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天地截身和劫

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天地截身和劫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异树苍,锁四极,镇虚空?”杨开眼帘微缩。

秦钰颔首,道:“典籍记载,苍树扎根于虚空,阴阳混沌之力贯彻天地,困囚天地之力!”

“如此了得?”杨开顿时惊了。

秦钰微微一笑,道:“只是记载而已,是真是假无从考证,不过大人此前描述之物,与苍树倒是有些相似。或许与苍树有什么关系也说不定……”

“你之前问我的那个问题……”

“苍树乃是封印天地之树,阴阳混沌之力具有莫大威能,若是大人所见画面中,那异树有展现出封印之力的话,大概苍树是真的存在的!”

听到这里,杨开心头狂震!

小玄界里栽种的金银双色异树,所展现出来的可不就是封印之力?

连上古巨魔的魔念和魔气,都被那金银两色力量封印在了自己的腹部处,可见其确实与那传说中的苍树有极大的渊源。

“苍树的阴阳混沌之力,具有封印一切》顶点》小说的威能……”秦钰继续说着,“也难怪那上古巨魔的残存意志中会出现此物,它恐怕极为惧怕那封印的力量,所以即便隔了无数年,也依然能够记得此物。”

“应该就是这样了。”杨开点头表示赞同,也乐得秦钰去误会。

“大人所托,幸不辱命,不知大人对小女子的解释是否满意。”秦钰笑吟吟地问道。

“秦姑娘博学古今,杨某佩服。这解释,我很满意。”

“大人谬赞了!”秦钰脸色微微一红,顿了下,道:“恩,老祖似乎还有事要与大人商谈,钰儿暂且告退了。”

说着,她便打开了这密室的结界,转身朝外走去。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秦钰忽然顿下步伐,回头道:“大人。老祖所说之事……你若觉得为难。一言回绝便可,不必顾虑太多!”

说完之后,也不等杨开有什么反应,便推门而出。

杨开皱眉站在原地。不知道秦钰最后一句话想表达什么。不过……从她话中透露出来的意思。秦朝阳似乎要自己帮什么忙啊!

对这一点,杨开也早有心理准备,上次秦朝阳就已经提前给他暗示过一次了。

现在看来。这个忙……恐怕不太好帮。

待到秦钰走后片刻,秦朝阳推门而入。

“秦老先生。”杨开冲他一笑。

“杨老弟。”秦朝阳似乎有些心事的样子,心不在焉地道:“坐下说。”

落座之后,秦朝阳也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眉头紧皱,仿佛是在心中斟酌措辞。

杨开见此,主动打开话匣子,道:“秦老先生,我看秦姑娘的形态和气息……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秦朝阳叹道:“钰儿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杨老弟想必也早已看出来了,之前也都是老夫每日耗费力量替她稳定身体忧患,只是这一次……”

“秦姑娘的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杨开问道。

他本能地觉得,秦朝阳这一次要自己帮的忙,应该与秦钰有关。

“既然杨老弟问了,那老夫就直说了。”秦朝阳一咬牙,道:“钰儿她天资独厚,生来便有造化天瞳这种天赋神通!”

“造化天瞳!”杨开眉头一掀。

“一种瞳术,具体有什么威能……钰儿修为太低,年纪也小,老夫也没研究个透彻,钰儿现在表现出来的,似乎可以观人气运,勘人未来,也可以洞察虚幻……”

“这倒是很有用的神通。”杨开有些讶然。

秦钰具有瞳术这事,杨开早有猜测,这小丫头可不止一次在他面前展现过自己的天赋神通,只是那瞳术到底叫什么,有什么能力,杨开并不清楚,听秦朝阳这么一解释,他才算是明白。

“若单单只是造化天瞳也就罢了,这个天赋神通对钰儿本身并没有多大危害,只是每一次动用的时候会给身体增加一些负担而已。偏偏钰儿她……不但具有造化天瞳,还是天地截身!”

“天地截身?”杨开眉头一皱。

秦朝阳点点头:“钰儿五岁的时候,枫林城有一位高人路过,看出钰儿体质与常人不同,便略微查探了一番,正是这位高人告诉老夫,钰儿身负了天地截身,要不然老夫也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天地劫身……有什么坏处?”

秦朝阳叹道:“天地截身,也算是一种特殊体质了。那高人说,天地截身所负之人,只要还处于这片天地之中,生机便为天地所截,活不过十八岁!”

“十八?”杨开脸色微变,惊道:“敢问钰儿姑娘今年多大?”

“再有八个月……就十八了。”秦朝阳脸色黯然。

“这岂不是说……”杨开低声道:“钰儿姑娘只能再活八个月了?”

“不错。”秦朝阳沉重颔首。

杨开为之一呆。

一般来说,一个人生来便具有特殊体质,便是天地眷顾,而秦钰不但生有特殊体质,竟还具有造化天瞳这样的天赋神通,算是万万人中无一的几率。

只是可惜……那天地截身并非什么好体质,生生地阻断了她的生机。

怪不得刚才看到秦钰的时候,感觉她有些气息微弱,原来是快到大限之日。

她身负造化天瞳,可以勘人未来……她未必就看不到自己的末路在何处,但人前人后,似乎一点也没表现出什么惊慌。

想到这里,杨开由衷地感到钦佩,可不是每个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都能这么从容淡然。

“秦老先生与我密谈,应该是为了秦姑娘?我能帮到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