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五十六章 藏龙卧虎

第两千三百五十六章 藏龙卧虎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刚才在聚宝楼闹事的,是你们二人?”庞广一上来便直奔主题,冲杨开和刘纤云冷声喝问,显然是不知通过什么渠道得知了闹事者的样貌。

刘纤云俏脸白,不敢答话。

她只有道源一层境的修为,而且才晋升没多久,境界都没稳固下来,面对一个帝尊境自然是压力如山。

杨开却是气定神闲,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瞧了一眼庞广。

与邱泽想比,庞广的气息无疑要浓郁雄浑一些,他显然比邱泽要强大,不过这种强大也及其有限,以杨开如今的实力和手段根本无需惧怕他什么。

两人一个都没有答话,庞广顿时怒道:“本座问话,尔等敢不答?”

帝威轰然弥漫开来,充斥着整个茶楼,那些还在茶楼里喝茶的武者们个个脸色大变,表情艰辛,那浓如实质的杀机渗入血肉骨骼,让他们浑身冰寒,暗骂杨开不知天高地厚,在城主大人面前竟也如此放肆,结果把他们也给连累了。

杨开轻轻一挥手,就仿佛一柄利剑划过阴霾的天空,笼罩着他和刘纤云的帝威之力瞬间烟消云散,大有一种拨开云雾见晴天的感觉。

庞广吃了一惊,这才重新审视起杨开来。

他分明察觉到杨开只有道源三层境的修为,可那一挥手竟能驱散到自己的帝威,这算怎么回事?虽然只是一个动作,但庞广已经不敢再小觑杨开了,意识到对方大闹了聚宝楼还敢大刺刺地坐在这里,大概是有什么依仗。

这家伙,难道出身什么顶尖的宗门?若非如此怎会有这等底蕴?

听闻那些顶尖宗门的精锐弟子,就有越阶作战的实力,若这青年真的来自什么大宗门的话,那今日之事还真不好办。

一时间,庞广心中忽然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他身为一方城主,名下产业被人掀了个底朝天,手下强者死的死伤的伤,若是不叫对方给个满意的说法,那他的面子往哪搁?

可对方若是来头不小的话,自己未必招惹的起,别看庞广在这皋城是个土皇帝,可在那些顶尖宗门眼中他还真不算什么东西,人家随便派个长老来都能灭他几十上百回。

就在他心思急转,考虑该如何解决今日之事,既不太得罪人又让自己保全脸面之时,忽然察觉身边有异。

他悚然一惊,扭头望去,只见一个半大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这老者一头花白的头,精神矍铄,身穿一件灰麻布衣,看起来毫不起眼。

这老东西什么时候来的?

庞广心中惊疑不已,刚才他只顾着考虑杨开的事,竟是没注意这老者何时走了过来,而且这老者的面貌看着也是极为陌生,他显然是从未见过此人。

老者骤然出现,杨开也是吓了一跳。

庞广刚才有所分神,没怎么注意这老者的现身,杨开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半大老者出现之前毫无征兆,似乎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他便现身了。

杨开心神一凝,悄悄放出神念去查探老者的修为,可让他惊骇的是,自己的神念探入那老者身上竟如石沉大海一般,不知所踪。

这人……竟是个比庞广还要厉害的帝尊境,最起码也是帝尊两层境,极有可能是帝尊三层境。

皋城里居然有这样的强者?他内心震动,表面不动声色地望了一眼庞广,若这两人是一路的,那这一次的事情就麻烦了。他本以为皋城只有一个庞广,所以才丝毫没有惧怕,但现在杀出个更厉害的老家伙,杨开心中已经在考虑该如何安全脱身了。

不过一看之下,倒让杨开安心不少,因为庞广此刻也是一副疑神疑鬼的样子,显然是不认识这个半大老者。

身为一方城主,竟然不知自己管辖之地藏龙卧虎,不得不说,庞广这个城主做的挺失败。

而那半大老者此刻目光灼灼,似乎现了什么极为感兴趣的东西,冲杨开微微一笑道:“老夫姚昌君,乃此间茶楼主人,小兄弟如何称呼?”

他一脸和蔼神色,仿佛平易近人的前辈,但杨开却本能地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杨开还没来得及说话,庞广却忽然冷哼一声,道:“本城主有事要与这年轻人谈一下,无关人等先行退下。”

他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似乎根本没把这姚昌君放在眼中。

一语出,杨开的表情立刻古怪起来。

不过很快,他便豁然明了。猜测庞广是不知道这姚昌君的深浅,否则绝对不敢如此说话。再加上他之前想要在杨开面前抖抖威风却没能成功,姚昌君现身之后竟然也不正眼瞧他,大概是有些恼羞成怒了。

杨开不把他放在眼中就罢了,区区一个茶楼的主人,受他管辖,竟也敢不把他放在眼中?

身为一城城主,庞广如何能忍?

“让老夫退下?”姚昌君嘿嘿一笑,饶有兴致地望着庞广,森声道:“你确定?”

庞广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连忙放出神念去查探姚昌君的修为,可是已经迟了,他的神念还没触及姚昌君,后者已经轻飘飘一掌朝庞广拍了过去,口中冷哼道:“区区一个帝尊一层境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滚开吧!”

那掌心之中,源力跌宕,犹如星辰漩涡,蕴藏巨大威能。

一掌出,天地为之震动。

庞广面色大变,哪还不知道自己瞎了狗眼,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大惊之下匆忙朝后飘退,口中惊恐道:“前辈恕罪!”

可无论他如何躲闪防备,那一掌依然结结实实地印在了他的胸口处,伴随着一声响动,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