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五十四章 你们很吵

第两千两百五十四章 你们很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剑冲阳关,严寒九天!”那中年男子也是果断之人,见事情已无回旋之余地,当即便暴起发难,一柄雪白长剑悠然祭出,剑韵荡开之时,一股寒意从天而降,那寒意仿若能侵入灵魂深处,将神魂冻结。

八方门众人一见他动用此招,都脸色微变纷纷后退,显然这一招的威力有些非同小可。

而秦朝阳则是连忙护着秦钰,足下一点,便飘然后退十几丈,那些秦家护卫和下人们也在霎时间跑了个干净,免得被殃及池鱼。

剑意起,剑气现,中年男子手腕一抖,身子裹在剑光之中,直朝杨开激射而来,所过之处,那空气都被冻结成冰。

“哈哈哈哈!”杨开屹立原地,狞笑不止,蔑视地望着气势汹汹袭来的对手却没有丝毫躲闪之意。

见他如此托大,中年男子心中也是不禁咯噔一下,隐隐有种不太美妙的感觉萦绕心头,好似马上就要发生什么极为可怖的事一样。

“就凭你也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杨开狞笑转为冷笑,脚下一动,身形便忽然模糊,等到再出现之时候,已经逼到了中年男子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朝前方点去。

那指尖之上,一抹金光乍现,正是最精纯浓郁的源力。

铛……

一声轻响,中年男子脸色狂变,瞪大眼珠子凌立半空之中,骇然地望着自己倾尽全力的一击,被对方一根手指挡了下来。

让他感到绝望的是,对方那一根血肉之指,竟坚逾秘宝,毫发未损,反倒是从那指尖迸射出来的力量将自身长剑都压弯了。

心神失守。剑身一震之下,那冰寒意境陡然间冰消雪释。

“怎么可能?”中年男子失声惊呼,眼珠子快瞪出来了。

他不断地释放神念,去查探杨开的修为,发现对方确实只有道源一层境的水准而已,比自己要低一个小层次。可是从对面袭来的这股力量,绝对不是道源一层境武者应该具备的。

颠覆三观的力量让他彻底凌乱了,只觉得这次怕是踢到了铁板上。

“叫罗元出来还差不多,你还有些不够看!”杨开说话之时,冷哼一声,指尖上那源力猛然增强不少,金光爆闪,一下子朝前推了过去。

“你认识罗师弟?”中年男子浑身一震,骇然地望着杨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猛地惊呼起来:“你是杨开!你是四季之地那个杨开!”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口中惊叫着。

话音才落,金光便将他吞没,中年男子惨呼一声,直接朝地上摔去,将大地砸出一个坑洞来,狼狈无比。

“杨开?”

“四季之地那个杨开?”

“是了。就是他,绝对是他。我说怎么这么眼熟!”

下方,八方门的几个弟子都大呼小叫起来,个个神情慌乱。

他们也是直到此刻,才总算认出杨开来,毕竟但是在四季之地中,杨开以太妙丹威胁众人。欲找众人换取有用之物时,这些人也曾远远地观望。

只是当时罗元就在杨开身边,他们不敢靠的太近,所以今日乍见一时竟没能认出。

直到中年男子灵光乍现,才让他们洞悉了杨开的身份。

一时间。个个都冷汗如雨,脸色苍白。

他们虽然没有与杨开交手过,但在四季之地中发生的事,他们也都清楚。

强如无常,还有罗元等人都没办法将杨开怎么样,更不要提他们这些人了。

这一次四季之地的开启,成就了两个后起之秀的威名,一人便是八方门罗元,此人正面硬撼天武圣地无常不落下风,斗的旗鼓相当,已经证明了他不俗的实力。

而另外一人便是杨开。

只有道源一层境的修为,却兼之道源级炼丹师,炼制出太妙宝丹,更将四季之地所有强者玩弄于股掌之中。

可以说,如今这两大后起之秀的名声就算比不得夏笙,无常,萧晨这些人,也相去不远了。

这也是为什么枫林城内其他家族都有两三个宗门弟子入住,而秦家只有八方门一个的缘故。

因为罗元在这里,那些宗门的武者哪里愿意来惹这个煞星?他连无常都不惧,这天下除了帝尊境强者还有谁能让他惧怕的?

“咳咳……”那八方门的中年男子被杨开逼退,虽然受伤但也没有多严重,连忙站起之后,满是忌惮地朝杨开望去,一咬牙,抱拳道:“原来是杨大师,在下先前有眼无珠,还忘杨大师不要见怪!”

他修为比杨开高,年纪比杨开大,称呼杨开大人自然有损颜面,叫他兄弟的话杨开怕也不乐意,索性以大师相称,反正以杨开道源级炼丹师的水准,也足以担得上这个称呼。

“什么?”秦朝阳一下愣住了,满眼惊诧地望着中年男子,不知这家伙先前那么嚣张,怎么一转眼就恭恭敬敬起来,还称呼杨开为大师……

秦钰美眸之中闪烁异样的光芒,似是若有所思。

“有什么好见怪的……”杨开咧嘴一笑。

“杨大师大人大量……”中年男子面色一喜。

杨开话锋一转,冷冰冰地道:“跟死人没什么好计较。”

中年男子面上的喜色顿时僵住,一股凉意从头袭到脚底板,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窖,连忙涩声道:“杨大师,今日之事确实是我林师弟不对……”

“本来就是他不对!”杨开冷哼一声。

“但请杨大师念在我林师弟已受到教训的份上,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他一脸恳切地请求起来。

“杀人偿命,我不过是打晕了他,这就算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