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四十五章 四象皆杀

第两千三百四十五章 四象皆杀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自杨开祭出奴虫镯,释放出噬魂虫,前后不过三十息的功夫,几大宗门前来寻衅滋事的武者便死了七成之多,甚至有好几位道源三层境武者也没能逃过此劫。

噬魂虫如此强大的战斗力是杨开始料未及的,可以想象,再多一些时间的话,只怕连邱泽这样的帝尊境都要被噬魂虫给干掉。

阮鸿博等人已经吓破了胆,这一趟跟着邱泽过来,本是想为死去的柯天等人报仇雪恨,却不想仇没报掉,己方反而遭遇了重大损失。

这已经伤及了天极殿的根基了,他带来的人可都是天极殿的精锐。

其他宗门也都是如此,每家都损失巨大。

到了这时,他已经后悔来千叶宗了,若是不来千叶宗的话怎会发生这种事?他完全可以搂着自己那两个漂亮的女弟子风花雪月,对酒当歌。

眼看一个个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武者倒毙在自己身边,而邱泽却没法力挽狂澜,阮鸿博再也坚持不住了,如今这局面再留下来的话只有死路一条,他竭力催动源力,震开围聚在自己四周的噬魂虫,嘶吼道:“走!”

话音落下,他已率先朝山谷外冲去。

其他人哪还敢怠慢,纷纷施展身法飞从而出。

“现在想走?晚了,全给我留下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阵基平台处,一直紧闭美眸岿然不动的流炎忽然睁开了双眼,那一双清澈如宝石般的眸子里满是森冷的杀机。

自战斗开始,流炎一直盘膝坐在这里动也不动,没人知道她在干什么,就算是杨开也不知道,此刻见她忽然有了动作,自然是好奇地朝她望去。

只见流炎两只小手忽然一掐诀,口中脆生生地娇喝道:“青龙!”

印记结下,她直接轰向附近一座山峰,那山峰形状古怪至极,看起来就好似是一条真龙匍匐在那里。

而随着印记拍入,那山峰竟然忽然嗡鸣一声,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息忽然自山峰内部弥漫而出,与此同时,沉寂了几万年的山峰就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似的,山上草木晃动,碎石崩裂。

在那龙行山峰的龙首处,两只巨大的眼睛忽然睁开,蕴藏无上龙威。

轰隆隆……

山峰一下子冲天而起,伴随着碎石不断掉落,一条青光熠熠,长达百丈的庞然大物忽然横亘在天空之上,这庞然大物摇头摆尾,气息恢弘,让所有人都呆滞在原地。

龙威压下,每个人都生出一种渺小的感觉,觉得自己在这青龙面前仿佛就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真龙?”花青丝美眸紧缩,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一幕,根本不敢相信在这千叶宗的一条山峰之下,竟然隐藏了这样一只真龙。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不对了,这真龙没有丝毫生命气息,虽说那浓郁的龙威无比鲜明,但它绝对不是活物。

“天傀!”叶恨整个人都傻掉了,两只眼珠子瞪大,怔怔地望着那横亘在天上的青龙,霎时间老泪纵横,张开手朝虚空握去,似乎是想将那青龙握在手上,他哽咽不断,失声道:“这是天傀啊!”

“爹爹你是说……这是我千叶宗的天级傀儡?”叶菁晗一下子就明白叶恨所言何意了,芳心震撼无比。

千叶宗诸多功法和秘术失传了几万年,傀儡之道一落千丈,莫说天级傀儡了,就是那些广场上的地级傀儡,千叶宗也无人能够驱使。

至于天傀,连叶菁晗都不知道被隐藏在什么地方,这一点叶恨从来没跟她提起过。

原来天傀一直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叶菁晗举目四望,瞧着或远或近那些形态古怪,大小不一的山峰……

原来,这些山峰全都是天傀隐匿之地。几万年的风吹日晒,几万年的尘埃覆盖,它们全都被掩藏在这一座座山峰之下,静静沉睡。

今时今日,时隔几万年,终有一具天傀被唤醒,飞身云霄,展露恢弘身姿。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而且唤醒驱使这天级傀儡的还不是千叶宗的人,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七八岁的小丫头。

叶恨看了看那天上的青龙,又看了看流炎,一双老眼中满是火热之色。他不知道这小丫头为什么能够驱动天傀,但他知道对方是跟杨开在一起的。

换句话说,杨开应该找到了千叶宗那些失传的功法和秘术!

千叶宗真的有救了!

杨开眉头一扬,只是略一思索,就隐约明白流炎为何能够驱使天级傀儡了。这大概跟她现在是灵傀之躯有关系,或许她的灵傀之躯中本就有驱使天傀的妙法。

怪不得她让自己拖延一阵,说剩下的就交给她了,原来是这个样子。

连天级傀儡流炎都可以驱动起来,确实足以横扫此地,尽管这天级傀儡沉睡了无数年,但杨开依然能够感觉到它绝对有帝尊境的实力,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帝尊境!

那青龙天傀中散发出来的强横气息,比起千叶宗秘境内的尸傀毫不逊色。

千叶宗中,那些躲起来或者受伤的弟子们陡然发出呐喊和呼唤之声,层层跌跌,传遍四野,尽管没人告诉他们,可他们依然能够察觉到这是宗门的天级傀儡!

弟子以宗门为傲,宗门以弟子为荣!天傀时隔几万年重新现世,这是千叶宗大兴之兆,每个千叶宗的弟子都心绪澎湃,激动的难以自持。

而另一边,正仓皇朝外逃窜的石苍英却是傻眼了,内心深处一阵悔恨涌上来,差点没让他吐出一口鲜血。

他是千叶宗望新一派的领袖,一直都觉得宗门不应该这般墨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