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九十六章 心悸

第两千两百九十六章 心悸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相聚不如偶遇,叶子,一道进城如何?本少月初新得了一壶上好的碳血黑茶,正愁找不到人品鉴品鉴,可否赏脸?”邱雨一转身,笑吟吟地望着叶箐晗,发出邀请。●⌒,.

叶箐晗冷冷道:“道不同,不为谋!”

话落,她冲杜宪等人招呼道:“师兄我们走!”

杜宪轻轻颔首,仿佛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冲邱雨微微一笑:“邱公子那黑茶,自己留着慢慢喝,可别呛着了!”

“呵呵,多谢杜兄关心!”邱雨不恼,笑着回道。

不大片刻,千叶宗等人便齐齐入城,邱雨似乎也觉得有些没意思,带着那两个老者走进城内,消失在人海之中。

“那邱雨是什么来头?看起来很了不起的样子啊。”进了城内,杨开好奇地问道。

叶箐晗叹息一声,回道:“他是天照宫的少宫主,天照宫向来与我千叶宗不对付,一直想排挤我们,但却没有机会。但是听闻天照宫宫主邱泽正在闭关冲击帝尊境,若是他真能成功的话……”

说到此处,叶菁晗面露忧色。

杜宪道:“天鹤城如今与天照宫也是狼狈为奸,若是邱泽真的晋升到帝尊境,那我千叶宗日后前景堪忧。”

听到这里,杨开豁然开朗,意识到天鹤城新找的靠山大概就是那天照宫了。

巫马道:“帝尊境哪是那么容易突破的,说不定邱泽那老匹夫在突破关口走火入魔而亡。”

众人都听的出来,这是他的诅咒,但是邱泽既然敢冲击帝尊境,那必然是有一定把握的,万一真的突破成功的话。千叶宗真的就麻烦了。

“此事师尊自有考虑,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杜宪见师兄弟们情绪不高,连忙安抚了一下。

天鹤城,一栋名为“天傀楼”的店铺前,千叶宗几人停下了步伐。

叶箐晗冲杨开解释道:“这里是我千叶宗在天鹤城最大的产业,杨少若是不嫌弃的话可在此地小住两日。待明日纳妾典礼过后,妾身便陪同杨少返回宗门。”

“可以!”杨开望着那建造恢弘,装饰豪华的天傀楼,微微颔首。

能看的出来,这天傀楼以前必定是生意火爆,因为在这样一个黄金地段建造了这样一个商铺,生意必定差不到哪去,极有可能是门庭若市,来往商客如过江之鲫。

只可惜时过境迁。如今这天傀楼竟是门可罗雀,里面空空荡荡,只有摆放在货架上一些货物,落满了尘埃,一个小二打扮模样的小厮正在柜台后方小睡,也不知道梦到啥好事了,不断地发出呵呵的傻笑声,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这生意……很寒酸啊。”杨开一脸唏嘘。

叶箐晗苦笑道:“若是哪家店铺前每天都有一些凶神恶煞的家伙堵着。打着城主府的招牌给过往客人施压,只怕也没人会来买东西。”

听她这么一说。杨开这才发现就在天傀楼前方不远处,有几个一脸狰狞的壮汉,正冷笑不迭地注视着天傀楼的门口,似乎准备随时行动的样子,不过一见到叶箐晗等人衣服上那属于千叶宗的标示,却又脸色微变。转开了目光。

杨开轻笑一声:“你们宗门在这天鹤城混的也太不如人意了吧。”

叶箐晗面色一黯:“形势不如人……杨少先里面请吧。”

杨开微微颔首,在叶箐晗的带领下走进店铺内。

杜宪和巫马等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一脑袋雾水,这一路行来。他们也看出来了,叶箐晗似乎极为重视杨开,简直将他当成了座上之宾,处处恭敬有礼,但无论他们怎么看,杨开也不过是个道源两层境级别的武者而已,实在想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能力让叶箐晗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

但此刻显然不是多问的时候,几人进了店铺,巫马一个箭步上前,窜到那柜台前敲了几下,将正在酣睡的店小二唤醒。

小二哥应该也是千叶宗弟子,只不过修为不高,地位很低,一见叶箐晗等人,顿时吓得魂都没了,脸色发白,一个劲地低头认错。

叶箐晗不耐地挥手道:“叫你们掌柜的安排几间上房出来。”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唤掌柜的,大小姐你们且稍坐片刻。”小二哥如蒙大赦,屁滚尿流地往后堂跑去。

少顷,一个半大老者从后堂快步行出,来到叶箐晗等人面前行礼作揖,将几人带至后堂安置下来。

那纳妾典礼是明日举行,所以今日并没有什么事,叶箐晗将杨开妥善安置好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厢房,静静地等待片刻后,便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

她莲步轻移,打开房门,正见杜宪一脸笑容灿烂地站在门口处,顿时脸红起来,扭捏一阵将他迎进房内,情话绵绵。

……

厢房内,杨开打坐休息。

这一趟随叶箐晗来天鹤城不过是机缘巧合,所以他也就既来之则安之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今日他总是有一些心绪不宁,冥冥之中似有什么事要发生的样子,让他根本无法安心入定。

这情况还是会头一次发生,以前修炼的时候杨开根本没遇到这种事。

他不敢大意,一遍遍地用神念审视自身,唯恐自己修炼不当出现什么隐患或者滋生心魔之类的。

但无论检查多少次,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反倒是那种焦躁不安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他皱眉思索,发现这种感觉似乎是从自己一进天鹤城之后便出现了,似乎在这天鹤城内,有什么影响自己的东西存在。

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