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零八章 我若非要看

第两千三百零八章 我若非要看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bx

“我说我不是千叶宗的,你信么?”杨开一脸笑眯眯地望着骆津。

一旁的叶菁晗和杜宪都是面色艰辛,不断擦拭额头上的冷汗,一副紧张不安的神态。

骆津将这一幕瞧在眼中,眉头微皱,沉声道:“那阁下如何称呼?”

虽说杨开只是个道源两层境,比他的修为要低一个小层次,但杨开年纪看起来并不大,如此年纪,这般修为,也由不得他太过轻视,以防万一,骆津觉得还是先打探一下对方的来历比较好。

“杨开!”杨开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去瞧骆津,而是一直盯着娘子的反应,朗声道:“凌霄宗……杨开!”

“凌霄宗?这是哪个宗门?”

“咱们南域有这样一个宗门?我怎么从未听说?”

“或许是其他几域的宗门,天下之大,宗门之多,没听过也不稀奇。”

四周宾客窃窃私语起来,就连叶菁晗等人也都皱起眉头思索起来,却没一个人听说过凌霄宗,不好奇万分。

而那娘子在听到杨开如此介绍之后,竟是娇躯猛地一颤,似是心神受到了某种冲击一样。

见此情景,杨开眼前一亮,愈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了。

先前娘子冲柴虎出手的瞬间,杨开就感觉她的力量波动有些熟悉,仿佛是自己认识的一人,而现在他心中的猜测又笃定一分。

骆津显然也是没听说过凌霄宗这样一个宗门的,闻言皱眉道:“这位杨小兄弟不知对本座的大典有何意见?说来让本座听听如何?”

杨开咧嘴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意见,只是在下对娘子的容貌比较好奇……城主大人若是不弃,能否让娘子掀开这盖头,让我等一睹那绝世容颜?”

一言出。众人都表情古怪地望着杨开,心想哪有娘子没进洞房就把盖头给掀了的,每个女子在成亲当日,唯有在拜堂进入洞房之后,才会由郎掀起盖头,这是习俗。这是礼仪,坏了这习俗礼仪的,必会为家门招致不幸。

若成亲当日娘子可以大方示人,还要这红盖头做什么?

尽管每个人心里都知道这种事,但说实话,他们对娘子的模样也是感到好奇比,都想要一睹芳容,只是没人有胆量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此刻听杨开这么一说。也都暗自期待不已。

骆津双眸充满了威严,直直地望着杨开,沉默了好半晌才哈哈一笑,道:“这位杨小兄弟可真是风趣,定是瞧适才气氛太过紧张才与老夫开这个玩笑,小兄弟的心意,老夫心领了!”

说话间,他微微抱拳。拱手示意,但那眼中却是满满的威胁之意。大有你再纠缠不休便要你好看的架势。

他话音才落,杨开便笑道:“城主大人误会了,在下并非是开玩笑,而是真的想瞧一瞧这娘子长的什么模样!”

骆津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不见,面沉如水。

杨开却仿佛没看到,兀自道:“世人都知城主大人艳福不浅。家中十四房美妾,燕瘦环肥,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却从不知那些位城主夫人到底是什么样子,每每外出也都是黑纱罩面。护卫开道,让人法一窥其真面目,但我想诸位肯定都知道,那些位城主夫人必定皆是天香国色,只有这等容颜,才能配得上城主大人的威仪嘛。”

骆津听着,哈哈一笑,道:“小兄弟过奖了!”

他暗暗想,这小子原来不是在找麻烦,而是来拍马屁的啊,若是如此的话,那倒也不是不可配合他一下。

“眼下这已是第十五位城主夫人了,城主大人总不能再藏着掖着,吊人胃口吧。”杨开冲骆津一阵挤眉弄眼,“不妨就趁这四方宾客齐聚之时,让大家一饱眼福如何?也让我等了了一个心愿嘛,若是如此的话,我等也必能沾沾城主大人的福气,说不准也能如大人这般艳福不断,享齐人之福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那些宾客虽然没有插嘴说话,只是静静聆听,但却有不少人都露出期待之色,似是很想见见娘子长什么样。

骆津一笑,道:“小兄弟,骆某与诸位夫人皆是两情相悦,天作之合,你若是想要艳福的话,本座严重推荐你去一趟本城的千金买醉楼,在那里你必定能够得偿所愿的,那里可是有很多美娇娘的!”

此言一出,四周宾客都发出大笑之声,为骆津的风趣折服。

但却有人听出了骆津的话外之音,那话的意思莫非是说本座的夫人又不是买醉楼里的姑娘,岂是你们这些闲杂人等想看便看的,再敢啰啰嗦嗦,那就是在羞辱本座,别怪本座发火了。

“好了,吉时过了,大典继续吧!”骆津一挥手,准备结束这场让他不耐的闹剧。

杨开猛地往前踏出一步,沉声道:“我若非要看一看娘子呢?”

骆津回头,冷冷地望着杨开,淡淡道:“小兄弟,回去坐好吧!”

“杨少……你做什么啊。”叶菁晗都疯了,她完不知道杨开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一次又一次地挑衅骆津,她清楚地看到了骆津的不耐和怒意,深知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那事情就没法收场了。

“杨少,回来吧。”杜宪也开口劝道。

杨开扭头望着他们,淡淡道:“这是我的私事,你们若是怕被连累,现在离开便是,但不要对我指手画脚。”

杜宪眉头一皱,表情颇为不悦。

叶菁晗却是神色一慌,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只是……”

杨开也没等她说话,便直接从座位上离开了,一步步地朝那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