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七十五章 守株待兔

第两千一百七十五章 守株待兔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可是一枚道源两层境级别的妖兽的内丹,而且是精通神魂之力的妖兽,用来炼制增强神魂的灵丹,绝对是最好的原材料.

杨开将之收进空间戒,这才漫步来到了那祭坛前方.

祭坛之上,没有任何禁制和阵法痕迹,那绿色的珠子就这么摆放其上.

杨开确认良久,这才伸手将它拿起,竟是出乎意料地顺利.

放出神念感知,他并没能从这珠子中感受到任何的力量波动,源力灌入其中,也没有丝毫反应——一切都跟另外一枚火红色的珠子一样!

他也不知道那异兽到底是如何驱使出这绿珠中的能量,为自己疗伤的.

紧接着,他又将那火红色的珠子取出来,两厢对比了一下,发现确实如自己所观察的一样,这两枚珠子大小完全一致,只是颜色不同而已.

观察许久,他才缓缓摇头.

他根本无法从这两枚珠子中推断出它们的具体用途,只能无奈将其收起.

而就在他将那绿珠收进空间戒的时候,异变陡生.

这原本虽然冰冷却并没有结冰迹象的湖泊,此刻竟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阵咔嚓嚓的声响,似有无所不在的严寒从各处袭来,湖泊竟开始凝结成冰.

杨开脸色微变,连忙纵身朝上方跃去.

待到他完全脱离水面,从高空俯瞰之时,只见这整个湖泊都被冰冻了起来,再不复之前波光粼粼的景色.

看样子,正是有那绿珠的存在……这湖泊才避免了结冰的命运啊.杨开暗暗推测,也不知道那绿珠之中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神奇的威能.竟能阻止那严寒的侵扰.

想了一阵,杨开才转身朝岸边飞去.

待到他重新返回之后,流炎只是冲他微微颔首,并没有多说什么,**却显得异常高兴.围绕着杨开飞舞不停.

继续吧.杨开冲**说了一声,对方似乎也听明白了杨开的意思,转身便朝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杨开一直在冬之域辗转不断.

有**的带领和寻觅,但凡有什么天才地宝在附近,都逃不过它的窥探.自然是统统进了杨开的空间戒.

杨开想的很简单,既然红尘大帝指明了让秦朝阳来四季之地寻觅劫厄难果,那肯定不会无的放矢,换句话说,这四季之地中.绝对是有这种灵果的,只是自己暂时没有寻觅到罢了.

不过只要耐心一些,总会有找到的时候,而他现在还有**帮助,自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他暗暗打定注意,不找到劫厄难果,就绝不离开冬之域,否则出了四季之地.实在没法跟秦朝阳交代.

让他失望的是,各种灵草妙荫得不少,却就是不见劫厄难果的踪影.妖兽也斩杀了许多,不过除了获得了一些内丹之外,竟是连一枚星印都没有获得.

时间逐渐流逝,杨开也不免暗暗焦急起来.

这一日,一片冰原之中,杨开站在一块冰层之下.脸色难看地望着前方一株晶莹剔透,宛若冰晶般的果树.

这果树约莫一人高.树叶也如冰块一般,散发着逼人的寒意.

果树之上.空无一物,但在某个树杈的位置处,却有一个明显的摘落痕迹.

失算了,竟被人捷足先登!杨开一脸懊恼的表情.

这果树赫然便是劫厄难果的果树,在**的带领之下,这般扫地毯般地寻觅,耗费了足足十日功夫,杨开终于发现了一株劫厄难果的果树.

可是上面原本应该存在的劫厄难果,却是被人取走了!

从那摘落的痕迹来看,就在几日之前,这果树上还应该有灵果存在的.

主人,你也尽力了,不必自责……流炎见杨开脸色不太好看,连忙出声安慰道.

我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取走了这灵果.杨开皱紧眉头.

劫厄难果虽然珍贵难得,但用途并不广泛,即便是被人取走,也并非真的有用.若是能得知到底是谁取走灵果的话,杨开大可以拿出对应的宝物与之交换.

只要对方不是难说话之人,应该会很乐意做这笔交易的,大不了杨开多给对方一点东西就是.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杨开根本不知道这劫厄难果到底入了谁手!让他这个方法根本没法实施.

这冬之域中,还有没有这种果树?杨开转头,一脸期望地望着**问道.

**那模糊的五官浮现,缓缓摇头.

杨开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他轻叹一口气,沉吟起来.

四季之地开启之后,进入其中的武者可以在里面待上三十三天,期限到来之时,必须得赶往特定的位置处,离开四季之地,否则时限一到,就会被困在其中.

算算日子,距离他进入这里,大概也有快二十天了,这其中有一大半时间,他是耗在了冬之域中.

从此地出发,赶往出口的位置所在,大概也要几日功夫.,!,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更何况,这整个冬之域他几乎已经跑遍了,冬之域中一大半的灵草妙药都已入他囊中,如今劫厄难果被人捷足先登,继续留在此地也无济于事.

倒不如——先赶到出口所在,等待各大宗门的弟子们归来,找机会打探劫厄难果的下落,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想到这里,杨开顿时有了决定,转头冲**道:送我们离开这里吧!

主人要走了么?流炎美眸一闪,开口问道.

恩.杨开点点头.

流炎自然没有异议,倒是**,似是有些不太乐意,这一段日子的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