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九十七章 惊变

第两千零九十七章 惊变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众目睽睽之下,姜太生的身躯陡然间膨胀起来,眨眼功夫就变成了肥大的胖子,一身衣衫都碎裂干净。手机,平板电脑看小说,请直接访问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令人不安的能量波动从他体内传递出来,让每个人都心头狂跳。

玄武七截阵上光芒狂闪,隐隐有要支持不住的迹象。

“快阻止他!”花青丝此刻哪还有之前的万千风情?一声尖叫,美眸里满是恐惧的神色。

她虽是道源三层境,但也绝对无法无视一个一层境强者的自爆,而且,姜太生还是一个被魔化的道源一层境!

傅姓男子同样神色凛然,手上一柄短刀浮现,直接朝姜太生斩了过去,欲要在他自爆之前将他灭杀。

段元山,秦朝阳,杜立身,杨开四人纷纷合力,将五颜六色的能量攻击系数朝姜太生那边打去。

可就在这时,让人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庄盘忽然惊恐地大吼一声,双眸剧烈地颤抖,然后奋力朝外奔去。

他竟被眼前这一幕吓破了胆,只想逃的越远越好,浑然忘记了之前众人一起立下的心魔大誓,也再也顾不得其他人的安危。

他这一动,本来还能防守的玄武七截阵顷刻间就不攻自破了,巨大的玄武身影在一阵扭曲之中,直接涣散。

“混蛋啊!”段元山看了一眼庄盘逃向外面的背影,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

“庄兄,快回来啊。”杜立身大叫着,可庄盘早跑的不见了踪影,哪还能听到?

轰……

一声巨响传出,地动山摇。姜太生原本所在之地,蓦然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黑洞,不见丝毫光明,深邃无比,仿若能够吞噬掉世间万物。

那黑洞又蓦地往外扩张,携起让人胆寒的能量冲击。

噗噗噗……

段元山首当其冲,一口血雾喷了出去,气息陡然间萎靡不少。

紧接着。傅姓男子和花青丝也都是脸色一白,口鼻之中溢出鲜血。好在两人实力强横,所学秘术也不弱,硬是凭借强大的修为和秘术,顶在了原地,挡下了大部分伤害。

秦朝阳和杜立身实力最低,情况也最惨,秦朝阳直接被炸飞了出去,远远地落到地上,也不知生死。

杜立身更是被姜太生的自爆炸掉半边身子。直接气绝当场。

另一边,杨开谨守在秦钰身后,将后背露给了姜太生自爆的方向,催动源力护持己身。

秦钰只有返虚两层境的修为,有身兼着修复封印的重任,若是在这场自爆中毙命的话。那这一次行动可就彻底失败了。

所以他第一个念头便是将秦钰保护好。

当那恐怖的能量冲击袭来的时候,绕是杨开动用空间秘术放逐了绝大部分威能,也依然觉得仿佛被一柄大锤砸中,背后处一片火燎般的巨疼,胸口气血翻滚,一口金色的鲜血喷了出去。

余波渐消,现场状况惨不忍睹。

每个人都在大口地喘着气,满脸的悸动之色。

普通的道源一层境强者自爆起来绝对没有如此强大的威力,姜太生能做到这一步,绝对是因为被魔化的缘故。

“钰儿。封印修补如何了?”沉默之中,段元山忽然扭头朝秦钰喝问。

此时七位道源境之中,一人逃跑,一人死亡,一人生死不明,已经无法再结大阵了,若是封印修补完成的话,那众人便可立刻撤回枫林城了,若还差少许。段元山觉得也可以再努力一下,若是差的多,那就只能立刻逃走。

他一问,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秦钰那边。

下一刻,众人的神色一呆,露出绝望的神情。

因为那封印存在的石壁看起来比最开始还要破烂许多,显然是被刚才的自爆给波及到了,而此时此刻,石壁的封印处。一片微弱的金光闪耀,那一道道如同蚯蚓一般蠕动的纹路游走不停。仿佛吞噬了什么活力,正要化为活物一般。

而且,从那石壁之中,甚至还传出一股奇特的吸引力,让人舍不得挪移开目光。

察觉到这一点,众人心头大惊,连忙一咬舌尖,趁着头脑清醒的那一瞬间闭上眼睛。

“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诸位赶紧走!”段元山知道大势已去,说话间直接窜到了秦朝阳身边,伸手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确定他还活着之后,神色一喜,便将他拎了起来。

傅姓男子和花青丝对视一眼,也都萌生了退意。

“小弟弟,走啊!”花青丝冲站在原地的杨开吆喝一句,仿佛极为关切他的样子。

“杨大人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秦钰带着哭腔喊道。

她刚才被杨开护在身后,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倒是杨开被那恐怖的能量冲击,一口金血喷在封印的石壁上。

秦钰看的清清楚楚,当杨开的那一口金血喷上去之后,整个石壁都变得不太一样了,充满了活力和诡异的魔力。

她甚至还隐隐感觉到,杨开此时与那石壁上的封印有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怎么了?”花青丝一惊,连忙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秦钰摇了摇头,怔怔地望着杨开。

段元山面色一沉,窜到杨开身边望着他,下一刻,神色蓦然一变。

因为他发现杨开此刻双目瞪圆,有金血的鲜血从眼角处话落,死死地盯着石壁处,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面上虽有挣扎的神色,却无论如何也摆脱不得。

一股漆黑的魔气忽然从封印处涌出,直接攀附到了杨开身上,如一条黑色的绳索,将他与石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