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一十章 绝望

第两千一百一十章 绝望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

杨开话音刚落,一人便如闪电般从外窜进,随手一拂,大门再被关闭。

望着来人,杨开拱手失笑:“秦老先生!”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秦家老祖秦朝阳。

“杨老弟!”秦朝阳回了一礼,脸色稍有些尴尬。

杨开道:“秦老先生不在族内养伤,怎地也跑到这里来了?”

秦朝阳的脸色不是太好,显然是上次受伤还没有痊愈的缘故。不过更让杨开感到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和段元山一起来看望自己,而是独自一人偷偷摸摸地过来。

杨开心思一转,有些明白他想做什么了。

“老夫伤势无碍。”秦朝阳摆了摆手,自顾地找了个位置坐下,道:“倒是听闻杨老弟你安然返回,老夫便急急地赶了过来,没曾想,还是让城主大人他们先了一步。”

“所以你就躲在外面了?”杨开嘿嘿一笑。

“有些话不太方便当着城主大人的面说出来。”秦朝阳尴尬道。

“哎。”杨开一叹,诚恳地望着秦朝阳道:“我大概知道秦老先生的意思,只是……请恕我斗胆拒绝了。”

秦朝阳奇道:“老夫还没说你就知道了?”

杨开苦笑道:“秦老先生来这里难道不是想让我加入你们秦家么?”

“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秦朝阳一怔。

杨开点点头:“秦老先生此前就已经旁敲侧击过几次了,我若还猜不透的话,那不是傻子么?而且……据说姜家的产业也将由秦家来接管,姜家偌大一份基业,秦家就这么一口吞下了,若没有足够的武力威慑。怕是震不住其他人蠢蠢欲动之心啊。”

“老弟懂我!”秦朝阳听的眼前一亮,不迭地点头道:“正是如此,老夫才特意赶来此地。想要聘请老弟为我秦家太上长老,地位与老夫等同。届时你我联手,相信其他的老家伙也不敢放肆!”

杨开叹道:“我刚拒绝了段城主许诺的副城主之位!”

秦朝阳一听,脸色顿时一黯,失望道:“这样啊……”

两人都是聪慧之人,杨开也不需要解释太多,秦朝阳就知道自己没戏了。

杨开才拒绝掉段元山的拉拢,若是转眼就答应了秦朝阳,日后叫段元山知道肯定会得罪他。段元山会以为杨开小瞧自己,搞不好就要记恨在心。

到那个时候,秦家也无法置身事外。

聘请来一位太上长老,却得罪了城主府,这笔买卖可不划算,秦朝阳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望着秦朝阳,杨开有些惭愧道:“本来呢,秦老先生传我玄武七截阵的结阵衍化之法,秦家若有需要,我也义不容辞。只是这事……我若答应对你秦家有害无益,只能让秦老先生失望了。”

“老夫理会的。”秦朝阳颔首道。

“不过……”杨开话锋一转,道:“若是日后秦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倒是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出手,届时还请秦老先生不要客气!”

秦朝阳闻言,眉头一扬,嘿嘿笑道:“有杨老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他一副大喜过望的模样,很是开心。

虽然此行没有达成既定的目标,但有杨开的保证,也算是不虚此行。

秦朝阳大有深意地道:“或许,老夫很快就有事情需要杨老弟帮忙!”

杨开点点头道:“我等你消息。”

当日秦朝阳将玄武七截阵的完整结阵之法通过玉简传授给杨开。本来只是要换取他的一个承诺,那就是在危机关头保护秦钰的安全。若是城破的话,可以带秦钰一起走。

但事后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场魔劫就这么有惊无险地度过了,那承诺自然作废。

而杨开得了人家的好处,却又拒绝人家的拉拢,心里确实过意不去,也是有意找机会还掉这个人情。

随后两人又随意地聊了几句,秦朝阳这才起身告辞。

他有伤在身,急需调养,而且如今秦家正在接收姜家的大片产业,族内忙的不可开交,确实有些分身无瑕,时间宝贵,自然不能多耽搁。

待秦朝阳走后,杨开这才彻底得了清闲,也连忙调息起来。

一场魔化,让他变得有些虚弱,那种远超他修为的力量在他身上展现出来,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接连好几天的时间,杨开都待在厢房内。

直到某一日,他再度睁开双眸,精光四溢,神采奕奕,已不见之前的疲累和虚弱,俨然已经恢复如初。

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的情况,杨开确定没有留下任何后患,这才安下心来。

他没有第一时间出去,而是祭出玄界珠,身形一闪,便进了小玄界内。

小玄界依旧一片宁静,杨开默默感知了片刻,不禁惊咦一声,他发现在小玄界的某一处,有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正在澎湃不休。

身形晃动,他直接来到了那个位置处。

前方,流炎盘膝而坐,一手虚托,一手双指并拢朝天,摆出一个姿势,正在运转玄功。

她一身的雷火之力狂暴不安,以她为中心,方圆十几里的地面,雷蛇游走,火焰翻腾。

而在流炎的身后,却有一道巨大的虚影,翱翔天地,似要振翅而飞。

“鸾凤!”杨开瞧了那虚影一眼,当即一惊。

那虚影赫然便是他曾经近距离目睹过的上古圣灵鸾凤的身影,只不过并非活物,而是一道投影罢了。

但即便是投影,也散发出圣灵之息,虚影表面,黑炎翻滚,滔天气势,猛不可挡。

流炎的表情及其艰辛,仿佛正在施展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