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五十五章 急于求死

第两千零五十五章 急于求死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鬼手申屠这四个字一喊出,秦家一群武者的脸色刷地变白了,不由分说,齐齐催动起自身的力量,随时准备出手。m.手机移动端唯一地址,更省流量,速度更迅猛

而那紫衣少女的美眸中同样闪过一丝慌乱之色。

她年纪虽小,但见识阅历却极为渊博,更何况,枫林城附近的武者,不知道鬼手申屠的人只怕没有几个。

这家伙是个道源一层境的武者,但也不知道修炼了什么邪功,为人及其阴狠毒辣,常年在枫林城周边附近为非作歹,依仗自己道源境的强大修为,抢夺截杀那些实力弱小的存在。

对很多武者来说,鬼手申屠这四个字代表的是一种灾难,一旦在外面碰到这个人的话,那就说明离死期不远了。

而且这家伙也不是孤身一人,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收揽了一批实力不俗的手下,个个都有虚王境的修为,一般人碰到他们绝对不是对手,只有引颈就戳的份。

这人不但阴狠毒辣,而且还极为机灵。城主府中以城主段元山为首,多次派出强者围剿追踪这家伙,都没能成功,唯有的一次机会,也只是将他给重创,却让他逃过一劫。

自那之后,鬼手申屠似乎老实安分了一阵,不过消息灵通点的人都知道,他并不是安分了,而是不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如今他下手的对手都是那种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家伙,从不去招惹枫林城的家族和周边的宗门弟子。

这么一来,那些家族和宗门中的强者也就懒得去理会这人了。而城主府也不可能永不停歇地追杀此人,再加之这人狡猾如狐,这才逍遥至今。

说来也是巧合,杨开选择的晋升之地。距离申屠和他的那些手下的聚集点并不远,所以一有动静传出,便让他们给查探到了。

明白杨开是个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武者,又在突破的关口,这群人哪里还会放过?自然是齐齐出动,准备大干一场。

却在这里碰到了秦家的一群人。

听到那中年男子的惊喝,秃头老者一声冷笑:“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号,竟还敢过来。你们这是想死啊。”

他一开口说话,跟随在他身边的那些虚王境武者们。也都一脸不善地望了过来,大有老者一声令下便要围攻的架势。

中年男子脸色微变,艰辛地吞了口口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那紫衣少女一番喘息,似乎回过了劲,这才抿嘴一笑,轻声道:“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申屠前辈,晚辈有眼无珠冲撞了前辈,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哦?”申屠眯起三角眼。瞧了紫衣少女一眼,嘿嘿怪笑道:“在老夫面前还能如此镇定自若,小女娃娃胆子不小,你是哪家的?”

申屠常年在枫林城周边混迹,自然一眼就看出紫衣少女只怕有些来头,否则也不会应对的如此得体。若不是这个原因,他哪里会跟紫衣少女啰嗦?以他的个性,只怕早就大开杀戒了。

“晚辈姓秦!”紫衣少女轻声答道。

“姓秦!”申屠嘴角一撇,淡淡道:“老夫听闻在枫林城秦家之中,有一个叫秦钰的小丫头年幼患疾,却极为聪明伶俐,甚得秦朝阳那老匹夫的喜爱,为此甚至还特意前往黑血沼泽深处寻得一枚开阳果替她续命,说的该不会就是你吧?”

紫衣少女轻咳了一声,颔首道:“前辈明鉴。晚辈正是秦钰,得蒙老祖垂怜才能苟活至今。”

“呵呵呵……”申屠一阵怪笑,“小丫头果然出色,面对老夫竟也能面不改色,怪不得秦朝阳那老匹夫那么喜欢你。不过……小丫头你找老夫有何事?”

秦钰黛眉皱了皱,沉吟片刻道:“前辈既然问起,那晚辈就直说了,前辈这是要去寻那人的麻烦么?”

申屠眼睛一眯,不咸不淡道:“是又如何?”

秦钰道:“前辈能否放过那人?”

申屠嘴一撇。道:“给我个理由。”

“那人是我秦家的一位客卿,所以……”秦钰小声地答道:“所以还请前辈手下留情,改日我秦家必定登门道谢。”

“你秦家的客卿?”申屠咧嘴一笑,笑容玩味,道:“小丫头,你是聪明,但也不要把旁人当傻子!这人若真是你秦家的客卿,怎会选择在这种地方突破晋升?若真是你秦家的客卿,秦朝阳那老匹夫还不得亲自替他守护?你真当老夫是这么好愚弄的?”

被人当面说破。秦钰也没有丝毫尴尬之色,微笑道:“前辈目光如炬。晚辈这点小伎俩果然蛮不住你,不过……他如今虽然不是我秦家的客卿,可不代表以后不是,能不能请前辈高抬贵手……”

秦钰话还没说完,便被申屠举手打断了。

申屠冷冷地望着她,三角眼中散发着阵阵寒气,道:“小丫头,这一次老夫看在秦朝阳的面子上,不与你一般计较,若再敢纠缠的话,就休怪老夫手下无情了。”

说话间,伸手一拂,一股庞大的力量直朝秦钰扫来。

秦钰脸色大变,匆忙往后退去。

一直警惕地围聚在她身边的几个虚王境见此,齐齐闪身迎上,挡在她的面前,伴随着一阵闷哼之声,几人同时倒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再朝前看去,申屠已经带着一群人迅速飞走了。

中年男子等人一脸的心有余悸,回头望向秦钰,开口道:“小姐,你没事吧?”

秦钰摇了摇头,道:“多亏几位守护,我没有事,只是可惜了那人……”

她的目光朝远方望去,神色黯然。

中年男子道