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二十三章 投影

第两千一百二十三章 投影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那被杨开蛮力攥捏也毫发无损,任凭秦朝阳用尽手段也无法损坏分毫的玉女乞丐令,到了陶执事手上竟被他随随便便捏成了四五块!

不费吹灰之力!

杨开呆若木鸡,怔怔地望着前方,思维一片混乱.

秦朝阳也是一副下巴脱臼的模样,嘴张着,瞪大眼睛望向前方,脑子里乱成一团.

呵……陶执事一声冷笑,将手上的令牌碎片随手扔出,道:这等垃圾,本执事随便雕个几百块出来都可以,垃圾也能当信物?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们两个渣滓,还有何话说?

秦老哥……杨开低喝一声,扭头看向他,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期望秦朝阳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秦朝阳却没有回应,仿佛失了魂魄一样,傻傻地站在那里.

被耍了啊……杨开内心深处一片哀嚎,将那所谓的高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那令牌早不出事晚不出事,竟到了陶执事手上才出事,显然是附加在令牌上的力量消失了的缘故,否则以陶执事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破坏掉那玉女乞丐令!

而现在,令牌碎了,信物没了,两人是有口说不清.

杨开已经在考虑该逃出青阳山脉之后是不是该离开南域了,否则被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盯上,以他的实力早晚要出事.

众弟子听令,随本执事将这两个奸佞小人格杀当场,以正我神殿之威!陶执事已迫不及待地发号施令.

那两个道源一层境应了一声便气势汹汹地朝前方扑来,胖师弟和青面师兄似乎也找到了复仇的好时机.浑然不顾境界修为上的差距,紧随在后!

秦老哥,走哇!杨开大喝一声.

秦朝阳却依旧无动于衷,只是站在原地,嘴唇蠕动.仿佛失了意识一样喃喃自语着:碎了,碎了……

看样子刚才那一幕对他的打击还是挺大的.

碎在他面前的不单单只是一块令牌,还有拯救秦钰性命的唯一希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股莫名的力量忽然凭空浮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天空中,云起风涌,电闪雷鸣.

能量的韵动.自天空上的云层悠然荡开……

这一瞬,杨开秦朝阳和陶执事等人都感觉到一股堪称恐怖的威压.

不但是他们,连带着整个青阳山脉的武者,都感觉到了,为这威压而战栗惊悚……

……

这是……青阳山脉主峰处.一栋宫殿内,一个身穿紫衫,看似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本来似乎正在闭关修炼什么秘术,但在那威压跌宕的一瞬间便立刻睁开了双眸,眸内精光四溢,猛地朝一个方向望去,那目力宛若能洞穿虚空,看到远在几千里之外发生的一幕.他的脸上一片凝重之色,感应片刻,脸色有些骇然道:怎么可能!

而与此同时.在另外一座山峰之中,那山峰处一片鸟语花香,环境幽静,好似不是人间拥有,美轮美奂.

峰中,一个端庄美妇也猛地站了起来.美眸凝视远方,俏脸微变.不假思索地娇躯一晃,便从原地消失不见.

另一边.一个耄耋老者正盘膝而坐,面前许多神殿精锐弟子,聆听老者讲解武道天道,个个露出如痴如醉之色.

蓦然,老者的声音戛然而止,抬头朝一个方向望去,片刻后,缓缓起身,一闪而逝,留下一众弟子惊疑不定.

类似的一幕,发生在青阳神殿各处地方,那些无论是不是在闭关的帝尊境强者们,都感应到这恐怖的力量攒动,纷纷从自己的住所朝事发之地赶去,想要一探究竟.

……

青阳山脉边缘处,在场七人,无论修为高低,全都身躯颤抖.

这与胆量和意志无关,而是完全的力量压制!

修为弱如胖师弟和青面师兄两人,更是全身骨头咯作响,在硬撑了一会儿之后,双双昏厥过去.

而在场四个道源一层境,也都是催动体内力量,抵挡那莫名的威压,陶执事同样如此,面色艰辛,本就不高大的身体仿佛被压在了一座大山下方,腰身彻底佝偻起来.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力量!陶执事惊恐大叫.

秦朝阳和青阳神殿另外两位道源境也都满怀敬畏和惊惧之色.

杨开眼珠子滴溜溜转动,四处查探,想要放出神念感知这力量和威压的源泉,却发现神识根本无法离开身体,这空间仿佛都被彻底禁锢!

轰……

天空之中,一道光柱猛地投下,一人诡异现身.

光芒散去,那人印入众人眼帘之中.

来人头戴一个宽大斗笠,斗笠稍有些歪斜,遮住了上半边脸,看不清具体面貌如何,但那下巴处却是一片参差不齐的胡渣子,配合着透过斗笠边缘处若有若无的慵懒目光,让这人看起来具有一种神奇的魅力.

来人穿着也很是张扬,明明是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宽肩拔躯.,!,却偏偏穿了一件花里胡哨的长衫,脚下蹬着一双鹿皮长靴,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这人悠一现身,秦朝阳便猛地瞪圆了眼珠子,惊喜道:高人!

杨开听他这么一喊,立刻明白,这人应该就是那令牌的主人了.

果然跟自己猜的一样,此人的实力已经登峰造极,绝对是帝尊三层境级别的强者!从他身上传来的感觉,似乎比之前遇到的凤姨还要强烈!

最关键的是……

此人并非实体,仅仅只是一道投影!

来者何,何人!那陶执事险些吓尿了,若非在自家的地盘上,只怕他早已逃之夭夭,可即便如此,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