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金钱落地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金钱落地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武炼巅峰》更多支持!

轰……

剧烈的声响,狂暴的劲气,翻滚的血浪,将杨开所立之地淹没。

“自寻死路!”孔奇望着前方,冷哼一声的同时,目光也在那混乱的区域里仔细搜寻着,想寻觅杨开死后留下的空间戒。

可那边竟是空无一物。

“不会连空间戒都被打爆了吧?”孔奇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他倒不是骇然这血怪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而是心疼杨开空间戒里的宝贝,且不谈杨开本来有什么好东西,就说那两枚不同寻常的灵果,就绝对价值不凡。

若杨开的空间戒真被血怪一击打爆,那戒指里的所有东西都会被放逐进虚空之中,再也没人能找得回来。

就在他失神间,那血怪却是再次狂吼一声,身上骤然泛出血红的光芒,猛地朝四周辐射。

“怎么回事?”孔奇眉头一皱,急忙跃上高空,避开那红芒的笼罩。

与此同时,血光扩散开来,一下子将整个大殿充斥,形成了一层殷红色的光幕,将出入口全部封印!

下一刻,出口处,那殷红色的光幕微微一凹,一道人影诡异地显露出来,看起来像是被弹出来的一样。

“还有这招?”杨开愕然满面,说话的同时,奋起一拳,朝那光幕轰去。

出乎他意料地,这光幕看着稀薄无比,却是坚韧至极,自己饱含力量的一拳居然没有将之击破,只是留下一个拳印而已,而且这拳印也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初。

“你……”飘在半空中的孔奇顿时瞪大了眼珠子,宛若白日见鬼一样,诧异地望着杨开,道:“你居然没死?”

一个道源一层境的武者,在血怪那样的一击下,竟然毫发无伤,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到了出口前方,要不是血怪机警,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手段封印出口,这家伙只怕已经逃之夭夭了……

到时候,暴怒的血怪肯定要拿自己出气,最后的结局无非就是自己没吃到羊肉,反惹一身骚……

“小子也太阴险歹毒了,简直不是人啊!”孔奇想明白这点之后,一腔怒火蹭蹭地往上窜,恨不得冲下去与血怪联手,将杨开爆捶一顿。

“哈哈,孔兄你好啊!”杨开略有些尴尬地冲孔奇打了个招呼,本来他可以假死遁走,留孔奇一人对付这血怪的,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最终还是被堵在了这里。

“我好个屁!”孔奇沉着脸,哼道,“不过你要是死了,我就会很好!”

他与杨开素未相识,对方刚才又那般行事,他对杨开的第一印象自然不会太好,觉得这人又奸又恶,非可交之人,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杨开不以为意,微笑道:“孔兄说这话就见外了,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谁跟你是朋友了?”孔奇不等他说完,便青筋暴露地打断了他。

“好吧……”杨开神色一肃,身形晃动间,避开了血怪的一击杀招,自他偷偷地取走了那两枚岁月果之后,这血怪似乎就将他当成了杀父仇人一样,盯着他猛攻,根本不去理会孔奇。

血怪身躯庞大,杨开又精通空间之力,所以躲避起来倒不费事,唯一让杨开警觉的,是这家伙身体内散发出来的血气,这诡异的血气似乎具有某种侵蚀之力,不断地腐蚀着自己的源力,想要侵入自己体内作祟。

他在躲避血怪攻击的同时,开口喝道:“孔兄,这种时候你不要下来帮帮忙,杀了这血怪么?”

孔奇抱着膀子,一副看好戏的架势,讥笑道:“我为什么要下去帮忙?它找的是你,又不是我,你之死活,与我何干!”

“孔兄此言差矣!”杨开摇头,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在高速移动的情况下,他的声源也显得有些飘忽不定,“你也看到了,这大殿如今似乎是被它施展了什么力量封印了起来,除非把它给杀了,否则我们根本离不开这里,孔兄难道要甘愿被困在这里?”

孔奇一笑,道:“我可以等它杀了你之后再出手!”

杨开嗤笑一声,道:“恕我直言啊孔兄,你虽然实力不俗,但想要单枪匹马杀掉这家伙,怕是有些难度吧?”

孔奇脸皮微微一抽,虽然不想承认,但杨开说的却是事实。

若是杨开来此之前,孔奇还有自信能轻易拿下这只血怪,但从血怪此刻发挥出来的战力来看,先前它显然还有所隐藏。

即便孔奇动用杀手锏,想要杀掉血怪也得付出一些代价。

更何况,天知道后面还有没有什么危险,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孔奇并不愿动用那不想动用的力量。

一念至此,孔奇神色一凛,眯眼望着杨开,大有深意道:“阁下看来也非一般人啊!”

直到现在他才忽然发现,杨开竟在与这血怪周旋的同时,还游刃有余地与自己闲聊!这绝对不是一个道源一层境武者能做到的,再结合他之前的诡异表现,孔奇不禁有些好奇这家伙到底出身哪个宗门,竟有如此实力。

“孔兄过奖了!杨某不过在身法上有些自信罢了。”杨开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停在了半空中,等到血怪的攻击到达眼前才忽然消失不见,看起来就像是要刻意卖弄一下一样。

“只是身法么……”孔奇喃喃自语了一声,也没有去求证的意思,而是朗声喝道:“要我出手也不无不可,但是你之前取走的……”

“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