的疼痛,开口求饶道。

如今太清岛这一群人的性命完全拿捏在这少女手上,若是对方不乐意放过自己等人,这一群人必死无疑。与性命相比,区区骨气又算得了什么,跟一个帝尊三层境强者求饶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冰云淡淡地望着江舟子,神情淡漠,不见喜怒哀乐,这让江舟子感觉有些窒息,不知道等待自己等人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好一会,冰云才轻启朱唇,挥手道:“滚!”

江舟子闻言大喜,连忙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说完之后,他冲太清岛一群人低喝道:“走!”

太清岛众人哪敢有什么迟疑。纷纷跟着他迅速远离这片海域,一个个都卯足了力气,唯恐冰云反悔。

杨开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他也看的出来,冰云现在实在不适合继续动手,对方毕竟还有个帝尊境。真要逼得人家走投无路来个鱼死网破的,未必是什么好事,反正这次自己这些人也没吃什么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待太清岛的人离去之后,冰云才转头看了看四周,微叹道:“没想到,竟是直接回到了北域!”

“前辈,这里果真是北域?”杨开眉头一扬。

冰云颔首道:“是的,这里是北域冰海。那太清岛是冰海上一个势力,也算不俗,还有问情宗也是北域的,乃北域最顶尖的宗门之一。”

冰云本就是北域冰心谷的创派祖师,在这块地方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所以对此地的势力和地形还是了若指掌的。

她说话间,扭头瞧了梵馨等人一眼,道:“想去师门看看么?”

梵馨等人闻言。都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她们虽然被冰云收入门下,可一直都没去过冰心谷。对这师尊创建的师门向往已久,如今忽然来到了北域,自然是想去瞧一瞧的。

“那就去吧,我也很久没回去过了。”冰云微微一笑,接着道:“也不知道那几个小丫头如今怎么样了。”

她口中的小丫头,大概是她创建冰心谷之后收的第一批弟子。杨开估计着她们肯定都是帝尊境强者了,也只有冰云,才能称呼她们为小丫头。

“前辈你的伤……”杨开有些担忧地望着她。

“还需要调养,不与人动手的话就无碍。”冰云回道,刚才她虽然一招重创了江舟子。但她其实并没有动用太多的力量,能轻轻一指做到那种程度,一来是江舟子轻敌的缘故,二来也是境界修为上的压制。冰云一个帝尊三层境对付江舟子这样的一层境,确实不需要费多大的事,即便有伤在身也是随手一招罢了。

梵馨等人想去冰心谷看一看,杨开自然也得跟过去,无他,他想着苏颜日后若是来到星界的话,说不定也可以重新拜入冰心谷门下,毕竟她修炼的功法和体质与冰心谷的传承一脉相承。

而且,杨开还想将刘纤云安置进冰心谷内。

刘纤云与他好歹有点师兄妹的情谊,这段时间又在一起共患难,彼此相互扶持着,但他有自己的事要做,不可能一直带着刘纤云的。

冰心谷绝对是刘纤云最好的去处,冰心谷只收女弟子,刘纤云又有道源一层境的修为,更是从下位面的星域闯荡过来的,论资质韧性都是上上之选,虽然现在修为不高,但那是因为刘纤云一直得不到良好的修炼资源的缘故,若是有宗门培养的话,刘纤云未来的成就绝对不差。

任何一个从下位面星域闯荡而来的武者,都能有不俗的前程,杨开相信冰云也不会拒绝她。

只是现在没找到机会,杨开也不好跟冰云开口。

倒是凌音琴等人,杨开不知道他们打算如何。

想到这里,杨开扭头朝凌音琴望去,开口问道:“凌大姐你们要去哪里?”

凌音琴沉吟了一下,道:“我想去东域!”

“东域?”杨开眉头一扬,不知道她要去东域做什么。

冰云在一旁道:“你既是杨开的朋友,修为也算不俗,若有意要加入我冰心谷的话,本宫可以收你。”

道源三层境也算实力不错了,若有机缘的话未必就晋升不了帝尊境,这样的武者任何一个宗门都是欢迎的。冰云说这话,显然也是看在杨开的面子上,知道凌音琴才从寂虚秘境脱困,暂时无处可去。

凌音琴展颜一笑,道:“前辈好意,晚辈心领了。只是……晚辈夫君出身在东域天狼谷,晚辈想将他的骨灰送回去,这也是他临终的心愿。”

说到去世的丈夫,凌音琴的表情黯然不少,似乎陷入了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