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成熟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成熟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哼,夏笙你这话虽然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但也正是我想说的,我常不欠天,不欠地,谁的人情我也不想欠!”常也紧接着说道。

庄不凡笑道:“公主殿下,该是你的便是你的,不必推诿了!”

蓝熏一时间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杨开在一旁擦了着冷汗道:“听你们这么说,好像我那一炉太妙丹非得炼制成功不可了啊,否则岂不是辜负了公主殿下一片苦心?”

“怎么,你没信心?”蓝熏黛眉一扬,开口问道。

“倒不是没信心。”杨开微微一笑,“只是……没有哪个炼丹师能保证自己炼制丹药的时候必定可以成功,以防万一,我还是问一下……要是炼制失败了,怎么办?”

“弄死你!”常冷冷地望着他道。

“压力好大啊。”杨开额头上冷汗淋淋。

蓝熏笑道:“你努力就是。”

说话间,她已将自己的那一株碧血芝交到了杨开手上,杨开接过,检查一番后,点头道:“公主殿下这一株没错了,药龄少也有八千年,足够炼制使用。而且……看它色泽和采摘痕迹,似乎并非是从四季之地里得到之物。”

“不错,这是我随身带过来的。几年前就在我的空间戒了。”蓝熏答道。

“好了,如今材料也已经凑齐。”杨开不由分说将那碧血芝塞进自己的空间戒,环视四周,朗喝道:“诸位还要我再炼制一炉道源级灵丹,证明自己的能力么?”他顿了一下。接着道:“先说好,要我证明也可以,但你们知道的,炼丹很耗精力,若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导致太妙丹炼制失败的话。我可不负责!”

一言出,众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因为杨开说的确实没错。

若是大家想让他证明自己的能力,他就必须得炼制一炉道源级灵丹来!可如此一来,对他的精力精神都有极大的消耗,而一日后,太妙宝莲应该就会成熟。到时候杨开必须再起丹炉炼制,换句话说,他在两日内要炼制两炉灵丹,这种高强度的炼制,怕是任何一个道源级炼丹师都吃不消。

状态不在巅峰。对炼制太妙丹绝对是有影响的。

“依我看,就不必了吧……”蓝熏微微一笑,“先前之所以有那个提议,只是因为还不确定杨兄你是不是真的炼丹师而已,但如今,我想诸位应该可以确定了,若杨兄不是炼丹师的话,又如何能知道太妙丹的丹方。又如何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辨别出碧血芝的药龄。”

“公主殿下言之有理!”庄不凡颔首道,“单从杨兄在我们到来之前便已经着手准备炼丹的材料来看,他是道源级炼丹师的事情已经毋容置疑。杨兄你且好好休息,待到明日太妙宝莲成熟,便动手炼制吧!”

“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就好好休息一下了!”杨开立刻打蛇顺棍上,说着话,便不由分说地坐了下来。闭眸养神!

虽说还有一些人疑神疑鬼的,但有蓝熏和庄不凡的话语在前。他们纵然心里怀疑,也不敢真的说出来。只能等到明日,一切自见分晓。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来到此地的武者也都各自寻觅好位置,盘膝打坐,尽量让自身状态恢复到巅峰。

因为论是谁都清楚地知道,杨开若炼制失败,那也还好说,非是他一个人承受所有人的失望和怒火,但他若炼制成功了,除去要优先给予蓝熏的一粒太妙丹,那剩下的灵丹,便真要各凭手段争抢了!

在如此天大的机缘面前,便有常,夏笙,庄不凡,萧晨等人挡道,也人会退缩!

错过这一次,许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晋升到帝尊境!可若能得到这次机缘,那很多人都可以提前晋升。

而众人休息的地点似乎也颇有讲究,形地将杨开和太妙宝莲所在之地包围了起来,似是防止他逃跑的样子。

尤其是常,根本没有休息的意思,只是盘膝坐在那里,一直紧盯着杨开,一旦杨开有什么异动,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这也是众人答应让杨开炼制太妙丹,而不是现在去抢夺那太妙宝莲的重要的原因!

太妙宝莲只有一株!没有谁有信心能抢夺过来,即便桀骜如常,也没这个自信。

与其去拼一次毫信心的争夺,还不如让杨开炼制成丹,到时候希望就会大增。而杨开区区道源一层境的修为,在如此多人虎视眈眈之下,也不可能炼制成了之后就逃走。

对此,每个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所以放心大胆地等待明日的到来,让杨开去炼制太妙丹!

“师兄,情况不妙啊。”休息之余,萧白衣忽然凑到夏笙身边,神念传音道。

“我知道!”夏笙不动声色地回应,“放心吧,我已做好安排,待到明日杨兄炼制成功之后,我等可配合他杀出一条血路,逃向出口,师弟师妹们都在那边接应呢。”

“怪不得我没见到其他人到来,原来都在出口处等着?”萧白衣一脸恍然的表情。

夏笙咧嘴一笑,回道:“太妙丹这等宝物,岂能流落到其他宗门手上?到时候你让杨兄配合就行。”

“若他不配合呢?”萧白衣问道。

“揍他!打晕了带走。”夏笙回道。

萧白衣嘴角一抽,讪讪道:“我不是对手!”

“啥?”夏笙扭头,惊愕地注视萧白衣,惊道:“小白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自信了,杨兄他确实赢过薛毅,很了不起,你我若处在他这样的修为上,未必就能做到这种事,可他毕竟与我们相差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