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五十六章 耍双剑的妖虫

第两千零五十六章 耍双剑的妖虫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申屠等人气势汹汹而来,本以为杨开在晋升的关头必定毫无还手之力,哪知只是一个照面之下己方的虚王境武者竟死了一半之多,这样的变故自然让剩下的人骇的魂飞魄散。眼‘快更新太快书太多,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这还没完,紧随在月刃之后,一片五彩的霞光咻咻激射了过来,攻击未到,凌厉的气劲已让剩下的武者肌肤生寒,头冒冷汗。

“剑气!”申屠面色一变,一眼就瞧出那五彩的霞光之中蕴藏的竟是锋锐至极的剑气,而且居然五行属满,一个不少,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之下,彼此之间遥相呼应着,似乎还能增强彼此的威力。

他神色骤然凝重,一声爆喝,矮胖的身躯竟蓦然变大了一圈,从那肥硕的躯体内,忽然弥漫起漆黑的气息,将他整个包裹。

旋即,他的身体中一下长出了无数道黑色的触手,四下摇摆起来,将袭来的剑气齐齐笼罩在自身的攻击之下。

一连串能量冲撞的动静传出,申屠体外延伸出去的触手被无数剑气斩的支离破碎,但与此同时,那些凌厉的剑气也被阻挡了下来,并没能建功杀敌。

被他救下一命的诸多虚王境全都感激地望了过来,其中一人更是在心悸之余大拍申屠的马屁。

“小子,晋升的关口竟还敢跟老夫动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既如此,那就拿命来吧。”申屠一声厉吼,手上忽然出现一面鬼头小盾,小盾看着不大,但上面的鬼头却是栩栩如生,青面獠牙。狰狞可怖。

他一催源力,灌入鬼头小盾之中,那小盾悠地化为一只真正的鬼头,迎风便张,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房屋大小,直朝杨开冲去。

奔袭之中,鬼头嘴巴开合,从口中喷出一团团银色的鬼火。连珠箭般地飞射出去,看起来极为厉害的样子。

杨开见此。眼帘不禁一缩,但却依然端坐在原地没有动弹。

那一团团银色的鬼火眨眼之间就来到了杨开面前,直接轰击在他的身体上,将他所在之地轰击的一片混乱。

“恩?”申屠为之一愣,满眼的诧异之色,似乎没想到竟是如此轻松地就将杨开给灭杀了,他这秘宝的威能自己清楚,本就攻击强大诡秘,辅以他自身修炼的秘术。别说是一个虚王境了,就是同为道源一层境的武者被那鬼火灼烧上,不死也得掉一层血肉。

杨开不过是虚王三层境,又处在晋升的当口,硬受了那么多下鬼火的攻击,哪还有命活?

这么一想。申屠微微颔首,以为自己果真得手了。

而见到杨开被鬼火吞噬,剩下的那几个虚王境更是发出了一连串的阴笑之声,似乎是在嘲笑杨开的不自量力。

但他们的笑声还没停止,杨开原本所在之处,一个人影一闪,鬼魅地重新出现。

这人影不是杨开又是谁?

而看他的神色和状态,根本没有被鬼火伤到分毫,甚至连动都没动过。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避开那些鬼火的攻击的。

众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申屠也瞪大了眼珠子,一脸的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杨开的左眼处忽然闪烁起一点金光,灭世魔眼悠然浮现出来,金光宛若实质一般,迅速在杨开的左眼处凝结为一朵莲花的形状。

看到这一朵莲花,申屠内心深处猛地冒出一股寒意,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可莫名其妙地,他竟无法在第一时间挪开目光,那莲花好像具有神奇的吸引力。将自己的注意死死地吸附了过去。

莲花微微一颤,便在杨开的左眼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在申屠的识海之中,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正在徐徐绽放,而绽放的源泉,则是他的神魂之力。

申屠猛地一声惨叫,脑海中传来了万针穿刺般的痛楚,这种痛苦深入到了灵魂深处,让他几乎无法忍受。

惨叫身传出。让剩下的那几个虚王境吓了一跳,纷纷朝申屠瞩目过去。想要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而就在这时,破空的嗤嗤之声再度响起,一道道比刚才还要粗大的月刃迎面飞射出来,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有之前的那些人作为前车之鉴,这些人哪里还不清楚月刃的强大攻击,当即一连串怪叫,便要散开。

“凝!”杨开口中一声爆喝,法则之力跌宕,以他为中心,方圆百丈范围内的空间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号令一样,瞬间臣服,竟在这一刻变得凝重万分。

那几个虚王境的动作一下子变得慢如龟爬。

噗噗噗……

月刃轻松地辗过那些人的身躯,将他们齐齐分成两半,所有人的身体,都有一道月牙形的缺口,缺口处的血肉更是被放逐到了无尽的虚空之中。

残缺的尸体刷刷地朝下方掉落,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珠子,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这就是空间法则么?”一击得手之后,杨开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浑然忘记了还有一个大敌没有处理,整个人直接陷入了一种神奇的顿悟之中,脑海内,醍醐灌顶一般,有关空间法的真谛如一道电流,霍地灌入他的心神。

他身躯一震,就在这个当口愣住了,双眸中精光四射,念头以闪电般的速度在脑海之中交织着,感悟着空间的法则。

咔嚓嚓……

一道道空间裂缝在他身边成型,崩塌,继而在天地法则的修补下重新完善,继续裂开,崩塌……

他所处之地,空间似乎变得不再稳定,视野已经扭曲……

“啊!”一声凄厉惨叫忽然从不远处传来,正是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