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九十二章 会死的很难看

第两千三百九十二章 会死的很难看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bx

那血液之中蕴藏了及其浓郁而又鲜的气血精华,显然是个刚刚抽离不久的,而且是个注重肉身修为的武者的鲜血。

除了是蛮侩之血外,再第二种解释。

半个时辰前,蛮侩才死去,半个时辰后,他的血竟然跑到这地方来了,而且还汇聚出了一个大阵,将众人包裹。这显然是早有图谋,只是不知道这大阵到底有什么奇特的作用。

盏茶功夫,那鲜血才停止涌出,似乎已经干净了,而地面上的大阵也彻底被鲜血充斥激活,一种古怪的气场萦绕开来,让人感觉有些阴冷。

隐隐约约地,还有一丝鬼哭狼嚎之音传出。

沈非等人躺在地上,都在悄悄地催动源力,化解自身所中之毒,可那毒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越是化解越是软弱力。

蓦然,蛇娘子脸色一白,惊呼道:“蛮侩!”

听到她的喊声,沈非连忙抬头望去,霎时间瞪大了眼珠子,因为在那阵法的中央处,竟是出现了一道虚影。这虚影看起来就跟蛮侩一模一样,只不过毫灵性,看起来浑浑噩噩,仿佛没有神智一般。

蛮侩的神魂灵体!

那石板不但将蛮侩一身气血精华吸收干净,竟连他的神魂灵体也没放过。⊙而且看蛮侩神魂此刻的状态,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否则不会这么呆滞,就算没了肉身,道源三层境强者的神魂也足以维持自身的理智。

“桑德你到底要做什么!”沈非咬牙厉喝起来,似乎是受不了这未知的恐怖压抑,心理防线有些崩溃的迹象。

桑德冷哼一声,对他的责问置之不理,反而狠狠地跺了一下地面。沉声道:“老鬼,该醒了!”

还有人?

沈非脸色一白,连忙扭头四望,蛇娘子也是惊疑不定地打量起四周来,想要知道桑德口中的老鬼到底是谁。

下一刻,两人的目光齐齐朝一个方向瞩目过去。

那边。一道虚飘渺的身影慢慢显露出来,看这身影的样子,似乎也是一道神魂灵体,只是跟蛮侩不同,这神魂灵体似乎极为虚弱,随时都可能消散掉一样。

这身影显露之后,一身宛若厉鬼般的气息一下子弥漫出来。

桑德狞笑一声:“老鬼,给你带来几个美味的食物过来,还不谢谢我!徒儿我对你还不错吧?”

“什么?”沈非一听。顿时张大了嘴巴,一脸瞠目结舌地望着那虚影。

蛇娘子也是花容失色:“这人就是你师傅?”

桑德哼道:“你们不用关心这个,乖乖躺在那里就行了。”

说话间,他皱眉瞧了一眼杨开。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杨开这人有些平静的有些过头,虽然也如沈非和蛇娘子躺在那动也不动的,可连话都不说一句,难道是认命了?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想着早点完事。

“你刚才说的食物是什么意思?”沈非又惊疑不定地问道。

话音刚落。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桑德师傅那厉鬼般的身影竟是尖啸一声,发出及其刺耳难听的声音,然后如饿狼一般朝蛮侩的神魂灵体扑去,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将蛮侩的半边身子给咬没了。

这厉鬼一样的存在。竟然可以啃食神魂灵体!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沈非和蛇娘子怔怔地看着这骇人的一幕,只感觉一股凉意从头袭到脚。

而在他们的关注之下,那虚影只花了不到十息功夫就将蛮侩的神魂灵体吃了个干净。

它非但没有得到满足。反而似乎加激发了凶性,本来虚飘渺的身子却变得凝实了许多,一转头,恶狠狠地盯住了沈非,口中一声戾啸,化为一股阴风,朝沈非冲了过去。

“不要,滚开!”沈非大惊失色,大叫地反抗。

可他如今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哪能反抗的了。那虚影一闪既逝,冲进了他的身躯消失不见,紧接着,沈非浑身打起来摆子,眼珠子抖动不停,面色狰狞,好似在经受及其惨烈的折磨。

蛇娘子早已吓得面血色,眼看下一个遭遇这事的便是自己,她连忙朝桑德央求道:“大师,您绕了人家吧,人家日后为奴为婢,尽情服侍您,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她说话间,还挤出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似乎想尽后的努力,用美貌来赢取生存的机会。

桑德置若罔闻,冷哼道:“一滩连野狗都不屑的烂肉,也敢在老夫面前卖弄。”

蛇娘子美眸一黯,知道这次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就在这时,沈非忽然气绝身亡,那虚影从他体内冲了出来,接连吃了两人的神魂灵体,虚影已经变得凝实比,而且看他眼睛的神色,似乎也恢复了一些灵智的样子。

他没有停留,直接再次冲进了蛇娘子的身躯内,如法炮制。

蛇娘子惨烈地呼喊起来,明知必死疑,不断地诅咒桑德不得好死,骂声不断。

桑德冷哼一声,没去理她,转而望向杨开,道:“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啊。”

杨开咧嘴一笑:“人为砧板,我为鱼肉,担心有什么用?”

桑德似笑非笑道:“你的心情倒是豁达,老夫很欣赏。”

“大师既然欣赏,放了我怎样?咱们出去以后做好朋友嘛。”杨开笑眯眯地问道。

桑德脸一沉,道:“绝可能!你是老夫与这老鬼交易的关键,放了谁也不能放了你!”

“交易?”杨开敏锐地抓住了这个信息,惊疑道:“什么交易?”

“此事与你关!”

杨开撇嘴道:“大师这话说笑了,我既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