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金蝉脱壳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金蝉脱壳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四人显然也是在附近活动,被太妙宝莲出世的异象吸引而来的。

其中一人身形魁梧,神情不怒自威,赫然有着道源三层境的修为。而另一人则是个短发青年,一双眼睛贼兮兮的,似乎随时都在打什么鬼主意,修为不高不低,只有道源两层境,而剩下的一男一女看起来则是同伴,女子身形娇小玲珑,男子风流倜傥,两人神态亲昵,一看便是同门师兄妹,而且关系极好,这两人的修为同样是道源两层境。

四人此刻个个目露惊奇神光,紧盯着那太妙宝莲不放,贪婪的表情在眼眸之中流转不停。

见此情形,杨开不禁长叹一声。

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以太妙宝莲出世引发的天地异象肯定会吸引不少武者前来,但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过来了。

而且一来就是四个……

看样子在这平原上活动的武者数量还是有一点的,否则不至于如此神速赶到此地。

“何师兄……这是什么灵药?”观察片刻,那少妇打扮的女子柔声冲自己身边的男子问道,因为她根本不认得眼前这灵药的品种,只知道这是一株不得了的玩意。

那何师兄闻言,缓缓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说?话间,还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一副蠢蠢欲动的表情,不过眼神飘忽之间,对那魁梧男子却有极大的忌惮之意,毕竟对方修为在这里是最高的,若想抢夺灵药的话,对方可是最大的敌人。

“成泰兄,认不认得这灵药到底是什么?”就在此时,那平头青年忽然冲魁梧男子开口问道。似乎两人是早就认识的。

“不知。”被唤作成泰的男子瓮声瓮气的答了一声,斜睨着那平头青年一眼,道:“包兄也认不出来?”

包朋一笑,道:“连成泰兄都不认得的东西,包某哪能认得?你太高看我了。”

“哼。”成泰冷哼一声,转头望向那一男一女。朗声问道:“流影剑宗的两位,认得么?”

那何师兄闻言,眉头一皱,缓缓摇头,少妇亦是如此。

成泰这才将目光转向杨开,吆喝一声道:“那小子,你似乎是最先来到此地的?这灵药到底什么名堂?说来听听。”

“我…我不知道啊。”杨开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嗫嚅道:“我只是被这异象吸引而来……”

“真是一群废物!”成泰不等杨开把话说完,便忍不住骂了一声。“连株灵药都认不出来竟也都巴巴地跑了过来!”

他这一句,把所有人都给骂上了。

流影剑宗的何师兄和那少妇闻言,都是眉头一皱,显得颇是不悦,而包朋则是似乎深知成泰的脾气,倒不以为意。

这时,成泰又道:“不管这灵药到底是什么,成某要了。尔等若想活命的话,就速速滚开。否则别怪成某手下不留情!”

包朋闻言,眉头一扬,似笑非笑地道:“成兄,这…不好吧?”

“你有意见?”成泰脸色森然地朝平头青年望去,冷哼道:“有意见就大胆说,后果自负!”

后者连忙举手。后退了几步,连声道:“成泰兄误会了,你想要这东西,包某哪敢有什么意见?只是流影剑宗的这两位,怕是不会轻易答应的吧?毕竟天生灵药。有缘者居之啊……”

听他这么说,那何师兄正色颔首道:“不错,天地灵物,有缘者居之,朋友想要,那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虽说成泰是道源三层境的强者,但他与自己的师妹可是有两人的!所以并不怎么惧怕对方,更何况,这等奇物就在眼前,他说什么也不会轻易相让。

“二位这是要试试成某的本事咯?”成泰闻言,咧嘴一笑,那笑容满是狰狞的味道,嘿嘿道:“素闻流影剑宗的流影剑诀神出鬼没,也不知是真是假……今日正好有这个机会,就让成某就领教下两位高招。”

说话间,成泰体表处源力涌动,本就魁梧的身子忽然间膨胀了一圈,一股耸人听闻的威压忽然弥漫出来。

他接着刚才的话道:“两位可不要让成某失望了才是!”

言至此处,他双足在原地一踏,那虚空都被踏出一道裂缝来,整个人犹如一块从天而落的陨石,携恐怖气劲,朝流影剑宗的两人袭去。

他竟直接动起手来!

“小心!”何师兄一声低喝,身子一旋一转之间,原地留下层层幻影,已经与那少妇飞出十几丈。

蹭蹭……

两声轻响,带起两道寒光。

长剑出鞘,泛起森然杀机。

何师兄与少妇两人一手持剑,一手掐诀,摆出古怪的造型,凛冽的剑气忽然迸向四极。

“看不起人也该有个限度!”何师兄一声怒喝,对方三言两语间忽然就冲自己下手了,这让何师兄怒火中烧,眼中杀机弥漫,冲少妇道:“师妹,下手不必留情!”

“放心,师妹会让他好好感受下流影剑诀的威力的。”少妇低笑一声,长剑陡然间舞出道道光华,朝成泰斩击而去。

与此同时,何师兄也是施展一身所学,与自己师妹两人联手,招招夺命。

成泰好歹也是道源三层境强者,亦是临危不乱,双手大开大合之间,卷起能量狂潮,竟是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

霎时间,三人战做一团,在那高山之上打的不可开交,剑气疾走,能量暴乱,战场之中一片飞沙走石,热闹非凡。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包朋却是静静地站在原地观望,丝毫没有插手其中的意思,时不时地,竟还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