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两百三十二章 被擒

第两千两百三十二章 被擒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咻咻咻……

杨开的身形左右飘忽,灵动至极,空间神通加身之下,不断地做出瞬移的动作。

但是依然无法摆脱那投掷而来的方天画戟。

此戟便如跗骨之蛆般如影相随,而且与杨开之间的距离不断拉近。

危急时刻,杨开已经无法顾忌太多,精纯的神魂之力透体而出,化为狂暴攻击朝那长戟迎去,欲要阻拦一二。

轰……

&巨响之声传来,杨开浑身一震,面色瞬间暗淡,而那方天画戟却是纹丝不动,斜斜地从空中戳下。

杨开这拼尽全力的一击,竟根本无法阻拦它分毫。

下一刻,方天画戟便坠落在杨开身边不远处,戟身没入大地大半,而在它插进地面的同时,一层清晰可辨的涟漪波动以落地之点为中心,轰然朝四周扩散开来。

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方圆十里范围内,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束缚,禁锢,那股力量刚猛霸道,至威至强,让杨开不禁生出一种无法反抗的绝望来。

他想动用空间之力再度瞬移,可无奈地发现在那股神秘的力量影响下,自己竟动弹不得,甚至连思维都变得缓慢了。

视野之中,周典那魁梧高大的身影缓缓行来,面色冷若冰霜。

不大片刻功夫,他便来到了杨开面前,轻蔑地俯视着他,冷哼一声:“小子还算有点本事,不过……也仅此而已!”

话落,他屈指一弹,一道能量自指尖飞射而出,打进杨开体内。

杨开身子一僵,顷刻间便感觉自身的力量被彻底禁锢。无法动用分毫了。

这下完了!

杨开面如死灰,虽说知道自己大概不一定能够在帝尊三层境强者眼皮子底下逃走,但真的被擒住之后,杨开才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若非有空间神通,只怕自己早就无法挣扎了。

帝尊三层境,也根本不是自己现在能够抗衡的。

周典把手一招。那插在地上的方天画戟应声飞回他的手上,旋即被他吸进体内。

这位神游国的护国大将军又扭过头,瞧了一眼天妖谷所在的方位,面色变幻不定,好一会才重重地叹了口气,带着无尽的遗憾和惋惜,将杨开一提,朝天妖山外飞驰而去。

他明白,王上既然已经亲自出手。以泉怕是没有任何机会了。

王上的恐怖,便是他这个追随多年的人,也无法体会。

若是可以的话,周典自然希望战胜以泉的人是自己,但这一次他显然没能如愿。

不过……更让他感到好奇的是,杨开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竟能引得王上离开王宫,亲自出手。他无论怎么看。杨开也不过是个道源三层境的武者而已,本身也没有太出奇的地方。若硬要说的话,那便是这小子掌握的逃跑秘术非常出彩。

此番若不是自己追踪而来,而是叫廉炎过来的话,只怕真要让他逃之夭夭。

“小子……你知不知道王上找你,所谓何事?”周典忽然开口问道。

杨开正沮丧间,闻言没好气地答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话还没说完。他便浑身一僵,面露痛楚之色,因为周典竟暗下毒手,震了他一下,那种神魂上的痛楚。简直撕心裂肺。

意识到此刻自己是人在屋檐下,杨开也不敢太嚣张,只能道:“这位前辈,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据说你们在找什么祸星,你仔细瞧瞧,我像么?”

“本将军只负责擒人,其他一切与我无关!”周典冷漠答道,顿了一下,他又道:“我问你,班青在何处?你之前曾经与他相遇了吧?为何不见他的踪影?”

“班青?你是说那个个子不高,行事鬼鬼祟祟的家伙?”杨开佯装糊涂,随口胡扯道:“被妖族强者杀了。”

周典闻言,眸中寒光一闪,杀机几乎凝为实质,让杨开浑身冰寒。

不过很快,他便收敛了自身的杀气,冷哼一声道:“这笔账,早晚要算!”

他没有追问杨开太多,也没怀疑班青是死在杨开手上,因为他觉得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也只有妖族那些强者,才有能力杀得掉班青。

半个时辰后,周典带着杨开返回先前驻扎之地。

此刻,跟随周典进入天妖山的人族强者几乎已经全部汇聚于此,于曼,袁庆,甚至连之前从天妖谷逃走的廉炎也在此地,唯独没有班青的身形。

而这些人的旁边,则有一群没精打采,一脸无奈的被擒之人聚在一块。

见到周典返回,众人连忙上来行礼。

“把人全部带上,回王宫!”周典一声令下,众人轰然应诺,说话之时,已随手将杨开一丢,丢进了那被擒的人堆之中。

沈牧矶不着痕迹地扶了杨开一把,免得他跌倒在地,然后冲他微微颔首。

杨开扫了一眼四周,一下就看到其他几个难兄难弟了,彼此眼神一交汇,都忍不住苦笑不迭。

谁也没想到,只是进入这神游镜世界历练一个月,最后竟被此地的本土武者给擒困。

一群人行动很快,周典命令下达之后不过十息,便已启程朝神游城所在的方向驰去。

一路上,杨开也不敢跟其他人交流情报,只能默默不语。

直到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等人为何被擒,从班青口中所说的那祸星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不过可以看的出来,此事关系甚大,否则根本没必要出动这么多强者,甚至连周典和那个鬼脸人王上都出手了。

杨开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有些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