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六十章 得罪我的下场

第两千两百六十章 得罪我的下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嗯?”杨开眉头一扬。

秦朝阳道:“此剑在你手上,才能发挥出威力。杨老弟且先用着,若哪一日钰儿能够晋升帝尊,再将此剑交换给她,如何?”

他一副临终托孤的样子,搞的好像在安排自己的后事。

杨开目光微闪,心知他这是在未雨绸缪。

秦朝阳虽然年纪不小,但好歹也是个道源境的武者,不出意外,再活个百八十年完全没有问题。

可他的修为毕竟不是很高,在这星界之中武者之路步步荆棘,谁敢保证自己能得到善终,说不定哪一天突来无妄之灾,被卷进什么风波之中无端端地就丢了身家性命。

若真到那时候,就没人可以庇护秦家了。

秦朝阳欲将百万剑交予杨开保管,一则是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担心百万剑会给秦家带来什么麻烦,二则,大概也是想以此为枢纽,拉近杨开与秦家的关系。

百万剑只要在杨开手上,那他必定不会坐视秦家不管,他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好歹还有人可以照顾下秦钰。

杨开心思微动,很快猜到了秦朝阳的用心,沉吟一下后,也没有再推辞,道:“既然秦家主对杨某如此放心,那此剑我便先用上一段时间,必不会辱没秦家先祖威名!”

百万剑他用着还算顺手,几招配合此宝才能使用的剑道秘术他也参悟透彻,所以留在自己手上再用一段时间倒也不是不行。

“甚好,甚好!”秦朝阳大喜。

轰隆隆……

就在此时,大地之下忽然传来一阵闷雷般的声响。仿若千万匹龙马呼啸奔腾而过,震得天地一阵摇晃,与此同时,这天地间的灵气猛地一荡。

“怎么回事?”秦朝阳面色微变,惊声喝问。

杨开也是眼中精光爆闪。雄浑的神念瞬间辐射开来,查探四周,很快,他的目光便朝城外一个方向望去,低喝道:“源头似乎在那边,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苏醒了一样。”

“去瞧瞧!”秦朝阳闻言断喝道。

杨开也正有此意。两人对视一眼,便纷纷施展身法朝外驰去。

才刚飞出秦家,迎面便碰到一道靓丽的身影,静静地矗立在半空之中,赫然便是那千叶宗的叶箐晗。

这少妇似乎一直没有离开。一直守在秦家外面。

见到杨开的身影,叶箐晗美眸一亮,娇呼道:“杨大师,杨大师!”

“闪开闪开,别挡道!”杨开不耐地挥手,从她身边一飞而过,眨眼只剩下一个小黑点。

叶箐晗咬牙望着他的背影,一跺脚。也急忙追了上去。

“秦家主……”前头杨开飞奔之时,回头瞅了一眼叶箐晗,低声问道:“这女子有没有跟你说。找我何事?”

秦朝阳咧嘴一笑,道:“杨老弟如今声名鹊起,又生的玉树临风,修为不俗,乃不世英杰,吸引些许女子青睐也是很正常的嘛。”

杨开伸手撩了下头发。胸膛挺直了,头颅微微上扬……

转眼。他又正色道:“说正经的呢。”

秦朝阳摇头道:“她也没跟老夫细说,只说要与你一谈而已。我见此女倒也不错,虽然年纪比你大了那么一些,但身骨柔弱,眼角还有些许媚意,必是尤物一枚,杨老弟,你不仔细考虑考虑她的提议?”

杨开瞪大眼珠子,上下扫视秦朝阳,仿佛要重新审视他一样,良久才道:“秦家主,自重啊,你年纪也一大把了,说这些话不合适吧!”

“哈哈哈哈!”秦朝阳大笑一声,拍了拍杨开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年轻人,要好好把握住机会!”

“反正肯定没什么好事,不去搭理她!”杨开撇撇嘴。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身边已经多出了不少遁光,显然都是居住在枫林城中那些道源境的强者感觉到动静,前去查探情况的。

“啊!杨开,是你这畜生!”一个声音忽然从侧旁传来,显得愤怒异常。

杨开扭头望去,一眼便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正双目赤红地瞪着自己。

此人赫然便是原本的枫林城副城主,庄盘!

庄盘身边还有一人,乃是一个生得唇红齿白,相貌英俊的青年,修为不高,道源一层境的水准。

莫名其妙地,杨开忽然觉得这家伙有些眼熟,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人。

“杨开!”庄盘身边那青年闻言,双眸顷刻间爆射精光,目光灼灼地朝杨开望来,冲庄盘问道:“他便是那姓杨的小子?”

“回少宫主,正是这小畜生!”庄盘咬牙切齿地答道。

“畜生叫谁呢。”杨开一脸鄙夷地朝庄盘望去,讥讽一笑。

庄盘脸色铁青,却也没蠢到去主动钻杨开下的套,只是望着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无尽的仇恨和怨毒。

“秦家主,那青年是谁?”杨开悄声冲秦朝阳问道,他见这青年虽然英俊,但神情阴鸷,又跟庄盘这家伙混在一块儿,自知必不是什么好鸟。

“飞圣宫,少宫主宁远术!”

“少宫主?”杨开愕然,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估计是原本的飞圣宫少宫主死了之后,飞圣宫宫主重新立的,这宁远术跟宁远城既然是亲兄弟,那面相上自然有些相似,难怪自己瞧着眼熟。

两人说话的时候,宁远术也冲庄盘吩咐道:“既是此子,那便不用客气什么了,庄盘,给我拿下他,本少要好好问问他。”

庄盘闻言,一张脸顿时皱成苦瓜,可怜兮兮地望着宁远术,期期艾艾道:“少宫主,这这这……”

“什么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