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三百零七章 纯属私事

第两千三百零七章 纯属私事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千叶宗几人乍听杨开这么说,都狐疑地朝他望去,一脸茫然。

杨开咧嘴一笑,低声道:“城主大人一副成竹于胸的模样,岂会没点准备?”

杜宪面色微变,似是想到了什么,同样低声回道:“杨少的意思是说,他准备……”

杨开摇了摇头,示意他静观其变。

那边,凤冠霞帔,头顶着红盖头的新娘子一步步来到柴虎面前站定,柴虎望着她,那独目之中可见欣喜之色,开口道:“五妹且站到一旁替我掠阵,我再让这老匹夫将大哥他们放出来,然后我们就远走高飞,再也不回这天鹤成!”

那新娘子一言不发,乖乖地走到柴虎身边站定。

“阁下今日在我城主府大闹一场,坏本座颜面,你觉得……能走的掉?”骆津面露讥讽之色,冷哼一声。

“事在人为!”柴虎以冷笑回应。

骆津大有深意地一笑,道:“本座觉得……你还是留下的好!”

柴虎面色一变,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背后一股凉意袭来,下一刻,一只手掌摁在了自己后背上,澎湃的力量涌入体内,让他浑身巨震之下,直接飞了出去。

身在半空之中,他满眼不可置信地扭头回望,待看到那出手之人到底谁之后,满眼的悲恸和绝望。

碰……

柴虎落地,砸烂桌椅,却很快爬起,不过在那一掌之下,他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势。所以站起身的一瞬间便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来。

刷刷刷……

城主府的强者们一下子窜了过来,几只手掌同时摁在他身上,掌心处力量涌动,却是蓄而不发。

今日毕竟是城主大人的纳妾大典,实在不宜见血光。若非如此,柴虎此刻只怕已是死人。

被制之后,柴虎踉踉跄跄,似乎有些站立不稳,一脸伤痛绝伦地望着那新娘子,口中溢着鲜血。悲呼道:“五妹……这是为何……”

之前那出手偷袭他,直接将他重创之人,赫然便是他此行所要解救的新娘子,直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但柴虎怔住。就连四周宾客都张大了嘴巴,看的目瞪口呆,唯有骆津,似是早有预料,面含微笑。

杨开霍然起身,目光灼灼地朝那新娘子望去,神色变幻不已。

“妖气?”叶箐晗眉头一皱,手捂住红唇。低呼道:“这新娘子,竟是妖族之人?”

刚才新娘子动手的那一瞬间,虽然短暂无比。但她所施展出来的力量却与源力大不相同,带着一股纯正的妖元气息。

虽说也有人族武者修炼了妖族功法或者秘术,让自身力量接近妖元之气,但绝对不会这么纯正。由此看来,这个新娘子竟然不是人族,而是妖族的一员。

星界之中并非没有妖族。只是妖族鲜少会来人族区域活动,即便有也是极少的。而且会极力掩藏自己的行踪,毕竟种族不同。难免会有人在见到妖族之后起什么异心。

如叶箐晗一样察觉到这一点的人不在少数,一时间都好奇地朝新娘子望去。

而从新娘子刚才动手时弥漫出来的力量波动来看,她赫然还是一位道源一层境的武者。

“杨少,你怎么了?”杜宪瞧见杨开神色不对,连忙问了一句。

杨开却没有理会的意思,只是死死地盯着那新娘子,身躯微微颤抖,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带下去好好看着,待大典之后,本座再与他仔细聊聊!”那边,骆津一挥手命令道。

那几个城主府的护卫颔首,齐齐出手封印住了柴虎的修为,便要将他押下。

“不要!”没想到就在这时一声娇呼传来,然后众人就见到脱离虎口的骆冰竟直直地朝柴虎冲了过去,冲那几个护卫一阵拳打脚踢,将他们使劲拨开,然后张开臂膀挡在柴虎面前,不断地摇头道:“不要过来!”

她一副要保护柴虎的架势,让宾客们又是一阵瞠目结舌,完全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毕竟柴虎之前拿她做人质众人可是看在眼中的,如今她一朝脱困不是应该赶紧远离柴虎么?怎地又自投罗网了?

“冰儿你在胡闹些什么!”骆津大怒,他今日可被自己这女儿给气的不轻,三番两次地顶撞忤逆自己,而且竟还要保护这个破坏自己大典之人的安全,他怎能不怒。

“爹爹,柴大哥他昨日救了我一命,是女儿的救命恩人,你不要为难他。”骆冰带着哭腔央求道。

骆津眼帘一眯,道:“救命恩人?”

骆冰道:“是的,昨日女儿遭遇危险,是柴大哥救了我……”

“昨日?”骆津眉头一皱,冷声道:“昨日你不是与邱公子一道出去的么?怎地这人又救了你?”

骆冰摇头道:“事情原委女儿会细细与爹爹说明的,你现在不要为难他,让他走吧。”

那边邱雨一听,顿时脸都白了,一个闪身窜到了骆冰面前,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道:“冰妹妹,不要胡闹了,城主大人不是说了不伤他么,你乖乖听话。”

骆冰摇着头,道:“那现在就放他走!”

骆津眼中闪过一丝不耐,冲邱雨道:“邱公子,小女不懂事,带她下去休息。”

邱雨颔首:“尊大人之命!”

说话间,伸手在骆冰身上一拍,骆冰立刻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虽然神智清醒,却已无力行动,邱雨将她拦腰抱起,便要朝后堂行去。

那柴虎在被那新娘子打伤之后,便仿佛失了魂魄一样,对眼前的一切都不为所动,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