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 你在哪见过你

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 你在哪见过你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从你们带回来的信息来看,那两个道源境的小家伙带来的,确实就是红尘令无疑了,红尘令任何人都可以仿制,但是附加在其中的力量……却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灌入的。”温紫衫一笑,道:“不过话说回来,那种令牌,谁愿意仿制啊……”

“这两人怎会有红尘大帝的红尘令!”裘染眉头一皱。

温紫衫耸耸肩膀,道:“那位大人他的行事风格……呵呵,可是无人能够猜透的,那两人有红尘令并不奇怪,说不定哪一天,又会有许多乞丐,窑姐什么的拿着红尘令来我青阳神殿!”

一众人都露出不以为意的神色。

“你们还别不信啊!”温紫衫道:“想当年,本座创建青阳神殿初期的时候,便有一群窑姐拿着一块红尘令来找本座要钱!恩,那时候你们还都不在,只有小雪婷跟在我身边,自然不知道。”“还有这种事!”众人大惊失色。

裘染一脸无语的表情,喃喃道:“红尘令竟流落到那种女子手上,这位大人真是……”

“行事诡谲啊!”

“让人捉摸不定!”

“红尘大帝,名不虚传!”

这时,之前冲陶执事施展神魂秘术,一直静静悬浮在半空中一言未发的少女陈倩忽然淡淡道:“话说回来,属下怎么感觉殿主大人与这位大帝的行事风格有些相似?”

一言出,众人都沉思起来,越想越觉得这话好有道理。

“殿主大人也整日神神叨叨的,没个正经!”

“还一样穿着那么没品味的衣服!”

“特别不自重!”

“本座就在这里呢,你们当着本座的面这样议论本座,当我是……聋子吗?”。温紫衫板着脸道。

裘染瞧了他一眼。抱拳道:“殿主大人,属下听闻殿主大人小时候,曾经被红尘大帝收养过一段时间?此事不知是真是假!”

“绝无此事!”

“属下还听闻,红尘大帝对大人有授业传道……”

“空穴来风!”

“啊?”不少人闻言震惊非常,“还有这种事?殿主大人竟与那位红尘大帝有这样的渊源?”

“原来如此!”

“我明白了。”

温紫衫望着下方一群人,无力道:“你们明白什么了?你们难道是想说。本座的性格受了那老东西的影响?胡扯!本座与那老东西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怎会受到他的影响。”

“那为何红尘令会频频出现在我青阳神殿?”裘染问道,算上这一次,红尘令已经在青阳神殿出现两次了。

可没听说别的势力收到过红尘令!

“恩,本座很好奇那两人拿着红尘令来我青阳神殿到底想干什么,传他们进来吧。”温紫衫忽然一本正经地道。

裘染深深地叹了口气,越发觉得自家的殿主大人跟那红尘大帝有些像了。

不过他倒也不含糊,挥手间,将宫殿大门打开。同时对外传音一句。

殿外,杨开与秦朝阳对视一眼,皆都神情一肃,并肩朝内行去。

待两人走进大殿之后,殿门再次关闭。

屋内一群帝尊境,即便这些人没有刻意释放力量,但那无所不在的威压依然不是两个道源一层境能够承受的,杨开还算好些。纵然有些举步维艰的感觉,好歹没有出丑。

秦朝阳却是战战兢兢。一路走过,地面上留下清晰的水印,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

待到近前,两人又抱拳冲四周行了一礼。

其余人只是静静地望着他们,并没有说话,温紫衫一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量辐射出来,让杨开和秦朝阳两人一下子变得轻松不少。

“多谢温殿主!”杨开冲高台上抱拳道谢,虽然没人给他介绍,但既然能在这里坐在首位上,又穿着一身标志性的紫衫。那绝对就是青阳神殿殿主无疑了。

“经本殿主验证,你二人带来的令牌无误!”温紫衫神色严肃,望着下方开口道:“本座问你们,你们带着这块令牌来我青阳神殿,所为何事?”

杨开瞧了身边的秦朝阳一眼,却发现他畏畏缩缩,仿佛不敢开口说话的样子。

无奈之下,只能道:“回禀温殿主,我二人来自枫林城,那令牌是十二年前,一位神出鬼没的高人交予这位秦老哥的,并嘱咐他在十二年后来到青阳神殿,请求温殿主给予一个进入四季之地的名额!”

“恩?四季之地?”温紫衫稍显意外,其他人也都是一副古怪的表情。

本以为这两人拿着红尘令来到青阳神殿,大概是想提出一些什么特别的要求,哪晓得竟只是要一个进入四季之地的名额。

温紫衫的神念在秦朝阳身上扫过,淡淡道:“这位老人家看着也不像是天资出众的人物,那老……那位大人为何要让他进入四季之地?四季之地虽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秘境,但因为进入名额有限,向来也只有各大宗门和家族的精锐才能进去,一探机缘和造化,这其中,有什么非进去不可的理由?”

秦朝阳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回大人,是为了小老儿的一位族孙!她身患顽疾,先天不足,必须得由四季之地中一种灵果才能治愈,当年那位大人瞧出了这一点,所以便交予秦某一块令牌,另有嘱咐十二年后来到青阳神殿的赠言!”

“是这么回事啊!”温紫衫闻言颔首,也没有仔细去问的意思,而是道:“既是那位大人所说,那本殿主倒也不好拒绝,左右不过一个名额的事情……”

听他这么一说,秦朝阳不禁露出大喜之色。

他本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