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出路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出路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龙息……”萧白衣失声惊呼,他从杨开所处之地,感受到了真龙的气息,这气息虽不强烈,但那天生的恐怖威压却让人心头狂震。

他话音才落,杨开背后便骤然浮现出一条金光灿灿的真龙虚影,那龙影庞大无比,盘踞在杨开身后,徐徐睁开一双眼睛,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

萧白衣的后背顷刻间被冷汗打湿,情不自禁地跌退几步。

“小白兄实力不俗,所以我也要认真对待了,你……小心!”杨开话落,剑身一震,霎时,五彩霞光大放,五行不灭剑气四溢纵横,那雷海炼狱只在一个呼吸间尽数驱散,露出杨开伟岸的身影。

他背后的金龙虚影仰天咆哮,龙吟之声响彻天地的同时,化为一道流光,涌入剑身之中,伴随着杨开一道斩击,呼啸而去。

在那一刻,时间仿若流淌了千万年,穿越无数时空,真龙之威足以轰碎世界之极。

萧白衣的鬓角一片冷汗淋淋而下,受那无穷威压逼迫,不禁后退几步,但很快,一咬牙,强行站定,猛催源力,在体外星辰坚固防护,与此同时,祭出一面镜子般的防御秘宝,化为光幕,挡在前方。

轰……

金光斩击而来,能量暴虐溢出,整个论道台嗡鸣不止,仿若世界末日来临,激荡的灵气波动久久没有平息。

杨开目光如刀,冷厉地望向前方。

十几丈外,萧白衣面色苍白,凭空而立。那镜子秘宝所化光幕虽依然挡在身外,但已裂开无数缝隙,下一个呼吸间,便哗啦一声裂成无数碎片。

他眼珠子剧烈颤抖,手上那神兵利器止不住地发出悲鸣。

隔空相望。萧白衣咬牙低喝:“道源一层境的你……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杨开淡淡道:“实力强弱,非以修为高低评判,这种道理小白兄难道还不懂?”

“我不信!”萧白衣怒吼一声,狂暴的气息忽然自体内爆发,那本应沉寂蛰伏的源力在这一刻忽然澎湃爆发,他一挽长剑。嘶吼道:“这是最后一招,你接得下,便是你赢,接不下,唯一死!”

听他这么说。杨开神情不禁一肃,知道萧白衣要动用自己的极招了,道源三层境级别的拼命招数,可不是那么好接的。

他立刻屏气凝神,暗暗催动源力。

萧白衣话落之时,神情陡然肃穆无比,面上一片虔诚神圣之色,屈指在长剑上一弹。剑身嗡鸣之中,他整个人更化为无数光华,从天而落。

惊人的威压蓦然降临。虚空震动,让人平白生出一种天崩地裂之感。

低沉的吟声徐徐传来:“天剑,碎星!”

话落,天空之中爆出无数光团,轰然朝下方砸落,仿若无数流星陨坠。让人避无可避,让人心生绝望。

杨开眼中爆出熠熠神光。身形一纵,不退反进。弃长剑而不用,双手结印,空间之力萦绕己身,空间法则骤然弥漫。

无数漆黑的月刃朝上飞射而去,迎向那陨落而下的光芒,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虚空之中爆出一个又一个黑洞,将那匪夷所思毁天灭地般的能量冲击吞噬殆尽,猛烈的能量波动震的人心神失守,仿若论道台都要沉落一般。

杨开身形如电,在虚空之中穿梭闪烁,寻觅着萧白衣的身影。

蓦然,他眼睛一眯,催动源力,一掌朝某个位置拍了过去。

“啪……”

声响传出的同时,伴随着两声闷哼,杨开脸色铁青地倒退几步,而那虚空无人之处,萧白衣也脸色苍白地显露身形,气息微弱,满面不甘地朝下方跌落。

漫天异象在这一刻忽然消失不见,空气中只残留了那大战之后的萧肃氛围。

萧白衣重重地跌落在地上,旋即又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却一下没能站住,身形摇摇晃晃,不得不手杵长剑,不让自己倒下去。

他裸露在外的肌肤全部龟裂,鲜血源源不断地从体内流出。

胸口处,更有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唯有这一掌是杨开对他造成的伤害,其他的皆非杨开之功!

杨开站在半空之中,低头看向自己出招的那只手,此刻也是鲜血流出,整个手掌都被刺穿,疼痛难忍,伤口之出似乎还有一丝法则之力萦绕,阻扰伤势的康复。

他甩了甩手上的鲜血,催动力量,化解那残留的法则之力,淡淡道:“小白兄,这一招天剑似乎超过了你能奴役的范畴啊,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杨开虽然不知道萧白衣到底都学了什么样的秘术,但这最后一剑显然不是萧白衣此刻能施展出来的,他强行施展,必然会给自身带来危害,此刻萧白衣的状态就是最好的证明。

“哈哈哈哈!”萧白衣看起来虽然凄凉,却是忍不住放声大笑,笑声说不出的爽朗和愉悦,丝毫没有后悔和不甘的意思,他开口道:“当然有必要!面对强敌,便该尽展所学,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区区反噬之伤又有何妨!”

杨开微微颔首,道:“小白兄果然有一颗强者之心!佩服,佩服!”

萧白衣徐徐摇头,道:“可惜最后还是敌不过你……道源一层境……呵呵……”

他苦笑了一声,语气极为复杂,包涵了诸多情绪,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会败给一个道源一层境的对手,他是天之骄子,他自视甚高,这普天之下,除了少数几人,皆不被他放在眼中。

但是今日一战,却让他认识到了许多。自己好像就是一个站在齐腰深的河水中,说是见识过大海的人……可笑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