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九十七章 酒楼风波

第两千两百九十七章 酒楼风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不但如此,他还忽然觉得浑身一轻,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神清气爽,精神奕奕起来,体内源力流动的愈发迅猛。

察觉到这一点,杨开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自己心境上有了一些突破的缘故。

他顿时喜形于色。

看样子选择出来逛逛还真是个明智的决定。

若是先前一直在天傀楼内打坐修炼的话,说不定会钻什么牛角尖,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机缘。

等不多时,店小二便送来了上好佳肴和美酒,这店小二虽有吹嘘的嫌疑,但这酒楼里的酒菜也确实不错,所有食材都不是凡物,蕴藏了极大的能量,若真的常年服用,理论上是可以增进修为的。

不过这种增进很微小,不如刻苦修炼来的扎实精纯。

所以说,武者一般不会选择这种方式来提升修为,且不说每日在这里消费需要耗费大量的源晶,所得到的成长也极为有限,还不如老老实实打坐修炼去。

但杨开也没有要与店小二仔细较真的意思,称赞了他几句,打赏了一些源晶便让他退下了,独自坐在那里自饮自酌着。

这酒楼三楼处也都坐满了客人,或三五成群,或两两成双,如杨开这样独自一人的并没有几桌。

这些人喝的兴起,自然也都在高谈阔论,说着各地人情风土,奇闻异事。

杨开听在耳中,倒也觉得有些意思。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是男人本色的缘故,这话题说着说着,便说到了城主骆津准备新纳的妾室身上。

“说起咱们这城主大人,嘿嘿,别看他年纪一大把,可是享尽人间之福了!”

“那是,城主大人已有十四房妾室,算上明日那位,可就是有十五之数了,也不知道城主大人这精力能不能跟的上啊,哈哈哈哈!”

“美人独守空闺可是及其残忍的事,骆大人若不能均散雨露,这城主府后宫只怕是要闹翻天啊。”

“怎么?听这么兄弟话里的意思,是有什么想法?”

“嘿嘿,岂敢岂敢,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某听你的口气极为可惜,还以为你想替城主大人他老人家……嘿嘿嘿……”

“若有这机会的话,倒也未尝不可一试,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你们两个喝多了吧?说话嘴上没个把门的,小心隔墙有耳,祸从口出!”有人忽然冷哼一声,暗暗提醒。

这正在高谈阔论的两人闻言脸色一变,都讪讪道:“确实喝多了点,先前我有说过什么?”

“没有吧,我也没说什么。来来来,喝酒喝酒!”

一时间,话题忽然被转开。

不过没一会儿,又有人道:“话说回来了,城主大人那十四位夫人,似乎个个都是国色天香,倾城倾国啊,做人做到骆大人这份上,真是此生无憾。”

“谁让人家是城主大人呢?不过听阁下这话的意思,似乎是曾见过那些城主夫人?”

“不错,城主大人将那些夫人都雪藏在城主府中,即便外出也是黑纱照面,隔绝容颜,护卫开道,朋友如何见到的?”

那人微微一笑,道:“嘿嘿,在下自然是没这个眼福了,只是在下有一侄女,在城主府中做奴婢,贴身服侍那些城主夫人,听她所言,那些城主夫人无不是颠倒众生之色,尤其是那位新来的城主夫人,似尤为出众,颇得城主大人的喜爱啊。”

“哦?连那位新城主夫人的资料都有?快来说说,她是什么样子?”

“正是正是,我等也都好奇呢。”

那人微微一笑,道:“说一说自然是没关系,只不过在下这一桌酒钱……”

“我给你包了,小二,再上几壶最好的酒来!”有人忽然大喝。

那人微笑抱拳,道:“朋友爽快,既如此,那在下就随便讲讲。”

说话之时,他一抹嘴巴,将那新来的城主夫人容貌描述一番,这人口才倒也极好,一通讲述之下,众人似能看到一个袅袅娉娉,婀娜多姿,媚态丛生,搔首弄姿的女子从虚空之中徐徐朝自己走来,一时间都流露出色授魂与的表情,更有几人险些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哼!”就在这时,忽有一人重重地冷哼一声,将手上的酒杯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

众人遐想被打断,都有些恼怒地朝那人望去。

杨开也正听的得劲,察觉到这一动静连忙朝声音来源之处望去,赫然见到一个批发壮汉独坐一桌,浑身酒气,一脸桀骜凶狠之色。

神念扫过,杨开发现这人竟只有虚王三层境的修为而已,而且似乎最近不久前才受过伤,体内气息不稳,右边一只眼也不知怎地被人刺瞎了,没有黑瞳,只有白仁,配合他那狰狞粗狂的相貌,让人瞧着不寒而栗。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刻这独眼壮汉一脸愤怒之色,那酒壶捏在手上都被捏碎了,香喷喷的美酒顺着手指往下滑落。

“我道是谁,原来是下山虎柴兄啊。”那先前说话的人轻笑一声,说完之后又拍了拍自己的嘴,道:“不对不对,应该是……独眼虎才对!哈哈哈哈!”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和嘲弄之意,其他人也都跟着大笑起来,似乎这个柴姓男子并不讨人喜欢。

“柴兄,我很好奇,你这眼睛到底是谁给戳瞎的?”那人笑完之后又问了一句。

柴虎闷哼一声,也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坐在那里,神情狰狞,翻着一只白眼瞪着那人道:“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否则我撕烂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