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七十九章 你不管?

第两千三百七十九章 你不管?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你想找大师炼器,今日是没机会了。”童子哼道:“不过幸运的是你碰到了本童子,你若是不介意,不妨把材料拿出来,我帮你炼!”

“你也是炼器师?”杨开惊讶地望着他。

童子仰首挺胸,甩了下头发,做潇洒不羁状,傲然道:“区区炼器有何难的?本童子天赋异禀,又在大师门下耳目濡染了这么久,帮你肯定是没问题的,不过这报酬嘛……”

杨开撇了撇嘴,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童子才不过返虚镜的修为,即便真的是个炼器师又能高明到哪里去?他找桑德大师可是要修复那一套高级净灵阵,修复比炼制更为困难,他肯定这童子没这个本事。

“你别走啊,小瞧人?告诉你,本童子可是个圣级炼器师,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你可千万别后悔!”童子在后面跳脚道,似乎觉得被杨开深深地羞辱了。

……

一连几日功夫,杨开每天都要去桑德大师那边一趟,据那童子所说,这个月大师已经开门两次了,还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但却不知道具体的时间,所以杨开也只能碰运气。

可惜几日功夫过去,杨开依然一无所获。

倒是这几天走街串巷,对通天城的情况摸了个七七八八,对这里的风土人情也掌握了不少。

算算这个月也剩下没几天功夫了,杨开唯恐自己哪一天去的晚了错过大师的开门时间,又或者是没挤进那十个名额中,索性也不再到处乱跑,而是直接来到大师居住之地前,蹲守起来。

他本以为自己去的足够早了,肯定会占据一个好位置的,但真到了地方杨开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桑德大师居住之地前,竟已经有不少武者在排队等候。

杨开看的一呆。

不过仔细一想,他便知道这些人肯定也跟自己的想法一样,觉得这个月时间所剩不多,但大师还有最后一次开门的机会,所以便提前来此等候了。

他仔细数了数,发现来的这些人总共有九个之多,换句话说,算上自己的话,那就是十个满数了。

当下,他没有多话,默默地来到队伍的尾端站好。

那扫地童子似乎有些人来疯,见到这么多人之后极力地推销自己,吹嘘自己的本事,想要这些武者将材料交给他,让他来炼器。

但在这里居住的武者们明显都知道这个童子的本事,一桶水不满,半桶水晃荡,众人面对童子的喋喋不休一言不发,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也不搭理。

童子似乎有些气恼。

杨开轻笑道:“你有时间在这里磨嘴皮子,不如乖乖地去找材料练手,看你样子跟随大师时间也不短了,大师难道没教过你凡事都要一步一个脚印,切忌好高骛远么?”

童子嘟囔道:“要你多话,乖乖站好!”

不过被杨开这么一教训,他倒也不好意思再跟那些武者纠缠了,一转身进了屋内,将大门关上,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来这里的武者都是要等桑德大师开门,请求炼器的,大家彼此之间也不熟悉,所以也没人闲聊,等的无聊的便直接盘膝坐下,打坐运功。

大师门前,还没人敢随意放肆,自然不怕会被什么不长眼的人找麻烦。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来到此地的人越来越多。

不过这些后来的武者一看已经有十人在此等候,大多数都失望摇头,转身就走,他们知道桑德大师的规矩,自然明白自己即便留下来等候也无济于事,只能等待下一次机会了。

但也有人早有准备,取出源晶想要找包括杨开在内的十个人购买位置,却鲜少有成功的例子,只有两个人爽快交易。

这些想用源晶购买位置的人自然也找上了他,但杨开岂是缺源晶的人?自然是摇头拒绝。

等了足足两日功夫,前方大门忽然打开,那童子仰首挺胸走出,装模作样地干咳了一声,朗声道:“本月第三次炼器现在开始,请排在前十位的朋友随我进来!”

众人闻言大喜,纷纷从原地站起。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大师第三次开门了,这些人都觉得挺值得,因为桑德大师炼器鲜少有失手的时候,虽然收费贵了一些,但人家确实技艺精湛,只要提出了要求,大师都能够满足。

“哈哈哈,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啊!”一声大笑忽然传来,紧接着一道人影从后方飚射而来,极为霸道地冲进人群之中,挤占了一个位置,那强大的气势卷起的狂风让所有人都眉头微皱,面露不悦之色。

但在查探到来人的修为之后,这些不悦又都变成了忌惮。

因为来的这个人,赫然是个道源三层境的强者。

在此等候的十个人当中,除了杨开是道源三层境之外,只有一个少妇打扮的女子是这个修为,其他人都是道源一二层境的,自然不敢开口得罪他。

这人一身紫色长袍打扮,极为显眼,生得倒也是器宇轩昂,但那眼神顾盼之间却有一种浓浓的优越感,似乎这天下间就没人能入得了他的法眼一样。

他嚣张地落下来抢占了一个位置后,本来排在队伍末端的杨开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第十一人。

桑德大师一次开门只有十个名额,这站在第十一位,岂不是说自己连进去的资格都没了,白白等了好几天?

杨开顿时不乐意了,望着那童子道:“小童子,这事你不管?”

“什么什么,我什么都没看见。”那童子一仰头,眼珠子都翻到头顶上了。

前几天杨开敲了他脑袋一下,显然还让他记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