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三十九章 时间不多

第两千三百三十九章 时间不多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bx

“从今以后,你便可以随意进出了。”邱泽淡淡说道。

石苍英闻言大喜,知道邱泽这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千叶宗宗主来对待,当然,这是在他俯首称臣的前提下,若敢有什么异心的话,石苍英肯定自己会死的很惨。

邱泽晋升帝尊境,这对任何一个宗门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可对石苍英来说,先保住性命才是要紧的事情。

天极殿等几个宗门的强者,也都站在邱泽身后,见他颐指气使指点江山,心中一阵羡慕嫉妒恨,这就是帝尊境的权威,站在这里,便可以让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这些强者都暗暗愤恨,怎么晋升帝尊境的就不是自己呢,偏偏是邱泽这老家伙。

就在这时,一个老者忽然急急行来,在邱泽身后抱拳道:“宫主,叶恨不愿透露进入山谷之法。”

邱泽还没说话,天极殿的阮鸿博便已唾骂起来:“叶恨老儿也太不识抬举了,邱宫主大仁大义没要他性命,已是格外开恩,他竟如此冥顽不灵。”

白云楼的穆关也道:“是及,叶恨敬酒不吃吃罚酒,邱宫主也需与他客气了,我等一起出手,就不信破不开这山谷的阵法。”

说话间,他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

邱泽淡淡道:“你们可知千叶宗传承了足有几万年?便是如今南域的几个顶尖宗门中的一些,论传承年月也不一定有千叶宗悠远,这山谷中的阵法,乃几万年前大能之士亲自布下。便是本座也毫把握将之攻破,就凭你们几个也想做到?”

他一脸讥讽嘲弄之色,可穆关等人却不敢有丝毫反驳,只能讪笑不断。

“石宗主如何看?”邱泽转头望着石苍英问道。

石苍英沉吟了一下,沉声道:“叶恨是块硬骨头。石某与他共事这么多年,对他的脾气和性格也算了解,莫说对他施以酷刑,便是真的杀了他,他也绝不可能透露破阵之法的!”

“哦?石宗主对叶恨的评价竟如此之高?”邱泽有些意外地望着石苍英。

石苍英正色道:“只是个老顽固罢了,若非如此。我千叶宗也不会一直没落至斯……”

“行了,本座对你们千叶宗的事没兴趣,你只说如何能够破阵便可。”邱泽不耐地打断他的话。

石苍英道:“既然从叶恨身上从下手,不妨试试从旁人身上找突破点……”言至此处,他诡谲一笑。道:“叶恨父女二人这么多年来相依为命,彼此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好。”

邱泽闻言,转头瞧了他一眼,双眸中神光深邃。

石苍英心中一突,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被他盯的出了一身冷汗,正惴惴不安的时候,邱泽却忽然一笑。道:“石宗主,那叶菁晗似乎也是你从小看到大的吧,你就没点恻隐之心?”

石苍英神情一肃。道:“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敢挡在邱宫主一统大业的道路上,自然是该付出点代价,正因为石某是她的长辈,所以才想她早点成长起来,这对她的心性也是一番考验。”

“这么说。你是为她好咯?”邱泽嘴角上扬,笑容讥诮。

石苍英正色道:“石某一片苦心。希望她能够理解。”

阮鸿博等人在一旁听着,个个都出了一身冷汗。都频频朝石苍英侧目,似乎直到这一刻才知道石苍英的真面目,同时为叶恨在自己身边养了这么一个怪物而感到悲哀,不过转念一想,如今自己等人与千叶宗是敌非友,根本没立场也没必要去同情他。

“很好,此事交由你处理,希望石宗主不会让本座失望!”邱泽淡淡一笑。

“石某必当尽力!”石苍英一抱拳,沉声道,旋即,他冲后方一挥手,吆喝道:“把人带上来!”

眨眼间,叶恨和几个一直追随在他身边的宗门高层便被带到山谷外,几人一来到此地,自然是对石苍英一阵唾弃辱骂,双眸赤红,恨不得将石苍英给咬死,石苍英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仿若没有听到一样,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从山谷内吆喝道:“叶贤侄,你睁开眼睛仔细看看,我身边这些人都是谁。”

他声音洪亮,传遍四野,显然已经传到了山谷深处。

话音落下不久,山谷中的景色忽然一阵变幻,眨眼之间,那维持了几万年的幻阵便被解除,真正的山谷景色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举目望去,叶菁晗,赤月等人的身影清晰可辨,距离石苍英等人只有几百丈而已,而在这几人身边,竟还有一座阵基平台。

“嗯?”邱泽眼睛一眯起,死死地盯着那个平台,下一刻他便低呼道:“空间法阵?”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能看出那阵基平台是一个空间法阵,而且古老苍凉,年月已久,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这山谷内竟然有这东西。

这法阵是连接到什么地方去的?

邱泽不禁狐疑地朝石苍英望去。

石苍英也是一脸茫然之色,虽然他一直都知道这山谷是千叶宗的禁地,古往今来只有宗主可以踏足,但他却不知道这禁地内到底都有什么。

他一直以为这禁地是千叶宗历代宗主的埋骨之地,所以才不允许旁人进入,可现在看来,却是自己想错了。

这禁地似乎连接这另外一个地方。

察觉到邱泽的目光,石苍英讪讪一笑,道:“石某也是头一次看到这个,不知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玄机。”

邱泽冷哼一声,显然极为不满,不过还是满不在乎地道:“那空间法阵应该是损坏了,否则这几人早已逃离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