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有异树为苍

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有异树为苍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炼化了真龙之血之后施展出的龙化秘术,跟以前比较起来有很明显的不同。

第一个区别便是由单手龙爪,变为了双手龙爪。

龙爪之威,无坚不摧,无物不破,足以与杨开实力相当的秘宝正面抗衡,双手龙爪自然比单手有威力的多。

而第二个显著的区别,自然是龙鳞的变化了。

此前他手臂处的龙鳞虽然也由自身力量显化而出,但并非火红之色,可现在却有了一丝火龙的气息,显然更加坚固。还有胸口处龙鳞显化出来的龙鳞铠甲,也足以给杨开提供极强的防御。

单单只是炼化一滴真龙之血便有如此奇效,若是再将龙骨剑滴翠完全炼化入体,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想到这里,杨开心头一片火热,意念一动,散去了龙化秘术,重新盘膝坐下。

炼化龙血比较简单,直接吞入腹中便可,但是龙骨剑不同,那是一截龙脊骨,根本不能如法炮制。

好在杨开之前曾经粗糙地祭炼过,可以将它收入体内。

所以只需要耗费一些时间,慢慢地将其融合便可。

杨开没有犹豫,直接将龙骨剑中的两样材料——龙脊骨和龙珠分离,分别融入体内,逐渐炼化。

……

小玄界内一片宁静,匆匆一月,一晃而过。

这一个月时间内,不断地有人从枫林城内赶来,看望杨开,莫小七来的次数最多,其次便是康斯然了,当然还有城主府方面,和其他家族的道源境老祖们。

只是张家主母得杨开传音。被告知正在闭关不会见客,只能硬着头皮将这些客人拦在外面。

莫小七和康斯然甚至段元山,秦朝阳等人都比较好说话。一听杨开正在闭关,也就不再勉强。反而关切询问杨开的近况,一来二去的,张家倒也与几位道源境混的熟稔起来,得了不少照拂。

可其他家族的道源境老祖们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一个个兴致勃勃地来此,想要拉拢杨开,聘请他为族中长老或者供奉,却被一个虚王一层境的老妪拦了下来,自然感觉受了冷落。

张家老妪和那美妇。虽然胆战心惊,但也只能赔笑解释。

几次三番,便没人再来此地了。

好在这些道源境强者们虽然不爽张家的待客之道,但有城主府方面庇佑,也不敢太过为难她们这一群孤儿寡母,否则以张家现在的实力,哪还能安然存在?

一个月后,杨开安然出关。

张家众人得到消息,纷纷来见。

一番嘘寒问暖之后,老妪才道:“好叫大人知道。大人闭关这一阵子,有不少人来探望大人。”

“我知道了。”杨开也没问到底有谁,因为他能猜得到。

“另外。灵丹坊的康掌柜和那叫莫小七的姑娘分别留了一个玉简给大人。”老妪说话间,给张若惜打了眼色。

张若惜会意,将两枚玉简恭敬地递了上去,然后站在杨开身侧,垂首而立。

杨开接过玉简,拿起其中一枚,神念扫过之后,微微一笑道:“康兄果然被调走了么……”

张家老妪闻言,颔首道:“是的大人。康掌柜似乎是接到了紫源商会总部的调令,已在半月之前离开了枫林城。临走之时,康掌柜还在我张家盘亘数日。想要见你最后一面,可惜大人……一直闭关未出。”

“有缘总会再见!”杨开微微一笑。

对康斯然会被调走一事,他早已有所猜测。

枫林城毕竟还是太小了,康斯然能晋升到道源境的层次,那就不再适合待在这种小地方主持一间小商铺,紫源商会方面,必定会让他前往更需要他的地方。

康斯然也是身不由己,身为商会之人,总部调令下达,他根本无法违背,除非叛出紫源商会,可如此一来,整个南域恐怕都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康掌柜临走之前曾说,眼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最终会被调往何处,待到确定下来之后便会着人给大人传讯的,康掌柜还说,日后大人若有需要,随时通知他,即便千山万水,他也会赶来与你相见,助你一臂之力!只是没能亲自与你道别,心中抱憾,望大人谅解。”张家老妪回禀道。

杨开点点头,康斯然也算是有心了。自己一枚道源丹成就了他眼下的修为,他自然感恩在心。

没有多说什么,杨开再将神念沉入另外一块玉简之中,查探了其中留下的讯息之后,他不禁愕然满面:“小七也走了?”

玉简之中的信息很简单,只有一句话而已。

“可恶的杨大哥,还在闭关,见你最后一面都不成!我得走了,凤姨来抓我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莫小七来历神秘,不过杨开能猜测到她绝对出身不凡,但从她留在玉简之中的传话来看,似乎是家中来人要把她抓回去的样子……

杨开不由自主地想象出一幕画面来——叛逆的少女离家出走,流浪在外,最终被发现踪迹,族中高手对她一阵围追堵截,最后逼得她乖乖束手就擒,被拎了回去。

“可怜的小七……”杨开唏嘘一声,虽然同情她,但杨开并不担心。

既然是她家中来人擒她回去,想来是不可能伤害到她的。

而且……那所谓的凤姨,杨开也曾听莫小七提到过一次,感觉两人的关系很亲密,因为莫小七说过,凤姨跟她讲过好多故事什么的。

才闭关一个多月,没想到就有两个友人离开了枫林城,而且都是被逼无奈,这让杨开颇有些感慨世道无常。

捏碎了两枚玉简,杨开望着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