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八十六章 搜魂

第两千零八十六章 搜魂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少顷,杨开和秦朝阳两人的传讯罗盘同时嗡鸣一声。

杨开将神念灌入其中,立刻得到了段元山的传讯:“放手去做!”

抬起眼来,杨开便看到秦朝阳一脸无奈的表情。

“既然城主大人发话了,那你们去便吧。”秦朝阳虽然还是担忧不已,但到了这个时候,却没立场再去反对了,只能在心中盘算着,等此次之事过后,该如何从城主那里弄到更多的好处!

毕竟秦钰可是他极为看重的后人,就算身负造化天瞳,可以返虚两层境的修为跨越几个层次对姜楚河施展秘术,也要承担不小的风险。

“杨兄地,钰儿就托付给你照顾了。”秦朝阳语重心长,好似要将秦钰嫁给杨开一样。

杨开抱拳道:“秦老先生放心,我必定全力以赴配合秦姑娘的!”

“杨大人,请随我来。”秦钰在一旁招了招手,率先朝一个方向飞去。

而杨开则伸手将姜楚河提了起来,紧随在秦钰身后。

另有几个负责一直保护秦钰的虚王境武者,也跟了上去。

姜楚河在城外的时候就被杨开斩去一臂,不过断臂处此刻却是漆黑的气息翻滚不停,没有丝毫鲜血流出,看起来极为诡异。

不大一会儿,众人便来到了秦家主宅。

如今枫林城危机,秦家所有返虚镜以上的武者,基本上都前往城墙处协助防守了,所以留在秦家的人,大多都实力不高,年纪也不大。

一见秦钰返回。一个个都急切地围聚了过来,叽叽喳喳地询问个不停,想知道外面的情况如何。

秦钰哪有功夫去搭理他们,摆出一副大姐头的架势,一番训斥,就将那些弟弟妹妹们训的不敢吭声。

不过待他们见到杨开手上提着的姜楚河之后,又纷纷围聚了过来,好奇打量不已。

“吼……”姜楚河忽然嘶吼起来。张开大嘴,状若疯狂。吓得那些秦家后嗣尖叫连连,纷纷逃散,更有胆小者,眼泪直流,呼喊着躲进房内。

“让杨大人见笑了。”秦钰一边在前方领头,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

杨开不置可否,紧随在她身后。

片刻后,两人来到了秦家一间密室所在,那密室外。禁制重重,天地灵气比旁的地方要浓郁出一大截,显然是秦家重要成员闭关所用之地。

来到这里之后,秦钰手掐灵决,开启密室的禁制,旋即回头冲那几个虚王境护卫叮嘱道:“你们守在外面。在我没出来之前,不得放任何人进入!”

“是!”几个护卫异口同声地答道,旋即分散开来,警戒四周。

密室内,秦钰再次将所有禁制开启,这才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一些东西,在密室内布置起来。

杨开手提着姜楚河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奇道:“秦姑娘原来精通阵法之道?”

他发现秦钰此刻正在布置的,竟是一个极为玄妙的法阵。虽然不知道这法阵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想来也跟她接下来要施展的秘术有关。

而从她娴熟的布阵手法来看,秦钰对阵法显然是精通至极的。

秦钰手上不停,莞尔一笑道:“小女子因为身患顽疾,所以不能如其他人那样经常外出,只能待在家里研究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了,精通阵法谈不上,只是略有研究罢了。”

“秦姑娘过谦了。”杨开眼帘微眯着,“我看姑娘的阵法之道恐怕已经有了相当的火候。”

秦钰一笑。道:“这个阵法不但会增强我等会施展的秘术威能,也能将杨大人的神识之力短暂地嫁接到我身上来,如此的话,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施展搜魂之术了。”

“神念嫁接?”杨开脸色微变,“世上还有如此神奇的阵法?”

要知道武者的神念极难修炼,比自身修为境界的境界要难上很多,杨开若非在早年得到了那至宝温神莲,不必为神识而操心,他也不会在短短几十年来修炼到这等境界。

他势必会花上大量的时间来淬炼自身的神念。

温神莲的功效。让他节省了大把功夫。

可秦钰布置出来的这个法阵,竟能让不同的武者之间。神念嫁接,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若是在对敌之时用上这种阵法,那完全可以越阶作战啊,一道神念压制过去,就算修为不如对方,也可以轻松击败对手。

“此阵虽然玄妙,但也没杨大人想象中那么神奇。我也是从一本古书上学到的残阵,自己修复而来,阵法运转起来的话,还无法受到太强大的干扰,否则必会失败,所以也只适用于一些特殊的情况,比如眼下,是根本无法用来战斗的。”秦钰似乎知道杨开心里在想什么,淡淡解释道。

“自己修复……”杨开当即将秦钰惊为天人,内心深处将这女人的评价又提高了一分,在阵法之道上,她只怕并非有相当的火候,而是已成大家!

“对了,这个神念嫁接,会不会暴露出自己的**?”杨开又有些担忧地问道。

他身上的秘密可不少,虽然直观上感觉秦钰这个人还不错,可杨开与她其实并不熟悉,自然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秘密。

“有这个可能!”秦钰闻言,手上动作顿了一下,开口答道。

“啊?”杨开脸色一黑,当即就要打退堂鼓了。

秦钰连忙道:“不过杨大人放心就是,虽然会有暴露**的危险,但那是针对神念弱小的一方……大人的神念比我强大的多,神识嫁接过来的话,我是窥探不到大人的,倒是大人你……”

她说着说着便说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