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六十九章 先取一件

第两千一百六十九章 先取一件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个是……”蓝熏的目光投向第四件宝物,那东西似灵丹,又非灵丹,看起来极为古怪。

蓝熏黛眉微皱着,仿若有些茫然,不过很快,她便神色一振,娇呼道:“帝绝丹!”

“什么?”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罗元猛地惊呼起来:“帝绝丹?你确定自己没看错?”

此言一出,萧晨不禁冷哼一声:“注意你的言辞,在你面前的可是公主殿下!”

罗元扭头瞧了他一眼,两人目光相触,火光四射。

蓝熏抿嘴一笑,道:“这个应该就是帝绝丹没错了,罗兄若是不信的话,等会打破那禁制,取出来一看便知。”

“我没有不信!”罗元哼道,“只是……没想到这等宝物居然也会出现在此地罢了。”

蓝熏颔首道:“我也没想到,帝绝丹……我也没见过,只是听父亲说起过几次,所以一时没能认出来。不过……帝绝丹中可是都封印了帝尊境强者的全力一击,若是能得到此物的话,不啻等于拥有了一个杀手锏啊!”

听她这么一说,杨开立刻明白这帝绝丹到底有什么玄机,蕴藏何等玄妙了。

这玩意竟然是封印了一位帝尊境强者的全力一击的存在!其妙处与他当年在故乡星域中得到的星帝令有些相似。

星帝令内,也是封印了星空大帝的一种神通!

在此众人,皆是道源境级别的武者,若能拥有这帝绝丹的话,同等级之中。谁是敌手?即便遇到了帝尊境,也并非没有一搏之力!

诚如蓝熏所言,这东西确实可以当成一个杀手锏,而且是一锤定音的那种!

武者历练,谁还没经历过几次生死存亡的关头?在这种关键时刻。帝绝丹无疑就是最好的王牌。

众人的呼吸再度急促起来,满面火热……

“那最后一物……”蓝熏黛眉再次皱起,瞧了那龙眼大小,火红色的珠子半晌,才缓缓摇头道:“恕我孤陋寡闻了,并不认得。诸位可有什么印象?”

连蓝熏这种人物都不认得那火红色的珠子,其他人自然更不用说了,都纷纷摇头,表示从未见过这东西。

蓝熏微微一笑,道:“且不管这是什么。既然与其他东西一起摆放在此地,大概也非同凡响吧。”

她此言并非无的放矢。

高台上摆放的五件东西之中,一件防御伪帝宝,一滴太一神水,一份帝韵,一粒帝绝丹,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之物,哪一样不是近乎绝迹之宝?单论价值的话。还真说不好孰高孰低,没道理第五件东西就是无用之物。这火红色的珠子,最起码也是跟其他宝物同一级别的存在。只是没人知道它到底有什么作用罢了。

“其实……”蓝熏美眸迷离,目光定格在高台中央的位置上,那里,一个空荡荡的光幕禁制,内里空无一物,“我倒是更在意。这里……原本有什么东西。”

“公主殿下此言何意?”孔奇问道。

蓝熏道:“这个禁制之内,可是残存了极强的帝威之力。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原本应该有一件帝宝的……”

“帝宝?”

“当真?”

“不会吧!”

绕是在场众人都见识过大风大浪。也为之一惊,帝宝这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得到的,不免惊呼起来。

“不会错的……”蓝熏语气笃定,“而且就在不久之前,这帝宝还在此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消失不见了,要不然残留的帝威之力不可能如此清晰。”

“有人在我们之前来过这里?”龚文山面色一沉。

“可恶,是谁捷足先登了!”孔奇也愤愤地骂了一声。

蓝熏摇头道:“应该不是这样的,如果真有人在我们之前捷足先登了,为何只取走一样宝物?剩下的东西也都是难得之宝,没道理放过的……更何况,这禁制还没有损坏……”

“那是什么情况?”孔奇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蓝熏无奈一笑。

几人说话之间,杨开脑海中不由自主地闪过那凤彩霞衣……

回想起之前见到张若惜穿戴凤彩霞衣时散发出来的帝威,再感受一下那高台上残留的气息……杨开立刻干咳一声,道:“不管这里是不是曾有一件帝宝,如今既然不见,那便说明我等无缘,还是说说这剩下的东西,该如何分配吧?”

他这话一出,本还有点和谐的气氛陡然间剑拔弩张起来,在场诸人个个暗催源力,不着痕迹地拉开了与其他人之间的距离,目光警惕而凝重。

宝物有五件,而人却有八个,这显然无法平均分配的,势必会有人什么都得不到。

都是天之骄子,都是实力强大之辈,没人愿意空手而回。

“诸位,萧某有个提议,不知诸位愿不愿听!”萧晨忽然笑眯眯地开口道。

孔奇不知道他要出什么幺蛾子,但是人家既然开口了,也不好阻扰,只能顺着话道:“萧兄有何良策,不妨说来听听!”

其他人也都朝他瞩目而去。

萧晨见此,爽朗一笑,道:“这南域之中,以我星神宫为尊,而适才,公主殿下也不吝赐教,为诸位共享诸多情报,公主殿下之仁义无私,诸位难道不要表示一下?”

他说到这里,众人忽然都有一种不太美妙的感觉。

果然,萧晨继续道:“萧某觉得,以公主殿下的身份地位,理当先拿一样,诸位觉得如何?”

众人心中顿时将萧晨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只是碍于在蓝熏面前,不好发作罢了,个个都阴沉着脸,也不答话。

本来嘛,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