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一十八章 再见鬼祖

第两千三百一十八章 再见鬼祖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老四你糊涂!”第二个老者闻言眉头一皱,呵斥一声。

最后一个面色凶狠的中年男子却是大笑一声,道:“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让我们将这里搅个天翻地覆好了!”

说话间,他便真的要动手了。

赤月见他们还没看明白眼前局势,顿时一脸无语道:“且慢,你们看看这是谁。”

三人都是一怔,这才顺着她示意的方向朝那边望去。

一目之下,三人皆是神情一震,瞪大了眼珠子,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似是白日见鬼一样。

“几位前辈,好久不见!”杨开笑眯眯的拱手道。

“宗主?”鬼祖惊呼一声,绕是他见惯了大风大浪,此刻也忍不住激动的身躯微颤起来。

“杨宗主?”

“杨小子?”

古苍云和艾欧会长也纷纷失声,整个人宛若置身梦境。

赤月笑道:“今日之事多亏了他,三位哥哥也因此才能脱困。”

听她这么一说,三人皆是神色一正,连忙放出神念去查探杨开的修为,待看清他竟已是道源两层境之后,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记得很清楚,当日从星域出发之时,杨开的修为不过+虚王两层境,却不想不过两三年不见,他竟已经领跑在自己等人前方了。

如此成长的速度,简直令人汗颜。

有这等修为也就罢了,可听赤月话中的意思,今日这一切似乎都是因杨开而起,因杨开而终。

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血腥气,那墙壁上有鲜血和碎肉写成的“死”字,触目惊心。天鹤城城主骆津更是被他用一柄宽大的长剑捅进胸口处,动也不敢乱动,四周宾客的眼中满是震惊和畏惧之色。

三人都是老江湖,只是扫了一眼四周的情况,便对之前发生的事了解的七七八八,心头愈发震惊了。

一个道源两层境。如何在别人的地盘上完成如此壮举?鬼祖等人简直无法想象。

“三位前辈身体可否安康?”杨开问道。

鬼祖道:“劳宗主挂念,我等一切还好。”

杨开也察觉他们并无大碍,骆津确实没有怎么虐待他们,大概只是擒住之后封印了修为,关押在地牢之中,这会儿早已解开了禁制,让他们重新恢复过来。

毕竟三人只是道源一层境,以骆津手上掌握的城主府的力量,还没怎么放在眼中。无需太过防范。

“详细的之后再说,我们先离开这里。”赤月提议道。

鬼祖眉头一扬,邪恶一笑,望着骆津道:“道源三层境的神魂,本座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他说话间,便祭出了自己的万魂幡,霎时间城主府内一阵阴风阵阵,鬼哭狼嚎。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息弥漫而出,化为一道道模糊的人影。游走四方。

众多宾客皆是面色大变,察觉到这秘宝之中传出的邪恶气息,一阵心惊胆战,不知这老家伙到底修炼的是什么邪功,竟连秘宝都如此邪恶。

“不要过来啊!”骆冰虽然吓得花容失色,脸颊苍白。却依然守在骆津面前大喊大叫。

骆津也慌了神,望着杨开道:“杨少……我可真的没有伤害过他们,而且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他们放出来了,你可不能言而无信啊。”

杨开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伸手制止了鬼祖的动作。

鬼祖虽不知道杨开要做什么。但也没有再继续,只是阴笑不断,让人毛骨悚然。

柴虎喉结滚动了一下,道:“小兄弟,骆姑娘她之前帮过我不少,也是她带着我混进来的,你别伤了她。”

鬼祖等人闻言,都不禁一脸古怪地朝柴虎望去。

柴虎道:“做人要恩怨分明嘛。”

赤月抿嘴一笑:“四哥所言及是。”

杨开沉吟了片刻,手上微微一用力,便将百万剑拔了出来,带起一片鲜血。

骆津不惊反喜,连忙道:“多谢杨少!”

他话音才落,杨开却又忽然朝他轰出一掌,直接打在他的胸膛处,骆津一时不查,根本没反应过来便被一股巨力击飞,身在半空之中吐出一蓬血雾,重重落在地上,气息萎靡。

“爹爹!”骆冰尖叫一声,连滚带爬朝骆津跑去。

那边,骆津却是艰辛地坐了起来,目光骇然地朝杨开望去。

被杨开这一招击中,他才深刻地了解到这青年有多么强大的实力,那体内的源力之雄浑精纯竟连自己都有所不如。

这还是一个道源两层境?

若他晋升到道源三层境,又该是什么情景。到那时候只怕是帝尊之下无敌手。这个想法冒出来,骆津背后不禁出了一片冷汗,暗暗惊惧自己怎么招惹了这么一个怪物。

“你该庆幸自己生了一个好女儿!”杨开冷哼一声,冲鬼祖等人吆喝道:“我们走!”

说话间,便大步朝外走去,无人敢有所阻拦,纷纷让出道路,仿佛避瘟神一样,离杨开远远的。

鬼祖等人齐齐跟上,那边叶菁晗也是低呼一声:“我们也走!”

说话间,与杜宪等人急忙跟了过去。

城主府内一片静谧,即便杨开等人已经离开了,却依然没人敢大声说一句话,都是目光复杂地朝骆津望去,有幸灾乐祸者,有心生同情者,也有人眉头紧皱,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无论如何,今日之后骆津的威望必定大跌。在自己纳妾典礼之上,不但准备纳娶的妾室被抢跑了,还爆出了那样的丑闻,己身更是被人重创,节气全无。

如此城主,何人能服?

不少人都暗暗感觉到,这天鹤城只怕是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