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八十章 补漏

第两千零八十章 补漏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所在的城墙处,那些武者们也是失神了一瞬,不过好在杨开之前提醒的及时,所以众人也都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在经过短暂的停顿之后,更加狂暴的秘术和武技朝外轰了过去,卷进魔气之中,不见踪影。

杨开本人更是十指弹动,一道道金血丝在他的神念控制下,如臂使指,如龙蛇乱舞,在漆黑的魔气之中带起一片片金色的光芒。

枫林城的防御阵法大多数都是单向的,也就是说当这些阵法被激活的时候,城外的攻击会被阵法阻挡,但城内的攻击却可以无视阵法的防护,轰向外面。

大多数城池的防护阵法都是这种类型,也有双向性质的阵法,但这种类型的阵法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轻易动用。

一旦动用,那就代表着城池已到最后的防护关头,当这些阵法被激活之后,城内的武者也无法将自身攻击打到外面了,只能坐以待毙。

叱叱叱叱——金光闪烁之间,城墙前方,那凶猛扑来的妖兽和魔人们纷纷被分尸,化为无数碎肉和血块,从天零散而落。

霎时间,杨开面前十几丈处,竟露出了一个空白地带。

这些被上古大魔的魔气侵蚀,被魔化的魔兽和魔人们,其实实力并不弱,每一个肉身都得到了极大的加强,不但心性暴戾,更能使用生前的各种能力,若与同等级的武者作战的话,百分百可以获得胜利。

但……杨开毕竟是道源境!

这些魔兽和魔人们在被魔化之前的水准实在不怎么样,顶多也就是虚王境而已,所以在金血丝一阵狂舞之下,才如豆腐一般脆弱。

周旁武者见此。受到了极大的鼓舞,纷纷施展出拿手绝活,朝外猛攻。

一时间,杨开所负责防护的城墙竟是显得固若金汤,周旁武者们更是信心大增。

杨开却神色凝重,因为放眼望去,那魔兽和魔人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竟是一眼看不到边。都将自身隐藏在漆黑的魔气之中,趁着魔气翻滚之时。趁势发起攻击。

只要一个不慎,城墙处的防御阵法便会被消磨掉不少威力,色泽变暗。

十指翻飞之间,杨开恍然大悟。

他忽然明白为何在前一日只见魔气围城,却在第二日出现了无数魔人和魔兽了。

显然是之前四散开来的上古魔气,正在枫林城四周魔化各种生灵,所以第一日才见不到魔兽和魔人的踪迹。

眼下恐怕枫林城附近的生灵已经无一幸免,只是不知道此番劫难到底波及了何等范围。

就在他一心阻挡魔物们的时候,胸口处的传讯罗盘忽然一震。他脸色微变,连忙取出那传讯罗盘来,查探内部讯息。

“西南角情况有变,杨兄速去驰援!”

传讯罗盘内,传来城主段元山的指令!

杨开一收传讯罗盘,扭头朝西南角的方向望去。可距离太远,他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那边的魔气无比浓郁,隐约还能听到一丝怒吼之声。

正当他在观察之际,身边忽然闪过一道人影,那人才一出现便急急道:“杨兄且去吧,此段城墙小老儿来负责!”

说话之人赫然便是枫林城副城主醉酒翁!

言至此处,醉酒翁忽然取下了腰间的青色大葫芦,往嘴里猛灌了一口烈酒,旋即手上翻动诀印。脸色骤然变红。

下一刻,他鼓起腮帮子,猛地往前一吐。

无边的烈焰,自他口中喷吐而出,那烈焰滚滚,蕴藏了难以想象的灼热之力,但凡被烈焰触碰到的魔人和魔兽,纷纷惨叫着退开,却无论如何也熄灭不掉身上的火焰。挣扎之中,不过三息便成了一具具焦炭。

令人作呕的焦糊味弥漫开来。

这还没完,醉酒翁脑袋微微摆动,那从口中喷出的烈焰也随之摇摆起来,直接在城池前方形成了一道长达三十丈有余的烈火之墙。

火光通天,印照九霄之上,似乎要将那大天都烧成红色。

魔物们纷纷后退,再不敢靠近分毫。

醉酒翁收起口中之气,身躯微微一晃。似乎刚才那一下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猛招,无法轻易再动用。

杨开见此。冲醉酒翁点点头,旋即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他本在城池的东方,此去西南角距离甚远,但对于能够施展空间秘术的杨开来说,却能在最短的时间抵达。

几个闪烁之下,杨开不计源力的消耗,已经赶到了西南角的位置。

放眼望去,杨开眼帘一缩!

此时此地,城墙的防御阵法上竟然破开了一个几丈方圆的窟窿,那滚滚魔气就如猫儿嗅到了鱼腥味一般,从那窟窿里钻进来,其中不少魔物的身影隐蔽在魔气之内,一窜进城墙上便冲旁边的武者展开攻击。

地上已经躺了几十具尸体,一缕缕魔气就如灵蛇一般,从这些尸体的口鼻之中钻入!

而在那窟窿前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手持一柄玉如意,不断挥动着,随着挥动,一道道玄光从玉如意上激射出来,将那些企图蒙混过关的魔物斩成齑粉。

这老者身上散发着道源境强者独有的气息!一身源力跌宕,衣袍猎猎作响!

在那城墙上,数之不尽的武者正在一同抵挡那入侵的魔气和魔物们,现场乱做一团!

杨开一来到此地,便不由分说地祭出了那道源级下品的长剑秘宝,催动自身不灭五行剑气,长剑在手上挽出朵朵剑花,往下方一刺!

叱叱叱叱……

五颜六色的剑光,从天袭下,笼罩了偌大一片范围。

在这个范围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