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六十四章 来战

第两千一百六十四章 来战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武炼巅峰》更多支持!

岁月阶梯处,杨开心急如焚,奋力朝上攀登。

张若惜忽然消失在他眼前,让他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这小丫头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危险,又是否有什么不测。

他暗暗自责不已,觉得若不是自己心血来潮,想让张若惜一起攀登这岁月阶梯,也不会弄出这样的事。

就在他焦急间,那上方忽然一道华光闪过,一道人影出现。

杨开一怔,抬眼望去,为之愕然。

张若惜竟站在那岁月阶梯的最顶端,微笑地望着自己,那一头应该变成雪白的秀,此刻依然漆黑如墨。

“错觉?”杨开有些茫然了。他刚才分明看到张若惜诡异地消失不见,分明看到岁月之力侵蚀了她的身躯,让她芳华老去,可如今她又好端端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而且竟然已经到了最顶端的位置。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杨开加快了步伐,一炷香后,也终于气喘吁吁地来到顶端。

踏足此地,那萦绕身侧的岁月之力瞬间消失不见,回望去,这岁月阶梯也变得普通寻常,似乎不再具备那神奇的至伟之力。

“刚才怎么回事?”杨开喘了口气,连忙问道。

“是若惜鲁莽了。”张若惜一脸愧疚地低声答道,“我刚才只沉浸在获得力量的喜悦之中,竟忘记先生的嘱咐……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你怎么……”

“是一只强大的妖兽救了我……”张若惜怯怯地答道,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唯恐杨开生气。

“强大的妖兽?”杨开神色愕然,“岁月神殿里有妖兽?什么样子的妖兽?”

这一瞬,杨开吓了一跳,岁月神殿几万年不出,这一次忽然诡异出现,他以为这里根本没有生灵存在的,却不想从张若惜口中得知了有强大的妖兽存在,而且竟还能从岁月阶梯上把张若惜给救走,实力显然非同一般,这就足够让他警觉了。

“我也说不上来……”张若惜回想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忽然又嘻嘻一笑,道:“不过……它说自己叫穷奇!”

“什么?”杨开眼珠子瞬间瞪圆,一头冷汗冒了出来,咕咚吞了口口水,涩声道:“穷……奇?”

“对,它这么说的。”张若惜点头答道,说完之后,又歪着脑袋道:“先生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哪里不适?出了好多汗啊……”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掏出了一方丝巾,踮起脚尖,轻轻地替杨开擦拭起来。

“呵呵……”杨开嘴角一阵抽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先生你没事吧?”张若惜轻声问道。

“没事没事……好的很。”杨开下意识地答道,旋即望着张若惜道:“你确定它说自己叫穷奇?”

“对啊,它就是这么说的。”

“它没把你怎么样?”

张若惜茫然地摇了摇头:“没有!”

说话间,又喜形于色地道:“对了,它还送我一个东西呢。”

“什么?”

张若惜抿嘴一笑,体内圣元一震,一片霞光忽然自娇躯绽放,耀人眼帘。

杨开眯眼望去,心头狂震!

但见张若惜的身上此刻忽然出现了一件粉红色的贴身宝衣,那宝衣上光晕流转,美轮美奂,道道帝韵在其上流转,宝衣之上,散着十足的帝威之力……

帝宝!

而且竟还是一件防御帝宝!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若惜忽然诡异地消失在岁月阶梯上,等她回来之后却告诉自己见到了一个叫穷奇的妖兽,那妖兽不但没把她怎么样,还顺手送了她一件防御帝宝!

杨开彻底茫然了……

张若惜催宝衣形态之后,整个人也被这帝宝衬托的光彩夺目,美艳不可方物,她怯怯地望着杨开,道:“这个好看么……”

杨开干笑一声,道:“好看!”

这可是帝宝啊!怎是用好看两字就能概括的?杨开心中狂嚎不已,他手上虽然有五件帝宝之多,但没有哪一件是防御类型的,可见防御帝宝有多么难得。

“穷奇说,它叫凤彩霞衣!”张若惜解释道,“粉红色的我不太喜欢,不过先生说好看就行了。”

“恩……别人送给你的也是一番心意。”杨开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下次见到人家一定要好好谢谢它才行。”

“若惜记住了。”张若惜恭敬点头。

“先收起来吧,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催出它的形态,否则极有可能会惹出烦。”

“是。”张若惜一边说着,一边神念一动,将凤霞霞衣的光芒收敛,华光闪过,宝衣消失不见。

“对了若惜啊……那穷奇有没有跟你说别的什么?”杨开谨慎地问道。

张若惜闻言,想了想,道:“它让我告诉先生,若有机会进入最后的位置,一定要选择那看似最无用的东西。”

“选择那看似最无用的东西?”杨开眉头一皱,不解道:“什么意思?”

张若惜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它说完之后就把我送回来了。”

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杨开也深知这小丫头性格单纯善良,有什么事不可能瞒着自己,更不可能欺骗自己,所以他也就没再多问,只是仔细询问了一下她与穷奇见面之后的情况,不过也没得到太多的信息。

这事让杨开怎么想怎么不可思议,最后也只能觉得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