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五十章 姓杨的小子

第两千两百五十章 姓杨的小子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是嘛?”宁远术微微一笑,笑容大有深意,逼视着段元山道,“那请问,我大哥他是怎么死的?”

段元山身子一震,皱眉道:“少宫主此言何意?”

“呵呵……”宁远术笑了一声,道:“我大哥宁远城,段城主不会不认识吧?”

段元山默然,宁远城他自然是认识的,上次圣灵现世之时,宁远城带了一些随从来到枫林城,这事他也知道,后来他组织召开了一次拍卖大会,那宁远城也是参加过的。

宁远术道:“据我所知,我大哥他可是在参加了你们枫林城的拍卖大会之后,便不知所踪了,虽然没有找到尸体,但是安置在宫内的命魂灯却是就此熄灭,显然是遭遇了什么毒手,出事的地方就算不在枫林城,也距离此地不远,段城主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段元山闻言,脸色变幻不定起来。

他还以为对方是在跟自己秋后算账的。

虽说宁远城之死与他无关,他对此事更是毫不知情,可毕竟人家最后一次现身是在枫林城中,然后就遭遇毒手,无论如何,枫林城这边都有点责任,若是飞圣宫真的追究下来的话,段元山还真没法脱罪。

见他脸色难看,宁远术却是哈哈一笑,道:“段*城主不必惊慌,此事说起来,本少倒是要感谢你呢……”

“少宫主在跟段某说笑话?”段元山脸色阴沉地抬头望去。

宁远术摇头道:“自然不是,只不过若非我那大哥在你枫林城这边出事了,我哪有机会被立为少宫主,坐上如今这个位置,段城主你说,本少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你。”

听得此言。段元山不但没有丝毫喜悦,反而浑身一冷。

自己的亲大哥死了,面前这家伙不但没有伤心,反而还极为高兴的样子,兴奋自己取而代之,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说了出来。

宁远术性格之恶劣。可见一斑。与这样的人相处,段元山也不敢掉以轻心。

那首位上,宁远术又道:“我那废物大哥死便死了,可是却因此让本宗损失不小,实在让人心痛。另外……前来追查我大哥死因的傅长老竟也死在枫林城,傅长老可是有道源三层境修为的,在本宗内也是不可多得的强者,可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死了,此事段城主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

说到后面。他的脸色逐渐阴冷下来,咄咄逼人地望着段元山。

“傅长老?”段元山闻言一怔,旋即脸色微变,一下想到一人,低呼道:“少宫主所指之人,难道是这幅模样!”

说话间,他伸手朝前一挥,面前源力涌动。很快一人的影像浮现出来。

宁远术瞧了一眼,颔首道:“正是!他便是本宗傅斯通。傅长老!”

段元山脸色大变,喃喃道:“原来他是贵宗长老,怪不得有如此高绝修为。”

他也是忽然想起此人的,没想到这人还真是宁远术口中的傅长老。

此人他并不熟,只是当时魔气围城之时,秦家贡献出玄武七截大阵。欲要结阵冲出城外,段元山在寻觅合适人选之时,这人毛遂自荐,担当了结阵一员,当时还有另外一个道源三层境的少妇。段元山虽然知道这两人都出身不凡,但也没有仔细去打探人家的底细。

直到今日才知晓,其中一人是飞圣宫的长老。

他沉吟了一下,抱拳道:“少宫主若问这位傅长老是如何死的,段某倒是略知一二。”

“哦?说来听听。”宁远术眉头一扬。

“几个月之前,枫林城附近上古大魔魔气出世之事,想必少宫主也有所耳闻……”他当下将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连带着最后关头庄盘贪生怕死,抛弃众人逃之夭夭的事也没隐瞒。

庄盘在一旁听的面沉如水,却不好反驳,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

那高山流水两大长老,更是不吝鄙夷地朝庄盘望去,看的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一辈子不出来了。

“大阵被破,魔气凶猛,段某无力抗衡,只能拼了老命,带着秦家两人冲回城内,这位傅长老却没有立刻离去,而是选择留了下来,后面发生什么事段某也是无从得知,不过既然这位傅长老已死,那么可能便是为魔气所伤了。”

“这样啊……”宁远术听了他一番讲述,倒也没多少怀疑,只是沉吟片刻后道:“如此说来,此事倒也怪不得段城主,却是庄执事的错咯?”

他一下子将目光转向庄盘。

庄盘修为不算低,好歹也有道源境的修为,半路加入飞圣宫,倒也还捞了一个执事的职位,本想着就此飞黄腾达了,哪知道段元山一番话把仇恨给他拉到身上。

他心中顿时将段元山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察觉到宁远术目光的冰冷,庄盘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气节全无,瞧得段元山和醉酒翁两人神情鄙夷。

“少宫主明鉴啊,当日之情况绝非段元山所言,属下之所以那么做,其实……其实……”他编了一半,发现有些编不下去了,一时词穷,急的额头上只冒冷汗。

“其实是怎样?”宁远术冷笑不迭,眼中寒光闪烁,大有“你今日不给我一个交代便要你好看”的架势。

危急关头,庄盘竟是福至心灵,脑洞大开,不迭地道:“属下那日只是见事不可为,所以急流勇退,以便留此有用之身,投效少宫主,为少宫主鞍前马后!”

他说完,还一脸谄媚地朝宁远术望去。

“这个马屁拍的有水准!”段元山冲一旁的醉酒翁轻声道,“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