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七十章 抢

第两千一百七十章 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蓝熏的选择无疑释放了一种别样的信号……

她虽不愿以势压人,但也不想空手而回,且不管那些东西对她有用无用,她凭借自己的本事行至此处,就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战利品,以她和萧晨的实力也绝对有资格抢夺到至少一件。

但她又不想真的与其他人发生什么冲突,为一件没多大用的玩意争抢的你死我活,所以便随便选了一样“意思意思”一下。

如此一来,对自己,对别人,都有了一个交代!

“公主殿下!”萧晨沉声低喝,似乎还想劝说什么。

蓝熏脸色漠然,平静道:“萧晨哥哥,你要我自己动手去取么!”

接触到她的目光,萧晨心中一沉,意识到自己若是再纠缠不清,只怕真要惹蓝熏不快了。当即一咬牙,挤出一丝微笑,道:“那公主殿下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他说话间,身形一纵,已经跃上了那高台。

有人打前锋,卖苦力,去试探高台上有无危险,其余人自然是瞪大了眼睛观察起来。

所幸,高台上除了那笼罩不同宝物的禁制之外,真的就没有任何陷阱和危险。

萧晨站在那伪帝宝盾牌的面前,面上虽有一丝不甘,但却依,然只能祭出自己的长剑,催动源力,朝那倒扣在高台上的半圆形禁制斩去。

他这一击,纵然没有动用全力,也至少用了一半的力量,而且还是含愤出手,威力自然不能凡响。

但见,那长剑上光芒一闪,狠狠地落在光幕之上。

可那光幕竟是坚固至极。只是被巨大的力量和斩击砍的微微往下一凹,便直接又弹了回来,毫发无损……

“哦?”见此一幕,众人都心头一惊,在感慨这禁制之强的同时心中也在盘算等会该用多少力量才能打破禁制,抢夺宝物。

而萧晨一剑无功。似也有些挂不住脸面,长剑一收,一抖,口中徐徐吟道:“梅隐雪中香自来!”

剑出,梅花朵朵。

一记绝强杀招此刻施展出来,竟是诗情画意,美轮美奂。

一股迷离的香气飘荡而来,萦绕在众人鼻尖,那朵朵梅花骤然化为无数荧光。猛烈轰击在光幕之上。

剧烈的震动传出,光幕之上,光芒狂闪不止。

色泽虽不断暗淡,却依然没有破解的迹象。

萧晨面色一怒,长剑再转,又一极招乍现:“斜月御碾镜长天!”

又是一记赏心悦目的剑技施展而出,狂暴的力量持续不断地轰击着光幕……

咔嚓……

那光幕之上,终于裂出裂纹来。萧晨见此情形,猛催源力。一剑朝前刺出。

哗啦啦一阵响动,禁制彻底破损坏来,萧晨一把将那伪帝宝盾牌抓在手上,身形一跃,潇洒地落到蓝熏身边,道:“公主殿下。东西到手了。”

“恩。”蓝熏微微颔首,并没有去看那伪帝宝盾牌,而是笑吟吟地冲其余人道:“那……蓝熏就此别过,诸位……好运!”

说罢,她转身朝那矗立在大殿右侧的光门处行去。

萧晨虽满是不甘。却也不得不紧随在蓝熏身后,临走之时,还狠狠地瞪了其他人一眼,好似在说这次算你们运气不错云云……

少顷,星神宫这两人一并消失在那光门之中,不见了踪影。

“公主殿下……还是很不错的!”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孔奇忽然开口道。

“是啊。”龚文山附和地点点头,“到底是大帝之女,心胸气度非常人可比,令龚某汗颜啊……”

“你确实该汗颜!”孔奇一脸幽怨地望着他。

就在这时,一阵咯咯的笑声传来,卞雨晴美眸盈盈地望着四周,道:“公主殿下和那位随从虽然走了,但这剩下的人,剩下的物……似乎还是不够分啊!”

高台之上,本有五宝,如今伪帝宝盾牌被取走,只剩下四件了,但人却还有六个……

“我要先取一件!”罗元忽然沉声道。

龚文山把目光投过去,撇嘴道:“凭什么?”

孔奇也道:“想要夺宝,自然是凭借实力,公主殿下取走一件,我没意见,但是你想先取一件,我就有很大的意见了。”

罗元出身的八方门,在整个南域之中只能算是中等宗门而已,孔奇可是出身七曜商会的,单是背后的靠山分量就不一样,孔奇哪会在这里怯了他?

罗元傲然一笑,目光森冷地扫过众人,道:“有谁不服的,可以过来一试!”

孔奇面上不禁浮现出一丝阴冷之色,徐徐点头道:“这位朋友的态度让孔某实在有些不爽啊,孔某意欲领教朋友高招,不知……恩?混蛋啊,你做什么?”

孔奇话还没说完,便忽然脸色大变,不禁厉喝了一声。

下一刻,众人皆怒。

因为就在几人打嘴仗的功夫,杨开已经身形一晃,直接来到了那高台之上,伸手朝其中一个禁制光幕拍了过去。

“好胆!竟敢如此!”罗元爆喝一声,也是双脚一用力,飞窜而出。

其他人见此,哪还有犹豫,纷纷施展身法追了出去,唯恐慢别人一步。

不过……在蓝熏让萧晨取那伪帝宝盾牌的时候,众人都已经盘算好该抢夺什么样的宝物了,毕竟剩下的四宝作用各不相同,众人喜好也不太一样。

所以这一下六人窜到高台之上,所选择的目标也截然不同。

杨开的目标,是那连蓝熏都认不出来,不知用途的火红色珠子。

他选择这个原因并非因为认得,而是因为张若惜此前的一番话。

她告诉过杨开,穷奇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