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七十七章 两仪录

第两千两百七十七章 两仪录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而就在杨开现身的下一刻,伴随着咻咻之声,几道身影破空而来,突兀地出现在这灵湖上空。

几人临空而立,也没有刻意释放己身气息,但当他们现身之时,所有正在此地修炼的武者都悚然一惊,抬头朝他们瞩目过去。

待看清几人的面容之后,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青阳神殿高雪婷!”

“天武圣地陈文昊!”

“无华殿封明!”

“七曜商会曾元!”

“紫源商会娄叱!”

“竟连星神宫的萧大人也来了!”

这六人,对枫林城的无数武者来说可是熟面孔了,上次鸾凤现身之时,也正这六人驾临枫林城前来查探,最后还是他们主持开启了星神宫的五色宝塔,让枫林城武者得以在其中历练。本以为上次能够得见这诸位大人尊容已是天佑之幸,此生万万不可能再次目睹。

却不想时隔不过两年,这六人竟再次汇聚一堂,而且重新返回了枫林城。这对枫林城这样一个小城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平常时候,即便十几二十年,也不一定有一位帝尊境路过此地,可是如今,帝尊境竟是隔三差五地就来一趟。

一时间,灵湖四周左右鸦雀无声,针落可闻,众人都目光敬仰地朝上方望去。

那六人似乎也想到这点,紫源商会的娄叱嘿然一笑,道:“老夫一直觉得这枫林城有些不太寻常,早就想在此地设置分部,却一直没闲暇功夫处理,如今看来,设置分部是不可避免之事了。”

虽说在枫林城中也有紫源商会的产业。康斯然曾经掌管的灵丹坊便是紫源商会拥有,可分部和产业是两码事。

分部是一个商会的象征,必定有强者坐镇,统筹全局,而产业的话,可大可小。灵丹坊便是一个极小的店铺,小的若不是枫林城几次三番出现大事,娄叱甚至都不会听闻的程度。

但娄叱却对每一个分部的情况,都了如指掌。

若紫源商会真在此地设置一个分部的话,那必定能在极大程度上带动枫林城的经济发展,假以时日,枫林城也不会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池。

“马后炮!”曾元嗤笑一声,七曜商会和紫源商会并为南域两大商会,彼此之间本就竞争激烈。曾元与娄叱同为商会副会长,自然彼此互相看不顺眼,此刻听娄叱如此说顿时揶了他一句,“你这死胖子若真如此有先见之明,为何现在才说。”

娄叱眯着眼睛瞧了曾元一眼,哼道:“本座的高瞻远瞩岂是你这凡人可以仰望。”

“使劲吹,吹牛不要钱!”曾元一脸不屑。

娄叱怒喝,转脸看向萧宇阳。抱拳道:“萧大人,娄叱请求与这马脸怪武斗。一决生死!”

曾元眉头跳动,额上青筋乱冒,咬牙道:“怎么说话呢?叫谁马脸怪呢?”

他把脸一拉,本就长长的脸颊愈发长了。

娄叱斜睨着他,哼道:“那你叫谁死胖子呢!”

曾元讥讽笑道:“胖还不许人说了?有本事你把你这一肚子肥肉割掉啊。”说话间,他还笑呵呵地伸手拍了拍娄叱的大肚腩。

娄叱往后退出几步。大喝道:“呔,你这马脸怪,说话归说话,莫要动手动脚。”他转头看向萧宇阳,道:“萧大人。你也看到了,这家伙欺人太甚,老夫今日便与他不死不休!”

“行了行了!”萧宇阳一脸暴汗,“两位都是生意人,和气生财的道理不懂么?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做什么?叫下面的小家伙们看了笑话很好玩?”

两人闻言,往下方一瞅,顿时见到无数双目光盯着他们,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似是无比惊诧帝尊境竟是这幅模样的样子。

“跟你们站在一起,真是丢人!”高雪婷一脸鄙夷地望着两人。

“恩,身份和威望都被拉低了。”陈文昊面无表情地接道。

封明在一旁嘿嘿笑着,眼中精光闪动,忽然,他神色一动,扭头朝某个方向望去,奇道:“咦,这不是那炼制了太妙丹的小子么?怎么也在这枫林城中。”

顺着他的目光,众人一下全朝杨开望去。

“果然是他!”萧宇阳微微一笑,“说起来……我一直觉得这小子有些面善,原来是之前在枫林城见过啊。”

“这小子是个人才,我紫源商会要了!”娄叱双眸冒光地朝杨开望去。

曾元哼道:“人家说不定早有宗门了,轮的到你去拉拢?”

娄叱冷笑一声:“娄某亲自出面,哪个宗门敢不给面子?马脸怪,老夫可跟你说好了,这次你要是敢跟我争抢,我非你拼命不可。”

曾元眉头一皱,沉默不语,似是在考虑其中得失。

高雪婷淡淡道:“娄副会长,你这样擅自做了决定,问过我的意见没?”

娄叱闻言,眼珠子瞪圆,望着高雪婷愕然道:“这关高长老什么事?”

高雪婷捋了下耳边秀发,平静道:“这小子早已是我的人了……”

“咕咚!”

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萧宇阳也是目露异色,不停地瞅着高雪婷。

“你……你的人?”娄叱彻底结巴了,只感觉这句话蕴藏的信息量好大好大……

曾元更是目瞪口呆,弱弱道:“温殿主他……没什么意见?”

“能有什么意见?”高雪婷茫然地望着曾元,不知道他问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她便想是想起了什么,面色一寒,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娇躯震动之下,帝宝烈阳镜一下悬浮在头顶,从那镜中。烈焰喷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