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七十五章 到底有多强

第两千三百七十五章 到底有多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望着神情冰冷,脸色冷毅的杨开,羊乐水浑身直冒寒气,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是招惹上了什么不得了的家伙,心中悔恨不已。

这一趟他就算是逃过升天,这巨大的损失也无法跟阁主交代,届时势必要承受阁主的怒火。

“你说我是一剑捅死你,还是一剑剑捅死你?”杨开面上一抹邪笑绽放。

羊乐水浑身发颤,惊恐道:“你不能杀我……我是玄云阁副阁主,我是弥天行弥大人的手下,你若杀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弥天行?”杨开寒声道,“那个帝尊一层境的家伙?”

“不错,阁主大人对我很好的!”羊乐水连忙道,以为杨开知道弥天行的名头。

哪知杨开却是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撇嘴道:“帝尊一层境算个屁,本少又不是没杀过!”

羊乐水一听,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家伙在吹牛!帝尊一层境岂是那么好杀的?而且这话还出自一个道源三层境武者口中,怎么听怎么不伦不类。

但他也不敢反驳,只能道:“放过我,我可以给你很多好处,若是杀我,你在通天岛必定寸步难行!”

杨开神色一冷:“死到临头还敢威胁我?”

“我只是实话实说,更何况,以你现在的本事想要杀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必拼个两败俱伤,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不是更好?”

杨开讥笑道:“谈那也要建立在双方对等的基础上,我弹指间就可以取你性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

“休要小瞧了本座,烂船也有三磅钉!”

“你太高看自己了。”杨开哼了一声,手上百万剑直接朝他劈下。

羊乐水大惊失色,他没想到自己如此苦口婆心劝解,对方竟还是冲他出手了,一时间心中又气又急,再也没有犹豫,直接祭出一面盾牌秘宝挡在前方。

刺啦……

脆响声传出,羊乐水惊骇地发现自己那盾牌秘宝竟然直接崩碎开来,根本没起到任何防护的作用,在对方一剑斩下的瞬间就被瓦解。帝宝之威直接切入他体内,将他破为两半。

这他么还是人?羊乐水到死也不敢相信,自己一个道源三层境,竟然被人家随手就灭掉了。要是早知道彼此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的话,他怎么可能会继续留在此地,说不得也要逃窜一下,最起码还有活命的希望。

甲板上很快空荡荡起来,除了满地的尸体之外,就只剩下杨开一个人了,连刘纤云也跟着焦逸他们追杀敌人去了。

杨开伸手将那些死去的武者的空间戒吸了过来,稍稍检查一番,又嫌弃地丢在地上。

这些武者应该在寂虚秘境内生活了很久了,戒指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但真正用价值的却是一件也无,以杨开现在的身家还真的看不上眼。

羊乐水的那个盾牌秘宝原本还算不错,但被百万剑劈开之后便没了价值。

杨开没再理会这些人的空间戒,而是将目光投到了那巨大的楼船之上。

这楼船是羊乐水等人开过来的,在寂虚秘境内,这种用来出海的大型秘宝似乎很是常见,杨开思付着自己日后可能也需要出海,便身形一纵飞到了对面的楼船上,走进船舱,找到了控制中枢,开始炼化。

盏茶功夫后,凌音琴等人纷纷从不同的方向返回,十几个船员一个没少,除了少数几人受伤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完好无损。

众人一汇聚,再互相通报了一下彼此的情况,凌音琴不由地呼出了一口气。

逃走的玄云阁武者一个不剩,都被他们追杀致死,这就不用担心此地的消息会流传到通天岛上去了。

寂虚海上时有危险发生,羊乐水这一船的人失踪了也是正常的事,玄云阁未必就会怀疑到凌音琴等人头上,就算怀疑了也是死无对证,所以她不用担心什么。

定了定心神,凌音琴才后知后觉,有一种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的惊悸感,她吩咐船员打扫甲板,将那些尸体推下大海,神念放出,查探到杨开正在炼化玄云阁的楼船,也没去打扰,而是将刘纤云拉到一旁,低声问道:“你那师兄,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趟若没有杨开,他们大概也不会遭遇这种事,但同样的,若是没有杨开,他们必定会颗粒无收,所有收获都要被羊乐水劫走。

所以凌音琴对杨开还是很感激的,不过让她极为困惑的是,杨开怎么能发挥出那么恐怖的战斗力,玄云阁一船三十多人,几乎被他一个人赶尽杀绝。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有帝尊境能做到吧?

这般强大的力量,若是对自己等人不利,这船上的人谁能抵挡?

凌音琴愈发庆幸当日阻止了焦逸等人的贪婪行径,否则的话,自己等人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虽然问的不明不白,但刘纤云也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沉吟了一下道:“师兄本就非常人,前些日子我们被一个帝尊三层境强者追逐,还逃出升天了呢,也都是师兄的功劳。”

“被帝尊三层境追还能活?”凌音琴吓了一跳。

帝尊三层境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她没领教过,但她知道,一个道源境三层境被追,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

可是杨开做到了,这就说明他不是一般的道源三层境。

“师兄很厉害的,他还打伤了那个帝尊三层境。”刘纤云似乎没看到凌音琴的震惊,又补充了一句。

“打伤……”凌音琴彻底凌乱,感觉脑子有些不太够用了,所听到的一切彻底超乎了她的理解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