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零六章 无心插柳

第两千一百零六章 无心插柳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

杨开躲进玄界珠之前,曾匆匆交代过流炎一些事情。&..

流炎的身份比较特殊,不太方便四下走动,所以他便让其暂居在城外张家处,这也是无奈之举。

在头脑清醒的那片刻时间内,杨开考虑了很多。

他自身的状态无疑是很危险的,且不说自己有丧失神智沦为魔人的可能,若不躲进玄界珠内,而是肆意在外张扬,势必要再被陈文昊等人再次抓住踪迹,赶尽杀绝。

更何况,他那种嗜血状态,对生灵有着本能的杀戮**,一旦不小心闯进枫林城的话,整个城池都怕要被他屠戮一空。

他只有小玄界一处地方可去。

玄界珠内,杨开的意识昏昏沉沉,浑浑噩噩,若非识海内的七彩温神莲守护住了杨开最后一丝神智,他早已迷失在那强大的力量之中,没有自我。

此刻,七彩温神莲的七彩霞光与那上古巨魔的魔念纠缠不休,双方势均力敌,让杨开无计可施。

若只是识海内的危机倒也就罢了,以七彩温神莲的强大功效,杨开自付自己还不至于被迷失心智。

可是……自己的肉身内却积攒了难以想象的上古精纯魔气,那魔念入体的时候,覆盖了方圆几万里,甚至那些魔物身上的魔气,也都尽数汇聚其身。

温神莲固然强大,但它的功效只针对神魂,对肉身毫无作用。

肉身的问题若不解除,他早晚都会坠入上古魔道。

嘶吼咆哮不断。压抑可怖至极,受杨开的情绪影响,小玄界内的天地灵气一片混乱。

花青丝面色苍白地躲在法身脚下,以那粗壮的大腿为避风的港湾,美眸惊恐地凝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她道源三层境的强大修为,在杨开掀起的力量潮汐之中,犹如独木舟行驶于狂风大海之上,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

法身也是脸色凝重,闪亮的眸子里满是担忧之色,却毫无办法。

渐渐地。嘶吼之声越来越大。杨开似乎随着本能,正在疯狂地破坏小玄界内的一切。

飞沙走石,大地龟裂,山峦起伏。碎石滚落。

某一刻。那连绵不绝的嘶吼之声忽然停止。掀天动地的动静也一下子消失不见。

花青丝默默地感知片刻,这才艰辛问道:“那边……怎么了?”

法身眯眼,目光似乎能穿透虚空。沉声道:“好像又恢复了片刻神智。”

“你说,我若是现在过去求他放我出去……会有什么后果?”花青丝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种提心吊胆的煎熬了,内心深处萌发出一个可笑的念头来。

“你可以试一试!”法身悠悠地瞧了她一眼,忽然,又抬头朝极远的位置处望去,口中惊咦一声。

旋即,他眼前一亮,道:“对啊,或许那东西有奇效也说不定!”

“什么东西?”花青丝惊声问道。

法身却没有理会她的意思,让这美妇不禁噘了噘嘴。

另一边,杨开借助神识的短暂清醒,急速朝药园所在赶去。

他在上一次清醒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的最大问题,那便是肉身之中的澎湃魔气,魔气的问题一刻不解决,他就永远也无法摆脱上古巨魔的魔念缠身。

他一下子想到了栽种在药园处的不老树。

不老树不死不灭,天地永存,亘古至今。

若是能想办法将它融合进自己体内,不但能成就传说中的不死不灭身,而且以不老树的力量,大概也足以对抗体内的魔气了,足以将其镇压。

玄界珠为杨开所炼化,小玄界内唯他之心。

一念之间,他便已来到了药园处,直接盘膝坐在了不老树前方,默运玄功,想要牵引不老树的力量涌入己身。

当年初得不老树的时候,他曾经尝试炼化过,但根本无计可施,最后不了了之。

但那个时候的他,才不过虚王一层境而已,或许是因为实力境界不够的缘故。

而此时此刻,他已抵达道源一层境,比当年超出了整整一个大境界,确实有一试的必要。

可是很快,他就无奈地发现即便自己已经到了道源一层境的境界,也无法牵动起不老树的任何力量。不算高大的不老树扎根在药园之中,散发出惊天的生命之力,让整个小玄界都显得生机勃勃,却就是不为自己所用。

杨开眼神一黯,心中不禁生出一丝绝望的情绪。

放在平时,这种情绪还没什么。

但如今他被上古魔念缠身,绝望的心绪一诞生,便被魔念无限扩大,霎时间,整个小玄界都弥漫出这种让人沉重的气氛,连极远位置处的花青丝都被这种绝望所笼罩,俏脸一下子黯然伤神,泫然欲泣。

被那情绪感染,她似乎看到了自己一辈子被困在这诡异的空间内,孤老终生的场景。

即便是到死,身边也只有一个大石头相伴。

她连忙伸手擦了擦眼角,手指上浸润一抹湿润……

“哎!”法身重重一叹。

“我怎么突然觉得好伤心啊?”花青丝仰头看着法身,素手不断地擦拭着眼角,但眼角处的泪水却是如断线的珍珠似的,擦了一串又有一串,怎么也擦不完。

法身伸出门板一样的大手,轻轻地拍了拍花青丝的脑袋。

美妇的身子顿时矮了一截,娇呼道:“好难过啊,怎么哭成这样了……呃,讨厌死了,眼泪水止不住了……”

说话间,眼睛已经红肿成了水蜜桃。

“咦……”法身又一次惊呼起来,伴随着这一次惊呼,他更是霍地站起了身,目光直直地朝那遥远的位置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