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零八章 联袂来访

第两千一百零八章 联袂来访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我从来没答应与你联手,何来叛徒之说?”法身一脸无辜地望着花青丝。

“我不管!”花青丝一扭脑袋,不去瞧法身,嘴中急速地唾弃道:“叛徒叛徒叛徒叛徒叛徒……”

“少在这胡搅蛮缠了!”杨开冷哼一声,道:“告诉我,韩冷到底身负了什么秘密?”

“我不知道!”花青丝干脆地答道。

“呵呵……”杨开咧嘴笑了起来,淡淡道:“看样子你还没弄清楚自己眼下的处境是何等尴尬啊……既如此,等你脑袋清醒点咱们再来谈话!”

言至此处,他伸手一挥。

悬浮在半空中的花青丝便骤然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被杨开丢到小玄界哪个地方去了。

旋即杨开双手掐诀,凌空打入几道灵决,似乎是针对花青丝施展了什么秘术。

“我知道。”杨开点点头,“若非当然她确实有救我之心,我也不会将她送进来,早就杀了灭口了。”

“你有分寸就好。”法身说完之后,瞧了一眼杨开的身体,道:“你还是尽快处理下自己的伤势吧。”

杨开点点头,直接在药园旁边盘膝坐了下来。

之前一战,为魔念缠身,他悍不畏死,结果与三位帝尊境大战不休,多次受伤。

伤口处萦绕三大帝尊境的法则之力,难以痊愈。

换做一般的道源境受到这种创伤。恐怕除了服用一些灵丹妙药阻止伤势恶化之外,真的再无解决办法了。

但在小玄界之中,杨开却可以借助这片空间的天地法则,来驱除伤口上缠绕的法则残力。

匆匆三日而过,杨开总算将伤势处理完毕。

而借助药园处不老树散发出来的惊天生机,辅以自身的强大恢复能力,此刻杨开的伤势基本上已经痊愈,甚至瞧不出有受伤的痕迹,只是大战之后,必有虚弱。必须得休养些日子才能彻底康复。

他离开了小玄界。出现在张家的客房之中。

流炎一直守护在玄界珠前,见到杨开现身,美眸一亮,大喜道:“主人……”

说话间。她来回扫视着杨开。确认他安然无恙。这才明显地松了口气。

“辛苦你了。”杨开冲她颔首,伸手将玄界珠收了回来。

流炎道:“份內之事。”

“很好,你也晋升到道源境的层次了。恭喜了。”

之前流炎一直在元鼎山下方的岩浆中沉眠,吸收岩浆的灼热火力,杨开本就感觉到她快要晋升了,只是苦等了一个月之后并无动静,他才不得已启程前往枫林城。

也幸亏流炎在关键时候返回,借助两者之间牢不可分的精神联系,将杨开的神智唤醒,否则后果真有些不堪设想。

“我这个道源境,比起主人来可差远了。”流炎微微一笑。

“不必妄自菲薄,你与正常的生灵不一样,没有那么得天独厚的优势,上天既然让你走今天这一步,势必会让你走的更远的。”

“但愿……”流炎也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对了,你看看这个对你有用没?”杨开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一个东西来。

那东西悠一出现,整个厢房便忽然温度拔升起来,一股焚灭万物的气息悠然荡开!

“这是……”流炎美眸一缩,震惊地凝视杨开手上之物。

那是一根羽毛,一根三尺长短的羽毛,通体金黄,但在那羽毛之上,却仿佛燃烧着漆黑的火焰,精灵跳动……一眼望过去,那火焰好似能将神魂都焚烧殆尽。

“鸾凤之羽。”杨开解释道。

这一根鸾凤之羽,还是他当时在玉清山中捡到的。它可不是鸾凤幼体遗落的羽毛,而是那一只成年圣灵的神羽。

这种东西向来是无价之宝,用来打造最顶尖的秘宝都不在话下,但杨开觉得将它交予流炎才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果然,杨开此言一出,流炎娇躯猛震,死死地凝视着那一根鸾凤之羽,美眸轻颤,涩声道:“我可以试试炼化它!”

“最好不过!”杨开笑着将羽毛递了过去。

流炎接过,爱不释手地把玩起来。

见她如此,杨开立刻将她收进了玄界珠里,让她自行炼化去了。

随后,杨开走出厢房,与张家众人见了一面。

乍一见到杨开出现,张家众人自然是一阵嘘寒问暖,尤其是张若惜,虽然羞涩没有说一句话,但杨开却能从她时不时瞟来的目光中感受到她的关切和安心。

与张家众人随意地聊了一会儿,杨开才回到房间中,又取出音珠,给莫小七报了个平安。

小七大为高兴,当即表示要来看望杨开,杨开连阻止都来不及,便被她掐断了联系,只能无奈苦笑。

不大一会儿,杨开便感觉到几股强横的气息从远方逼近过来,人还没到,一人的声音便已遥遥地传了过来:“哈哈,杨老弟,我等来看望你了。”

声传四野,中气十足。

张家众人在听清到底是何人传话之后,顿时一阵鸡飞狗跳,在张家主母的带领下,齐齐外出列队迎接。

少顷,光芒闪过,显出几道身影。

张家老妪略一躬身,高声道:“城主大人莅临陋室,张家蓬荜生辉,老身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其余人也都齐齐见过段元山。

段元山一挥手,笑道:“老夫人不必多礼,本城主不请自来,还望老夫人见谅,恩,我来此,是来见见杨老弟的,不知他……”

“杨大人正在客房休息,几位请!”老妪声音虽然平稳,但任谁都可以看得出她压抑的激动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