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八方归元阵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八方归元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岁月神殿深处,某地,众强云集。

这里已是神殿最深之处,有资格来到此地的,皆是南域道源境中最顶尖的强者。

蓝熏,萧晨,罗元,孔奇,慕容晓晓,龚文山,卞雨晴,统统在列。

在七人之中,除却蓝熏是道源一层境,龚文山是道源两层境之外,其他人皆是道源三层境的修为。

蓝熏自不必多说,身为明月大帝的掌上明珠,身具特殊体质,本身实力就不可以修为论之,绝对是有资格踏足这里的。龚文山同样如此,他虽然修为比在场大多数人都要低一层,但身为阵法宗师,手段诡异,同样不能以修为论定他的实力,能来到此地不足为奇。

此刻,七人中除了萧晨一直守护在蓝熏身侧,寸步不离之外,其他人皆是各自寻觅位置,盘膝打坐,养精蓄锐,似乎在默默地等待什么。

慕容晓晓还时不时地朝某个方向瞧上一眼,美眸里满是担忧和等待的神色。

某一刻,在众人所处之地十几丈外,一道圆形的光门之中,忽然跌宕起层层涟漪,接着,一道人影从那光门里慢慢显露出来。

众人有所察觉,皆都扭头望去。

“终于齐了了么……”罗元似是等的及不耐烦,忍不住冷哼一声。

慕容晓晓则是长身而起,脸上浮现出微笑,朝那边行去,似乎是要迎接来人。

其他人也都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想要看看来者是谁。

那人影慢慢地定型下来,终于,从光门里走出。露出真容。

“啊?”慕容晓晓脸上的笑容一下定格,惊愕地望着来人,神情复杂至极,有一点失望,也有一点意外。

她没想到。最后一个从这光门里走出来的,竟然是杨开,而非她想象中的萧白衣!

其他人同样面色各异,孔奇更是脸皮抽动,赶紧撇开视线,仿佛多看杨开一眼都是对自己视线的玷污。

卞雨晴抿嘴一笑……

“咦。这么多人!”杨开从那光门里走出来之后,一下就看到了前方七人的身影,不免有些诧异:“怎么都待在这里?”

“等你啊!”卞雨晴微微一笑,风情万种地道。

杨开摸了摸鼻子,道:“别开玩笑了。我哪有这么大面子,劳烦诸位在此等候!”

他以为卞雨晴是在跟自己说笑而已。

哪知道……

“没开玩笑,我们确实是在等你!”龚文山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望着杨开正色道,“不过这么说也不对,我们并非是在等你,而是在等最后一个从这里出来的人!”

杨开皱了皱眉,扭头看了一下四周。最终目光定格在前方,若有所思道:“看样子,要破解这个禁制。你们人数不够啊!”

“不错!”龚文山点点头。

“哪位能给我解释一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杨开面露微笑,望向四周。

龚文山一脸唾弃道:“这么麻烦的事,我可不想说两次!”

说完之后,便不搭理杨开了。

慕容晓晓抿了抿红唇,道:“我来说吧。杨师弟这边来。”

她冲杨开招了招手。

杨开点点头,凑了过去。

慕容晓晓当即为他讲解起来。

听她一番描述。杨开这才知道,这前方的一栋大殿正门处。被布置了一种叫“八方归元阵”的阵法,这阵法其实并不算深奥,也没什么大用,破解起来也极为简单。

只需要凑齐八个人,站在特定的位置上,这个阵法便不攻自破了,并不需要武者出什么力。

当然,若是没有精通阵法的人在这里,恐怕也看不出这其中的奥妙,不过这等阵法在龚文山的眼中,实在算不上什么难题。

“所以说,你们只能在这里等待最后一人的到来?”杨开听完之后问道。

“是的。”慕容晓晓轻轻点头,微笑道:“没想到杨师弟是最后一个人来的。”

杨开瞧了她一眼,低声道:“不用担心,小白兄只是受了点伤,并无性命之忧!”

慕容晓晓闻言,眼前一亮,道:“杨师弟你见到萧师兄了?”

“恩。”杨开点点头。

“那他现在在哪?”慕容晓晓紧张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被传送出去了,或许还在这神殿某个地方。”杨开耸耸肩。

慕容晓晓似是想到了什么,掩嘴低呼道:“杨师弟……你难道赢了萧师兄?”

“咦?”杨开愕然,“听你话里的意思……你也去过那论道台?”

“对啊……”慕容晓晓答道,“我在那里碰到了一个对手,打赢了他才来到这里的。”

“看样子,大家的遭遇差不多啊……”杨开若有所思。

如果说所有人都经历了岁月阶梯和论道台的话,那此刻这里只剩下八个人那就解释的通了。

这两道关卡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通过的,剩下的大概都已经被淘汰出局了。

杨开说话间,扭头看了下其他人,赫然发现这些家伙手背上都或多或少地出现了一些星印,就连慕容晓晓也是。

看起来他们在岁月神殿中的机遇不错的样子,倒是自己,只在刚到两季山的时候入手了一枚岁月果而已,并没有发现别的星印。

“废话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赶紧行动,我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在这里磨磨唧唧!”罗元一脸不耐地催促道。

若非破解阵法必须要凑齐八个人,罗元哪会等在这里?早已大杀四方,将闲杂人等赶出去了。

杨开瞧了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冲龚文山点点头道:“龚兄,大概的情况我已经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