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火红之光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火红之光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几千里外的枫林城,城中几十万武者没有了之前劫后余生的欣喜,而是全都面色惊恐地朝某个方向望去。-

在那个方向上,有剧烈的能量波动传来,有震耳的爆裂声袭至。

段元山,醉酒翁,秦朝阳,以及各大家族的道源境老祖们,纷纷立于城墙之上,目光穿透虚空,似乎是要瞧出什么端倪。

“城主大人,那边是何人在战?”梁家老祖梁鹏乐,惊声发问。

段元山略一沉思,道:“段某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天武圣地的陈大人等三位大人,想来是他们闹出来的动静了。”

“上次来过咱们枫林城的陈文昊陈大人?”辛家老祖辛高杰眼帘一缩。

“正是!”

“那他们的敌人又是谁?”辛高杰满面震撼。

陈文昊等三人可全都是帝尊境强者,三人联手,竟依然只与那未知之敌打的热火朝天,天崩地裂,没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胜利。

可见那敌人到底有多么强悍。

“不知!”段元山摇了摇头。

不过就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莫名其妙地浮现出杨开的身影。

当时七大道源境强者带着秦钰前去修补封印,结果出了纰漏,庄盘临阵逃脱,玄武七截阵不攻自破,杜立身惨死当场,秦朝阳重创昏迷。

杨开为魔气侵蚀,静矗原地不动,似乎即将要沦为魔人……

若说杨开丧失神智,成为魔人倒也有可能。

但以他的根基。即便成为魔人,能与三位帝尊境对抗么?

段元山摇了摇头,驱散了心中滑稽的念头。

更何况,眼下那诡异的上古魔气已经全部消失不见,被侵蚀神智的魔物们也都恢复了过来,杨开理当也是如此才对。

轰隆隆……

天空中忽然响起一声炸雷之音,伴随着这声音的传出,天地元气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似的,朝某个方向急速汇聚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辛高杰第一个有所反应,愕然地朝枫林城内某个方位望去。

段元山也随之扭头。瞧了一会儿。大喜道:“城内有人即将晋升道源境!谁家的弟子?”

众老祖面面相觑,都缓缓摇头,表示不是自家族人。

“去看看,此乃我枫林城大难之后。大兴之兆!”段元山高呼一声。以源力催音。足以让全城的武者都听的清清楚楚。

他身为一城之主,此刻自然是要以稳定人心为重,这晋升的异象正好给了他发挥的空间。

不管这晋升之人到底是谁。能在这个关头引起天地元气变化,对枫林城众多劫后余生的武者来说,都只是好事,不是坏事。

不多时,众人便飞驰到了那最上等的一处洞府前。

洞府外,一个老妪,一个中年美妇,一个少女,静守洞府前方。

“小七姑娘?”段元山瞧了一眼那少女,面色有些愕然。

他能认得莫小七也很正常,毕竟此前也一起共同抵抗过魔物和魔气围城,虽然莫小七只有虚王三层境的修为,但段元山却并没有丝毫小觑于她。

因为在那一段时间的相处,段元山发现这个少女来历颇为神秘,所学所用也极为高深。

最关键的是,莫小七今年看起来才不过十六七岁啊!

十六七岁的虚王三层境,即便是天武圣地那样的大宗门恐怕也培养不出来,唯有星神宫才有这个可能!

有那么一阵子,段元山甚至将莫小七当成了星神宫的秘传弟子!

他当然不敢小觑对方。

“段城主,诸位前辈。”莫小七微微一笑,招呼了一下众人。

“小七姑娘,这晋升之人……”段元山直奔主题,开口问道。

“是灵丹坊的康掌柜。”莫小七并没有隐瞒的意思。

“康斯然?”段元山一脸震愕之色,其他家族的老祖们也都是瞪大了眼珠子,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不可能的事情。

灵丹坊是紫源商会的产业,混迹在枫林城中的诸位强者自然都知道,也知道康斯然这号人物。

但是……正因为知根知底,才一脸迷茫。

康斯然怎么可能晋升得了道源境?

他的武道已经抵达终点了,他的资质也只够他走到虚王三层境的程度,不敢说他这一辈子都无法晋升道源境,但他的希望只有万分之一而已!

忽然听到是康斯然晋升道源境闹出来的动静,众人都感到惊讶万分。

段元山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忽然笑道:“原来是康掌柜,那可要好好恭喜一番了。”

言语之中,倒有些失落的味道。

康斯然虽然一直住在枫林城,但因为他的来历和身份,却并不属于枫林城,所以他的晋升对枫林城没有多大作用,这也是段元山情绪变化的原因。

“康掌柜怕是得了什么不得了的机缘吧。”辛高杰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若非有机缘,以康斯然的资质和本事,绝对不可能突然晋升道源境的,而且从时间上来推断,他似乎是在魔气围城之时,便开始闭关准备了。

敢在那个时候闭关准备突破,就意味着康斯然对此次晋升有十足的信心。

“这种事,还是等康掌柜出关之后,诸位前辈自己询问吧。”莫小七笑吟吟地答道。

段元山点头道:“自然。”

几人说话间,那天空中的异象已经完全显露,天地威能爆发,天地能量的洗礼开始,乌黑的云彩,化为精纯的攻击,从空劈下,穿破虚空。击打在康斯然身上。

洞府内,立刻传来了康斯然的嘶吼之声,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楚,让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