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三十四章 无常

第两千一百三十四章 无常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时间慢慢流逝,逐渐地有零散的武者从各处赶来此地。

不过数量不多,想来都是距离此地比较远的小宗门或者家族武者了。

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也都很聪明地找无人的位置驻扎下来。有熟识的人自然会汇聚到一处,准备在四季之地内联手,大干一场。

能进入四季之地的,统统都是道源境级别的武者,虚王境武者根本没有这个资格,进了里面也只是找死而已。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四季之地无法让帝尊境强者进入了。

其实帝尊境也是可以进入其中的,但每一个帝尊境的进入,都会给入口造成一些不稳的动荡,一旦超过三位帝尊境进入其中,入口就会直接关闭。

如此一来,寥寥可数的帝尊境名额根本无法分配开,所以在星神宫的提议下,索性不让帝尊境级别的武者进入四季之地了,免得出现入口提前关闭的事情。

这些情报,也是杨开从慕容晓晓给他的玉简中得知的。

他脑海中一边回想着那玉简之中所记载的资料,尽量让自己全部记下,一边加强着己身与百万剑之间的联系。

虽说这件帝宝总归是要还给秦家的,但在四季之地中,它应该能帮到自己不少忙。

“你干什么!”

忽然,一个女子的愤怒叫喊传入耳中,与此同时,一股极强的力量在某一处位置爆发出来。

那之前叫喊的女子立刻惊呼一声,如遭重击般闷哼起来。

杨开霍地睁眼,皱起眉头朝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

因为他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那个给了自己四季之地资料的慕容晓晓。

他心中大为奇怪。慕容晓晓是青阳神殿的精锐弟子,修为境界不低,何人竟敢在这种地方寻她的麻烦?

放眼望去,慕容晓晓此刻正紧咬着红唇,目光忌惮而又愤怒地朝一个方向望去。在她身边,另外一个青阳神殿女弟子正搀扶着她,紧张问道:“晓晓,没事吧?”

慕容晓晓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碍。

不过从她稍微有些紊乱的气息来看,刚才显然是经历了什么凶险的一幕。

她目光所望之处。是一群道源境集结之地,而这群武者中有一人生的极为古怪。

这人是个男子,不过整个身体的正中央处像是有一条无形的分界线一样,左边的身体肌肤乃至头发都是火红之色,但右边却是一片雪白。两种截然不同的色彩同时出现一个人的身上,形成了极强的视觉冲击,给人的感觉也截然不同,左边阳刚,右边阴柔。

慕容晓晓怒视的对象,正是此人!

而他高高举起的一只手,也表示之前他正是之前的罪魁祸首,指尖处还有一丝未散尽的力量。

一道人影闪过。挡在了慕容晓晓面前,静静地凝视着那个怪物的武者。

正是夏笙!

说来也奇怪,夏笙此刻并不算高大的身影却如一座厚实高山一样。站在那里竟给人一种极为可靠的感觉。

杨开眉头一皱,也站起身来,慢慢朝那边行去。

“晓晓,发生什么事了?”夏笙面色平静地问道。

慕容晓晓道:“我也不知道,这人刚才突然出手攻击我!”

“哦?”夏笙眼睛一眯,淡淡道:“有意思呢。竟有人欺负到了我青阳神殿头顶上,这不可能善罢甘休了!”

说话的时候。他眼中绽放出及其危险的寒光。

对面那相貌诡异的武者也将目光投到了夏笙身上,两人目光在虚空之中碰撞。似有火花溅射……

气氛陡然间剑拔弩张起来。

青阳神殿方面,和另一边聚集在一起的武者们,也都神色骤凝,暗暗催动源力。

似乎一场大战马上要打起来的样子。

这边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其他在此地等候的武者们,如一块石子丢进了平静的湖泊,掀起的涟漪很快为所有人察觉,纷纷瞩目而来,好奇观望。

“夏笙?”那相貌怪异的武者忽然嘴角一扬,露出一抹邪笑,开口道,看样子他是知道夏笙此人的,只不过这是第一次见到。

“无常?”夏笙眉头一扬。

杨开听的眉头一皱,他在此之前,从未听过无常这个名字,不过从夏笙此刻如临大敌的表情来看,这家伙显然不是好对付的。

这人极有可能有什么特殊的体质!所以才会有那样怪异的身体。

“他就是青阳神殿的夏笙?据说是这次青阳神殿宗门演武的第一名?”

围观的武者中,立刻有人惊呼起来,瞧那样子,夏笙的知名度还是挺高的。

“无常……岂不是那个天武圣地的后起之秀?是了,看他这样子肯定没错,传闻无常具有阴阳双生体……原来是这个鬼样子啊,真是大开眼界了!”

“嘘……你小声点,听说无常此人喜怒无常,凶残暴戾,万一叫他听到……”

“怕什么,这里有这么多人呢,他还能对我……”

此人话还没说完,便忽然闭口不言了,因为他发现正在那边与夏笙对峙的无常竟一下子转过头来,冷冷地凝视着自己。

对方那一红一白两只瞳孔之中蓦然散发出一股玄妙的力量,在他面前显化而出,化为一个巨大的红白相间的漩涡,从那漩涡之中传来耸人听闻的绞杀之力,朝他覆盖而来。

这人惊恐大叫一声,匆忙间想要后退。

可让他感到惊悚万分的是,自己的身体竟一下子变得僵硬无比,根本动弹不得,他只能站在原地,脸色苍白,眼珠子颤抖地望着那漩涡不断旋转,朝自己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