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 秘宝不错,我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 秘宝不错,我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滴答,滴答……

清晰的鲜血滴落声传入众人耳中,空气中迅速弥漫起那独特的血腥味。

众人为之一呆,似乎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何事,待举目朝曲怀仁望去,入目所见却让他们神情骇然。

但见……曲怀仁身子僵直在原地,纹丝不动,依然保持着那个扑击的姿势,但他探出去的一只大手上,五指已经齐根而断,伤口处平整光华,鲜血潺潺而出。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曲怀仁的背后,半截剑尖透体而出,那鲜血就顺着剑尖不断地往下滴落着,溅射在大地上,将地面染红,慢慢地汇聚成一条殷红的溪流。

咕咚……

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每个人都在脑海中问着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刚才只见到曲怀仁气势汹汹地朝杨开扑去,而杨开则是一阵手忙脚乱毫无章法地挥动秘宝应付,本以为杨开必定要被曲怀仁打伤,夺走秘宝,却不想最后的结局竟是如此震撼人心。

瞧这样子,似是曲怀仁一个不小心,自己撞到人家的剑尖上去了。

而那伤口正中心窝口,此刻只怕连心脉都已被切断,断无存活的可能。

一部分武者目中精光闪烁,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原本的轻视和不屑霎时间收敛个干净,望向杨开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而另外一些人却依然神色茫然。

“你……”曲怀仁张口,冲杨开吐出一个字来,一句话根本没有说完的机会,口中便喋血无数,那鲜血就如喷泉一样,不受控制地从他口中涌将出来。

“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啊!”杨开大叫着,一巴掌拍在曲怀仁的胸口处,将他震飞开来。

半空之中,曲怀仁生机迅速消散,双目很快无神,待到落地之时,便已气绝身亡,死状凄惨无比。

邪月谷的副谷主,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枫林城这样一个小城池,曲怀仁来此之前怕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

“你居然杀了曲副谷主。”一个中年男子忽然神色冷厉地大喝起来,瞧他这模样,似是与曲怀仁认识或者相熟,眼看曲怀仁死在自己眼前,哪能善罢甘休,怒喝之时,便已手腕一抖,一蓬金光忽然在手心上乍现出来,他叫嚷道:“小子乖乖束手就擒,随我去邪月谷负荆请罪,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你必死无疑!”

话落之时,他手上那蓬金光一下子炸开,直接化为一张金色大网,当头朝杨开罩下。

在他想来,曲怀仁之所以会惨死在杨开手上,一则是自己太过大意,二则是杨开手上那秘宝锋锐无匹,所以才落得那般下场,否则的话,以杨开区区一层境的修为,如何能在那么短的功夫击杀掉道源三层境的曲怀仁?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曲怀仁这是栽在阴沟里了啊。

他忌惮百万剑的锋锐,所以压根就不打算贴身与杨开搏斗,只准备用自己的秘宝先束缚住杨开再说。

那金光大网也不知是用何物炼制而成,散发着道源级秘宝的能量波动,悠一展现出来,似就封锁了这一片天地,一股无形的力量跌宕开来,形成一片独特的封锁之力。

“玄金兜天网!”有识货之人低喝出声,瞬间就认出了这秘宝的名称,脸色不禁微变。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手上掐诀,心神外放,控制着自己的秘宝的威能。

杨开那边却是跌退好几步,可无论他如何逃窜,竟都逃不过这玄金兜天网的笼罩范围,一直被那股无形的封锁之力所覆盖,这不禁让他也诧异万分,暗暗觉得这天下能人异士辈出,竟连这等奇特的秘宝都能炼制出来。

“小子你逃不掉的,我这玄金兜天网自炼制成功以来就没有失手过,放弃抵抗吧!”中年男子冷笑着说道,同时手上法决一变,那覆盖了杨开头顶上空的金色大网悠然落下,直接将杨开罩在其中,紧接着猛地一收,化为一团金光,彻底封锁起来。

“哈哈哈哈!”中年男子眼见一击得手,不由大笑起来,可是笑着笑着,他的笑容便僵硬在了脸上,瞪大了眼珠子望着那边,失声惊呼:“怎么可能!”

只见那金光之中,被玄金兜天网束缚住的杨开,身形竟慢慢淡化,很快消失不见。

那赫然只是一道残影罢了。

“好险好险!”杨开的声音蓦然从一旁传来,中年男子定眼望去,正见他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小子你……”中年男子脸色微变,怎么也想不通,杨开到底是用何种手段逃出了他秘宝的封锁之力的,甚至连他都没有丝毫察觉。

“不错不错,这秘宝不错,我要了。”杨开说着话,伸手便朝那金光抓了过去。

“啊!”中年男子吓了一跳,眼看着杨开居然一把将那金光抓在手心上,顿时急了,体内源力一催,双手法决变幻不已。

被杨开握在手心上的金光,霎时间便嗡嗡不止,一股极强的抗拒之力传迭过来,震的杨开大手发麻。

这毕竟是人家煞费苦心炼制出来的秘宝,与中年男子心神相通,杨开这般强硬夺取,自然是没法顺利入手的。

察觉到这秘宝中的抗拒之力,杨开眼中厉色一闪,抬起头来,瞧着中年男子道:“看我!”

“什么?”中年男子正控制着自己的秘宝脱离杨开的掌控,闻言一怔,抬头望去。

下一刻,他便忽然打了个冷战,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弥漫心头。

一股精纯的神魂力量,忽然自前方冲击而来,那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